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微信

【访谈】一基层传道人10年扎根云南农村:云南教会最需要的是“话语”

作者: 王新毅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6年03月01日 13:31 |
播放

“我是一名传道人,在云南布道了10年,主要是去偏僻的农村。”郑以诺弟兄如此自我介绍说。

2006年前,也就是10年前,老家是东北的郑以诺刚刚三年的神学毕业,开始想自己到哪里服侍,本来开始想去三亚,“但是没有神的感动,又不适应当地炎热的气候”,恰在此时,他藉着一个基督徒婚恋平台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我爱人想去昆明,我就开始想到云南,祷告的时候有感动想了解和服侍那边的少数民族。”

于是,2006年,他做大巴从沈阳来到北京,又从北京坐飞机到达云南,开始了他在那里十年的服侍之路。

初来乍到,虽然学过三年神学,但郑以诺仍旧觉得“有点缺乏”,于是他最初给一些宣教士做助手来学习和过渡。第一年时,他还有母会的支持,每个月350元人民币用来租房子,第二年开始就没有什么教会支持他了,但郑以诺却很享受独立传道人的身份。

这段时间,他去过云南很多地方,包括昆明附近的一些县城、还有香格里拉、西双版纳、大理、德庆等,同时也常常到贵州等地讲道、培训和分享。

十年下来,他在当地看了很多、也感受了很多。日前,他接受了基督时报同工的要求,分享了他在当地服侍的感想和心得。

基督时报:您可以介绍下云南当地您所服侍的地方的情况吗?

郑弟兄:我最开始到云南是抱着服侍少数民族的心,后来发现在云南,少数民族不是“少数民族”,是汉族。在当地,汉族才是福音的少数民族。这里很多的少数民族信主都有100多年了,比如苗族、傈僳族等等。但是情况是,他们虽然信是信,但是不明白福音,就是一种仪式化的信仰,跟传统文化交织在一起。

汉族反而信主的很少,虽然城市里面是有教堂的,比如昆明有好几个教堂,但是农村是很少的,汉族的农村里几乎没有教堂,只是很少的家庭教会。为什么呢?因为汉族把少数民族信的基督教认为是这些少数民族的民族宗教,比如苗族信基督教,周围的汉族就叫基督教叫“苗教”,傈僳族周围的汉族认为基督教是“傈僳教”。对于汉族的人来说,他们觉得基督教就是一个贫穷人信的教,比如说他们会说“苗教的人的生活还不如我们,我们干什么要信呢?”

除了云南,我还去贵州,我主要去的地方是云南和贵州。发现这两个地方的情况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说到不同之处,就是贵州以前那种很传统的聚会方式还不少。就是比如讲道人在讲着道,突然一个人站起来说圣灵感动他们,然后唱起歌来,然后下一个又站起来说圣灵感动他们又开始唱起歌来。当地还是很看重唱灵歌跳灵舞。云南这方面跟贵州很不一样了,很开放了,这种很传统的聚会方式已经没有了。

基督时报:您刚才谈到云南少数民族和汉族对于福音的认识有这样的差别,您是如何针对他们不同的情况服事他们的呢?

郑弟兄:我的帮助主要都是话语的帮助。你说怎么改变他们呢?只能通过话语。圣经上说,“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4:12)

当地的少数民族教会改变是很慢的,本来少数民族就是比较保守的,思想比较封闭,所以帮助的确会看到变化是有的,但是是很慢的。汉族的教会也是比较难,虽然表面看上去,汉族为人处世更成熟一些,生活也好一些,但是也不容易。

在云南这边,我们的帮助也是有限的。少数民族教会的改变是需要时间的,不可能一下子就看到变化,因为包括基本的文化素质、还有传道人的水平、教会的观点等都是需要时间的。其实这边年轻传道人接受新东西还是很快的,但是老信徒和新一代之间也是有很明显的张张力的。

基督时报:您很强调云南传统的教会需要变化,那么您认为云南教会如何进一步更新和成长呢?

郑弟兄:主要还是要改变陈旧的思想和观念,就是从传统的想法脱离出来,接受新的观念。

我说的“传统的想法”的意思是,因为过去时代的影响造成的一种内在的“贫穷”的心态,这造成云南的信仰就是一种“乞丐”:只想得到施舍而不想分出去的信仰。这里其实得到过的帮助也是很大的,包括历史上外国的传教士还有现在各地弟兄教会,但是还是站不起来,因为太想得到物质需求的帮助了,最根本还是需要话语的帮助让他们改变,最根本是要明白真理。

所以,我的服事也只是做话语的帮助。对于盖教堂这类的我不热衷,当然,盖教堂也是有些地方切实需要的。有这样的需要的话,当地自己先奉献了,还余下一些缺口的话,也可以外地的给一部分支持,但是我觉得当地自己有能力盖教堂了。

现在云南这个地方比起我刚来的时候很大变化,10年来这里变化也很大。除了极少数贫穷的地方之外,其他都不是以前那种很贫穷的状态了,但是贫穷的意识形态要改变。从古到今,云南和贵州都是很贫穷的地方,这样的贫穷压着他们几千年一直下来有很深的影响。

我认为是需要让当地改变想法、让他们自立、让他们自治自养。我看到这边盖了不少教堂,都是很多外地弟兄姐妹和教会的奉献,但是当地自己的教会和弟兄姐妹都不奉献。我最根本还是让他们自己站起来,从“乞丐式的信仰”中脱离出来,懂得施舍,蒙受上帝的祝福。

基督时报:云南当地传道人的情况大致是怎样的呢?有哪些优点、以及面临的挑战、以及需要更新之处呢?

