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高晓松谈以色列昨天今天和明天:感慨犹太人“不传教”过于保守的心态需要破碎

作者: 郑欣荣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01月11日 13:07

“以色列启示录”,对于1月8日播出的最新一期的《晓松奇谈》,高晓松如此总结说。

这是两期介绍以色列的节目的下集,继上集中高晓松洋洋洒洒从一个比较平面的角度谈了对以色列的各种印象之后,这一期里面高晓松“从昨天、今天、明天”的角度谈了以色列建国的历史、现状、以及对其未来的思考。他和摄制组来到以色列,和当地的知识分子、哲学家、演员等不同行业的人交谈,“我自己在以色列徜徉冥想,与大知识分子辩论,成熟进步了不少。”高晓松感慨这期给他带来的沉淀。

其中,谈到以色列的未来,一方面他在肯定这个曾经为全人类贡献过最多哲学家、科学家等诸多思想者的民族和国家一定也能很好的解决自己所面对的危机,但与此同时他也不无感慨得谈到以色列和犹太人的一种不传教等表现“自闭”心态的有害性。

犹太教不传教,高晓松问到一个精英犹太人说:为什么伊斯兰是从你们那里派生出来的,现在有15亿人信;如果你相信你们是最伟大的宗教,为什么只有1500万人?这个犹太人回答说:我们不要去传教,因为我们珍惜质量,因为来的人有各种目的。对此:“我觉得有问题,如果你觉得你的宗教伟大,你的上帝伟大,为什么不分享给更多的人?如果你觉得这个宗教美好、能救赎你,你为什么不愿意救赎更多的人。”

高晓松谈,今天以色列已经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那种“我是上帝的选民,你们来,我们严格的考你”之类的传统已经留下来了。“你要想皈依犹太教要花很长的时间。你来这个宗教被改变,才是你的目的,而不是不许你进来,你需要足够好,可你足够好了还需要来吗?宗教是要改造不好的人。”

以下是当天节目中相关内容要点的摘录:

以色列的昨天:以色列的建国

以色列建国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联合国投票建立的国家。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当时的背景是二战时以色列人经历了很多的苦难,以色列人建国的诉求越来越强。大家认为就是以色列就是为了犹太人找的一个家园。建国之后,就有世界各地不同的犹太人来到这片土地上,共同生活、共同学希伯来语、共同生活。

以前他们本来分散在世界各地的,虽然分散在各地,但仍旧坚持自己民族久远的信仰,有了以色列这个新的国家之后,每个人从不同的地方来都带来了自己的东西共同建设这个国家。以色列的国旗大卫之星是19世纪有人根据圣经历史发明出来的,后来成为国旗;还有人以前在英国、德国等国家打过仗,就带来了军事技术;还有人带来了科学、文化、语言等。

最神奇的是现代希伯来语的发明。本来以色列人漂流到世界各地,用到都是各地的语言,比如中东的犹太人就说阿拉布语,德国的犹太人说德语,美国的犹太人说英语。但祈祷的时候说一样的语言,古希伯来文。以色列立国之后,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语言,怎么办呢?犹太人非常相信自己的圣经和宗教,于是把圣经中已经失传的语言重新配上声调和语法成为一种现代化的语言。但是现在的希伯来90%是从圣经来的词。一个失传这么多年的语言居然大家就说起来了,这个东西很神迹,有了希伯来语之后这个民族的凝聚力开始大起来了。最神奇的是,现代希伯来语发明出来不长的时间,用这个语言写作的时间也是
非常短。中国也是非常古老的,所以文学一直没有断过,但是希伯来语断过很长时间。结果这个语言居然发明出来之后,还出来了用这个新语言的作家,写的还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是非常难的。

各地都散落着犹太人,因此犹太人需要一个强大的认证机构来认证你是否是犹太人,标准就是你妈妈是犹太人,你就是犹太人,你的姓是你父亲的,但你的宗教是跟随母亲的。世界各地来的犹太人,长相、文化、语言都不一样。主义也不一样,1949年建国的时候当时是冷战期间,不同的主义也有,有从苏联来的,也有从美国来的。
大家带来了好的东西的基础上建立了一个国家,当然也带来了坏的东西,比如互相歧视、看不起。比如德国的犹太人受过精英教育,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而俄国和波兰来的犹太人没有多少文化。

以色列的今天:一个民族融合的国家

以色列的周末是周五和周六。所以安息日就已经非常虔诚了,整个大街上空无一人。以色列极大的特色是安息日一结束,星期六天一黑,城市的灯马上亮了,有的人从教堂出来就抱起吉他开始唱歌,现代和传统融合的非常好。

以色列是个民族融合的国家。这个可能跟很多人以为的不一样,我们理所当然以为好像以色列就全部是犹太民族,但其实有不同的组成的。最近,以色列现在的总统到美国首都华盛顿演讲。他演讲的背景是什么呢?距以色列建国差不多举例现在要70多年过去了,犹太人的苦难已经渐渐远去了,现在大家觉得犹太人富裕、强大、科技发达,而且看上去在欺负阿拉伯国家,所以美国尤其是“白左”理念的奥巴马总统,对以色列渐渐不满。以色列总统想缓解这样的不满,一定要让美国理解他们,其实犹太人在以色列中占据的比例是80%,但说明白是不同的犹太人。他怎么介绍以色列呢?

