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连载】和合本圣经与中国(四):艰难的翻译

观点人士 和爱稣 来源:基督时报专栏作家2014年09月05日 08:55

(续:【连载】和合本圣经与中国(三):历史的铺垫

俗语说“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我差你们去收你们所没有劳苦的,别人劳苦,你们享受他们所劳苦的。(路加福音4:37-38)

正如我们前面所说的,十九世纪末的中国,就像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巨大的变化正在酝酿之中,所有人都在寻找新的方向,因此,此时的中国充满了争战和苦难,但这也是在为兴起神的工作做准备。

这个时候的中国教会,在众多西方传教士艰苦卓绝的努力下,已经颇具规模。1890年的新教信徒据估计有3.7万人之多,传教士也有1200多人,翻译一本全国通用的圣经版本已经成为急需的任务,而且各方面条件已经成熟。神的话是基督徒和教会的粮食,有了翻译准确,并为人喜闻乐见的圣经,中国的教会才能真正发展壮大。

1890年5月7-20日,在华的传教士们在上海举行了第二次传教士大会(第一次传教士大会在1877年举行),来自37个不同宗派与差会的代表共有445人出席(能把这么多不同宗派的传教士集中起来,本身就是神的恩典)。这次大会一方面为中国未来的传福音工作向西方教会发出了动员,另一个重要议题就是筹划翻译一本各宗派通用的圣经中文译本,以消除当时各个圣经译本质量参差不同的问题。

大会举行时,中国的语言文字正在从文言文向白话文过渡,当时还很难看出哪个会占据上风,为了保险起见,大会确立了“《圣经》唯一,译本则三”的原则。成立了三个圣经翻译委员会,分别翻译深文理、浅文理、官话(官话最早是汉语中官方标准话的称呼。明清称为官话,清末民初开始称为国语,1956年改称普通话)三个版本,以满足当时的不同需求。每个译本都有“和合本”的名称,这是因为这三个译本是由各个不同的宗派和差会联合起来翻译的,这个名称本身就是教会合一的象征。

浅文理译本的进度最快,1900年已经完成新约的翻译,但由于过于追求与原文对应,让人很难明白,旧约的工作后来停顿了下来。深文理的翻译遇到了许多波折,但1906年也完成了新约圣经。不过,后来的局势表明,文言文在中国面临着衰落,在1907年的“马礼逊来华百周年纪念大会”(也就是第三次传教士大会)时,决定将深文理与浅文理合并,只出版一部文理圣经。1919年6月《文理和合译本》圣经出版,这个版本的圣经起初还有一些应用,但随着文言文在中国的衰落,1934年印行最后一版就不再印刷。最后,深浅文理版本的圣经最后几乎消亡了,以后我们说起和合本,就是指的官话和合本。

全知全能的上帝想必早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他知道白话文会成为中国的未来,因此为《官话和合本》的翻译配备了最为稳定和能干的译经队伍。这个译本由英文修订标准版圣经(English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是对最为权威的钦定本圣经的修订)作蓝本翻译的,辅之以希伯来和希腊原文。翻译委员会最初由七位西方传教士带着他们的中国助手(有的为牧师,可惜他们大部分的名字都不可考证了)组成,在新约完成了就只剩下了五位,主席为美国长老会的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 1836-1908),其他传教士成员包括美国公理会的富善(Chauncey Goodrich, 1836-1925)、中国内地会的鲍康宁(Frederick William Baller, 1852-1922)、美国美以美会的鹿依士(Spencer Lewis, 1854-1939)以及伦敦传道会文书田(George Stephen Owen, 1847-1914)。这些传教士来自不同地方,都是在中国多年传教,属灵的知识丰富,而且既精通圣经,又通晓中国的语言和文化。再加上他们的中国助手,足以成为翻译圣经的理想团队。

这个译本的翻译确立了“忠于原文”和“让各个阶层都能懂”的原则。实际上,官话和合本的翻译是三个译本中最慢的,其中经过多次修订,这样也保证了文字的优美和译文质量。除了以上几位骨干和中国助手以外,先后共有十四人参与翻译工作。第一次委员会会议在1891年举行, 1899年四福音完成,1906年新约正式宣告完成,1918年正式完成全部的圣经,1919年二月正式出版。整个翻译历时28年,在1919年出版时,原来的译经委员中,只有富善一人得以看到这个译本圣经的问世,不过他已是八十二岁的高龄了,其他人都已经逝世。

这个译本,后来改名为“国语和合译本”,由于白话文的普及,渐渐成为中国基督徒最为认可的译本。今天,我们普遍使用的和合本圣经就是来自这个译本,除了一些微小的修订以外,这个译本的圣经基本上与当初的译本并没有多大变化,在诞生的近一百年来,这个译本的圣经一直是中国最为权威,最受欢迎,使用最为广泛的译本,考虑到这一百年的变迁,这不能不说是个极大的奇迹,这就是神所做的,是神给中国人的极大恩典。

实际上,以上对和合本圣经的翻译历程的叙述实在过于简略了,其中经历的艰难是我们这些局外人是难以想象的。当时这些翻译者们与中国人一样经历着困难的环境,因着中国一部分民众的仇视,有时还面临着额外的生命危险,在那个时代,出现了义和团运动,殉道的传教士很多,翻译经文的传教士的生命也时常受到威胁,幸亏神保守了他们。最大的困难发生在翻译中,各宗派的理念不合也常常引起冲突,翻译者们大部分都不是全职的,还肩负着繁重的传教和教会工作。同时,在那时白话文正在取代文言文当中,汉字语言正处于剧烈的变化中,翻译圣经就像在荒地上开垦,要创造出一个全新的圣经化的语言体系来,为此,每个翻译者实在是殚思竭虑;另外,当时没有什么像今天计算机、网络和电话这样的现代工具来帮助他们翻译和编辑,一切都是靠手写和口头沟通,这可是100多万字的大部头啊!

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诗篇23:10)和合本圣经实在是在苦难的熔炉里被神熬炼出来的精金啊!

究竟是什么驱使着这些传教士不远万里,离开舒适的家园,在这艰难的环境中劳苦做工,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中国人,奉献给中文圣经的翻译呢?没有别的,就是神的爱。福音的传播一直是靠爱来推动的,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点燃了爱的火炬,使徒们把这爱向全世界播撒,爱走到那里,福音就传到哪里,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们接过这历世历代燃烧不已的爱的火炬,将这爱的火炬递给了中国人。和合本圣经或者并不是完美无瑕的,很多人在批评这个译本不够准确,然而,在神那里,他只看到爱,看到了这些人为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奉献。

和合本翻译已经快要一百周年了,我们依然享受着这从神的爱而来的伟大礼物,信仰的火炬、福音的火炬、爱的火炬已经传到我们手中,就让我们也像当年的传教士一样把它们传递出去吧!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