郑弟兄:云南无论是少数民族教会、还是汉族教会,传道人的情况有很多类似之处。一个很明显的有点就是这边的传道人爱接待,不排外,一般都接待;另一方面,比较缺乏话语、还有牧养的经验,不出去学习。

本来传道人需要很多培训的,特别是在教堂讲道的传道人。但是这里很多传道人基本待在家里面,忙着干农活,不出去,或者出去一两次就不出去了。有的人说不愿意坐车,因为晕车等身体原因,也有的是信仰麻木了。不少教会信徒和传道人都比较麻木了,像我去的很多农村的话,看到的少数民族教会有100多个信徒就很多了,大多数的教会一般就20-30人,年轻人受金钱的诱惑出来打工的很多,农村教会的情况很荒凉,信徒们变得麻木了,很多信徒不愿意来聚会,忙着活儿干;传道人也有的软弱的不行了。现在农村教会不少还是轮流讲道,有的时候别的传道人过来讲道,这里的传道人可能就不来了,去干自己的事情去了,比较麻木,这里的传道人不少失去了使命感。

整体在当地的话,会看到太注重外在的盖教堂,对于教会怎么发展啊、怎么做事工啊...这些内在的不太看重。其实有的农村教会花5万盖教堂就可以了,但是花10万、15万,你进去看的话教堂里面坐的信徒连一半都占不到。

我个人的观念是,教会的根本问题是传道人的问题,有什么样的传道人就有什么样的信徒。传道人对于神的仰望、还有灵修都是很重要的,如果传道人的灵修跟不上,讲道和牧养造就不了信徒的生命,信徒也很难奉献出来,教会的经济也会变得很难。信徒得不到恩典的话,是很难奉献的。

基督时报:现在各地弟兄姐妹也很关注云南教会。那么,如何更好的帮助云南教会呢?

郑弟兄:不少人来到这边做培训的工作,但是很多培训也是很有限的,因为基本主要是培训年轻人、培训下一代。可是培训完了之后回去家乡的教会之后,教会也不用这些传道人,因为嫉妒嘛,“你回来后,要抢我的位置吗?”所以不少传道人就只能出去打工或者做别的。

我觉得要帮助云南教会最根本还是话语的帮助,需要有恩膏的话语、有恩膏的讲道。这样的讲道人多的话,会改变的。教会是需要恩膏的,但是现在看我们中国无论是城市教会还是农村教会,有恩膏的讲道人太少了。所以最根本是需要有恩膏的讲道人。

基督时报:您非常强调“话语的帮助”,关于这方面,您有什么个人的经验分享的吗?

郑弟兄:我认为最根本只能是话语的帮助。这方面的话,我主要讲信仰的根基、和福音是什么。

信仰的根基,具体来说比如他们不会祷告,那教他们如何祷告;还有礼拜的重要性,还有十一奉献,这些都是信仰的根基。

还有我很多的讲福音。到底福音是什么,这个得讲清楚。我一般是多多讲福音书信,也会分成几个大的问题式主题去讲,比如:“为什么耶稣是我们的道路、真理、生命”,“为什么信耶稣会得救呢?”这些问题的答案会给他们生命,把这些问题解决了,就是明白为什么信耶稣,就可以了嘛。我一般都会很简单明了的去讲,让没文化的人也可以听得懂。

基督时报:您在偏僻农村服事了10年,您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选择坚持在农村服事呢?

郑弟兄:因为农村不是任何人去可以一直待下去的地方,和城市相比,的确农村很多方面条件不太好,但是我去农村最主要的是为了操练自己。

我的服事其实就是帮助和辅助我的同工,现在也是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做。我的服事是非常低调的服事,我一直告诉自己的是:我不想轰轰烈烈的服事,我只是想做一个低调的服事,我害怕跌倒,所以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哪里。

我也可以去城市里面牧养,但是结合我个人的情况,我害怕在城市里面牧养的教会成长了之后,我就怕跌倒。我还是觉得低调的服事对我好。我之后还是会在农村里面服事,因为我已经操练出来了,吃什么、住什么都能适应了。

我信主到现在,从来没有因为生活的问题受过苦。这10年在农村教会也是,神从来没有短缺过对我们家庭的供应。我这10年,好吃的也多吃,从来没有因着生活的荆棘烦恼过。

我认为,很多时候我们传道人缺少一种好的心态。我不赞成我们信主的人过奢侈的生活,但我也不认为我们要过贫穷的生活让主蒙羞,让世人觉得这个人信主了连家庭都不管,这个是不好的。

我为什么一直以来家庭和经济受祝福呢?我相信传道人过富足生活的原则很简单:做好十一奉献、多多施舍,我相信按照神的话语顺服去做的话,生活上的基本问题都解决了。我还记得我在上神学院的时候花了2万,都是基本施舍,我也是一个喜欢施舍的人,我祷告的时候“主啊让我成为施舍的人,不要成为吝啬的人。”其实,施舍很简单,少有的就少给,多的话就多给。基督教是播种的宗教,你播种了,到了时候神会让你收割的。

基督时报:未来关于您的服事,您有什么计划吗?

郑弟兄:我最开始到云南时,就想在这里最多待5到10年。今年是10年了,我想到其他更有需要的地方服事。

这是我个人的想法,云南的福音也差不多了,这里应该培训的也培训了,能不能担当起来是他们的事情,而且我离开这里也不是没有人帮助云南了,我是想帮助更多跟更需要的地方,比如青海西藏等,福音的情况更荒凉,更需要帮助。

我是一个独立的、到处走的传道人,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哪里。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经由受访者校订。编辑略有删节。文中回答观点仅代表受访者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