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时代的危机:浅谈文人祭司的魅惑与去魅

特约撰稿人 伊天原 来源:基督时报专栏作家2015年11月24日 05:03

对于已经步入现代工商社会进程之中的一个古老社会而言,如何从传统文人——祭司的阴影下解放出来是一个核心而棘手的问题。

中国基督教已经是一个拥有绝对数量群体的宗教存在,由于基督教的特质,各种设法动员这个群体力量的企图成为今天中国面临的时代风险之一。文人——祭司群体的教化众生的野心是这种动员最主要的推动力,如果赋予宗教性的神圣使命,普通信徒很难抗拒。在一个现代化转型的关键时刻,建构性的基督教显得尤为珍贵。

因此,中国今日教会面临巨大的风险:一个从中世纪古老谱系传承而来的文人——祭司群体在今天相当程度上在支配着中国基督教的自我表达方式和介入现实社会的入口。未来的发展轨迹,也将被强行的绘出。

这个群体由两部分人组成:1.大学人文教师背景的没有任何现实工商社会职业经历的教会牧者群体。这个群体中法律专业和外国文学专业的当代传统文人居主导地位;2.理工科背景的同样没有任何现实工商社会职业经历的牧者群体;在今天分布于各样类型城市的城市新兴教会群中,这两种牧者群占据主导地位。同时拥有主导的话语权,和神圣性。

在农耕社会中文人就是时代的祭司,因其远离世俗利益之纠缠而显得神秘和智慧,是顶礼膜拜的对象。真理的出口和表达者的自信,使其充满魅力与权威。

这种魅力和权威今天依然存在和延续,即便是进入工商社会进程之中,没有任何现实职业历练的这两个文人——祭司群体,依然延续他的地位和影响力。

虽然很难想象从未进入现实社会中的这两类牧者群体,如何有能力给出正确而明晰的知识与智慧,如何有能力带领教会行走在时代的复杂迷宫中而不丧失方向,但人们依然认为他们手中握有指引方向的真理秘笈。

依然是中世纪的书本崇拜和文字崇拜。这两类群体面对这个复杂多变的时代所做的基于伦理的和道德的批判所能给出的解决方案只能是封闭和专制的祭司宗教社会的翻版,力图回到一个封闭的祭司社会中以获得生存意义上的稳定和价值。

他们没有能力面对现实社会,实际上在现实中惊慌失措,进退无据。他们试图探索复杂多变的现实社会,指出光明之路,可惜,他们已然迷失在现代社会的迷局中。

他们也没有能力认识和理解今天的现实社会,依然沉浸在教化众生的哲学王的千年梦幻中而自以为找到真理的确据,更借着由哲学王而大祭司的身份转换,涂抹神圣的油彩,成为上帝旨意不容怀疑的权威执行者。

內圣而外王。这批基督教右翼文人祭司群体希望以旧约圣经祭司社会体制来全面改造中国社会,是期望以底层边缘市民群体和年轻愤青群体为动员力量的右翼民粹,骨子里透露出是对现代化的反动。

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少为众人知的河北大名基督新教历史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