他说,以色列是一个四种少数民族的邦联,是没有主流的一个民族。这四种少数民族分别是开明的犹太人、传统的犹太人、犹太复国主义者、还有在以色列境内的有以色列投票权的阿拉伯人。

这里面说到的三种犹太人确实不一样。

世俗开明的犹太人跟美国犹太人差不多,你看不到他们带什么小帽,很多人也不信犹太教了,但是还是有犹太人的血统。

但是传统犹太人一眼可以看出来,到了安息日他们会戴着大帽子,大帽子里面还有一个小帽子,这是表明“我不是最大的,上面还有天”。所以再带一个大帽子。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鬓角不能减的,因为这里是属于上帝的。到了安息日,大胡子、穿黑衣服,特别虔诚到哭墙前亲吻,还有他们很遵守赎罪日,赎罪日的时候是25小时不吃饭的。
1947年阿拉伯人是利用赎罪日以色列人都不吃饭攻击他们,但失算了一点,因为平时你很难聚集人,但是赎罪日的时候大家都在教堂,拉比说,虽然安息日是不能工作的,但如果为了保护大家是可以的,马上聚集了几十万人回击,最后还是以色列赢了。

以色列要求所有人参军,因为强敌环饲。但
传统犹太人可以不参军的,因为有很多规矩,比如不能和女人一起当兵,很多食物不能吃。以色列建国定这个规矩的时候,这些传统的犹太人说,我们祈祷,所以你们可以打胜,因为争战的胜败在于上帝。最终,同意了他们可以不服兵役。现在虽然改变很多,但如果你学习神学,也可以不服役。

第三种犹太复国主义者是一种相当激进的犹太人。这个分两类,第一类是民族主义者,我们看觉得以色列已经复国了,但是他们觉得还不够,认为应该要住在应许之地,就是巴勒斯坦。所以其中一些人就到巴勒斯坦的地盘上建立定居点。因为他们的努力,以色列的地方从耶路撒冷越来越扩大。第二类是社会主义者,以色列建国的时候在这里建人民公社叫做Kibbuz,大家一起用双手来建设,无论你是管理者,还是工人,大家都一样,房子和教育都一模一样。孩子从小父母带,长大是小学和中学,大学出去是社区一起掏学费。表面看上去很共产和平等啊,但其实他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有好的地理资源,还有政府的补贴,还有泰国工人替Kibbuz工作,并且他们歧视其他的犹太人。这些第一代人在最苦的时候从各地过来建立起来这个社区,但现在到了第二代,越来越不一样了。他们的年轻人从小接受那样的教育,封闭外面的世界,出来之后跟外面有很大的障碍。

不过,可以看到,虽然不同分类的人很多理念都不一样,但他们可以和平共处,没有很大的隔阂,人家做到了这样的妥协和融合。我们的民族也是有很多不一样理念的人,我们可以从他们学习。

以色列的未来:这块应许之地、上帝的选民会走向何方?

以色列被称为是“应许之地”,是上帝给亚伯拉罕的后裔的,犹太人被称为是“上帝的选民”。但是,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是怎样的呢?

犹太教这个教不是传教性的。佛教现在10亿人信,伊斯兰有15亿人信。高晓松问一个精英犹太人说:为什么伊斯兰是从你们那里派生出来的,现在有15亿人信;如果你相信你们是最伟大的宗教,为什么只有1500万人?这个犹太人回答说:我们不要去传教,因为我们珍惜质量,因为来的人有各种目的。

高晓松就回答说:“我觉得有问题,如果你觉得你的宗教伟大,你的上帝伟大,为什么不分享给更多的人?如果你觉得这个宗教美好、
能救赎你,你为什么不愿意救赎更多的人。”

这个犹太人回复说:“我们不愿意打仗,说你看伊斯兰为了传教打那么多杖。”在中国出生和长大的高晓松举例佛教说佛教现在数亿人信,也没有打仗,他们传他们的教就是为了度更多的人。

最后这位犹太人说了一句特别真心的话:“I FEEL SHAME。”他“你说这样的话,让我觉得很羞耻,”他说:“但是我们没办法,我们千年来被别人欺负,我们连葬礼的仪式都经常换,因为颠沛流离,我们为了保护自己都消耗了太多,我们变得让人讨厌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解释我们的宗教。没人给我们机会,上帝也没有给我们机会,上帝也没有给我们机会让我们去宣传我们自己,能保护住自己就不错了。”

高晓松谈,今天以色列已经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之一,但那种“我是上帝的选民,你们来,我们严格的考你”之类的传统已经留下来了。“你要想皈依犹太教要花很长的时间。你来这个宗教被改变,才是你的目的,而不是不许你进来,你需要足够好,可你足够好了还需要来吗?宗教是要改造不好的人。”

“连犹太人自己都知道,包括精英知识分子说我们在世界是不被人喜欢的,我们民族好像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不想让别人喜欢。我们现在有了自己国家了,让我们自己安静待会儿。”高晓松谈到现在的情况,以色列旁边的穆斯林、贝都因人人都在狠命的生孩子,而以色列人又因为教育率很高所以出生率低,而同时“你们又不欢迎移民。反而很多年轻犹太人移民去了美国,当然这个国家的未来怎么办?这个民族的未来怎么办?

“当然他们(犹太人)给人类贡献了最多的思想家和科学家,而且很有忧患意识,他们会想出答案的。”高晓松认为犹太人会想出答案来的,“我猜会越来越开明和开放。”

他认为,犹太人确实是伟大的民族,但非常的保守,但他相信
犹太人、以色列人还是可以成为引领人类的重要的组成部分。他最后用“美丽、朴素的、平和、智慧的民族”来形容犹太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