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5月18日
微信

什么才是真正的信仰?——回应批判《男权至上是神圣不可置疑的吗?》

作者: 千与千寻 | 来源:基督时报 | 2016年08月22日 13:35 |
播放

前几天,我写的一篇《男权真的神圣不可置疑吗?——由王石田朴珺事件引发的思考》,引起了众论,并且很多人断定我的信仰大有问题,断定我要么是非基督徒,要么是不常聚会的挂名基督徒或刚参加聚会的新基督徒,甚至有人说我是极端女权分子。遂再撰小文予以回应。

 

批判我的人,都是因为文章的第二部分。即,我在信仰中的疑问:保罗的教导就是耶稣的教导吗?如果是,为什么同是保罗的话,“妻子凡事顺服丈夫”是绝对真理,必须遵守,而“祷告蒙头”、“女人不能讲道”则是有时空限制的,不必遵守。如果是,为什么保罗在数封信里区分“主说”、“我说”,尤其哥林多前书7:25“论到童身的人,我没有主的命令,但我既蒙主怜恤能作忠心的人,就把自己的意见告诉你们。”

 

有声音说:丈夫是妻子的头,丈夫爱妻子,妻子顺服丈夫。竟然有人说这不是耶稣的话!

事实上,这的确不是耶稣说的,四福音书里,耶稣从没有这么说过,是保罗说的。

 

还有声音说:耶稣是三位一体的上帝的一个位格,圣经的话语就是上帝的话语。

如果这样,那么“三位一体”并非共识还有待商榷,因为按着这个解答,圣灵就是上帝,那么只需“一体”,无需“三位”。

 

接着有声音说:圣经的经文需要放在历史背景、上下文、表达文法和整本圣经的整体上来解释,但是这样的释经是不局限于历史背景等局限,超越时空、民族,具有普世价值和绝对真理性(还有别的表述,但与这段话是一个意思)。

恕我无能,实在不能明白这段解释中的逻辑。批判我的人也没有能够结合圣经经文尤其我文章中提到的经文来进一步阐释。(比如进一步阐释保罗说的“女人不能讲道”、“女人祷告蒙头”是如何放在历史背景中解释,但又具有普世价值,是绝对真理,若是绝对真理,为何又从未教导会众遵守?)或者只是一句:你自己去经历神的话语吧。或者是没有从圣经经文出发,偷换概念,转而用其他例子来做解释。

 

总之,我被批判甚至攻击,但到目前为止,我抛出的信仰疑问,仍然尚未得到正面的有理有据的解释。

 

事实上,做为一个码字工,文章遭遇批判,这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从未特意再做回应。但这次不同,因为批判和支持的人群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批判的人,绝大多数都是牧者,甚至是有十年以上侍奉经验的牧者,关注的都是文章的第二部分,如上文所述。

支持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的平信徒,关注的都是解放女人,在转发的时候,有的会将文章末尾的“一个女人,从来都是因为坚持自己的梦想,活出自己的样子而光彩熠熠,而更加被尊重……”摘抄出来。

 

那么,可不可以,将这次看似只是对一篇文章的批判和支持,看成传统教会的释经面临年轻一代基督徒的挑战?没有高抬文章重量之意,只是一种忖度。

 

年轻一代基督徒,并非恶意挑衅传统,他们曾经也无比信奉传统教会的教导,然而,慢慢地,他们发觉他们所坚信的一套“信仰”无法回应他们面对的现实,所以,他们开始抛弃所谓的“传统权威”,直面圣经,积极阅读思考交流,且怀疑且相信,经历挣扎惶惑,慢慢探索到底何为真正的信仰,在这条路上,随时发出自己怀疑传统的声音。

这不是“造反”、不是“藐视上帝”、不是“无知愚蠢”,相反,这说明他们在思考在进步在独立在成长,这说明他们真实热忱,这说明他们不是盲信。

 

他们没有扎进教会不顾时事不顾新闻,他们深深懂得,他们是基督徒,同时也是国家公民,宗教才是避风港,信仰则为有担当。

他们是教会底层的平信徒,最能悲悯同为底层信徒的生命,面对因遵守“妻子凡事顺服丈夫”的教导把家暴当成神的操练,面对因遵守“不可离婚”的教导被赌徒丈夫杀害并肢解,面对遵守“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的教导一直单身的众多大龄主内姐妹(我知道的最大单身姐妹年纪为80多岁,在海南)面对走访23所教会唱诗班成员发现数据惊人的家暴事件,他们心痛,咆哮呐喊:教会讲台神圣不可置疑吗?他们反思:在当代,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到底该如何释经?

 

传统教会的部分牧者呢?

面对新生力量的怀疑,一棒子抡起来,只要和自己坚持的真理不一样,就一律视为不信或错信,并且无法给出正面解答。

真理岂怕怀疑?信仰岂是封闭?

并且,他们可能从未思考过,怀疑正是坚持信仰的另一种表达:正是因为所信奉的教导无法面对强大的现实,但没有放弃所坚守的上帝,所以开始反思开始怀疑开始挣扎,如果不坚持,选择轻易放弃,何来怀疑与挣扎?

 

传统教会的部分牧者,是不是需要反思,你们的信仰从未出现过怀疑吗?你们的信仰历程,是不是也同样有过怀疑,只是怀疑内容可能不大相同。那为何如此反对年轻一代新生力量的怀疑?

 

传统教会的部分牧者,是不是需要正视这些怀疑,认真对待这些怀疑,而不是,急于否定,急于灌输一套你们认为的正确的或者标准的答案?

 

传统教会的部分牧者,是不是需要反思,如果没有合理依据地否定甚至攻击新生力量的怀疑,不与怀疑者同行,不许教会出现怀疑,那么,最终,教会剩下的还是能够承载生命能够影响世界的信仰吗?剩下的是不是一套被公式化被形式化的肤浅信仰?抑或剩下的都不是信仰了……

 

基督教走到今天,历经数代人的血泪,但探索真理的脚步不会停止,我们不能守着现有的结论、标准、权威、答案,我们必须前进!在前进的路上,唯有耶稣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基督时报特约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