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由《血战钢锯岭》引发的两极争论谈起:防川一样防范“神学正确”!

特约撰稿人 康晓蓉 来源:基督时报2016年12月16日 16:07

编者按:梅尔·吉布森新电影《血战钢锯岭》在中国引起热评,尤其在基督徒中引起两极评论,反应迥异。不少基督徒感慨电影中主人公活出了自己的信仰。与此同时,因为影片中主人公是安息日会的背景,也带来电影中一些教义的分歧和质疑。本文是一位撰稿人昨晚发来的对此现象的想说的话。

防川一样防范“神学正确”

不但警醒,且防范之!防范什么?自以为的
“神学正确”,并将之通晓天下,以之为规条,从之为善,不从则视为异端大逆。

为何防范“神学正确”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国语·周语上》)《血战钢锯岭》刚上映,诸多显示和追求“神学正确”的影评势如“川壅而溃”,伤人几多,难以估计。倒给世人一种基督徒活脱脱如《装在套子里的人》的形象:一部电影,都足以“上纲上线”到这个地步。若是基督教得势,那要不要人活呀。不管信什么,总归是人吧,人不说人话了,那就无话可说了。

是呀,都是人,未信者也都是按上帝的形象所造,且被安置在上帝的创造之中。“风吹之草,将祂表现,这是天父世界。”为此,我们创造,我们也享受。我们欣赏,我们也经历——各样的丰富,纵横,呈现,都让人由衷地赞叹:创造的主呵,你何其伟大。生命的主呵,我何其渺小。然而我算什么,你竟如此眷顾我!一部《血战钢锯岭》,为什么不能单纯地去欣赏其电影艺术,为什么不庆幸自己生活在和平年代而更加珍惜当下,为什么不惭愧并激励自己像道斯那样活出信仰,为什么不感谢上帝的奇妙作为如此宣扬信仰的电影竟然得以在中国公影……反倒把导演、剧中人物放在审判台上,似乎以此可以过一把广电总局的“把关瘾”。当然比“瘾”更让人销魂,因为正以“神学正确”引导着民众,免得人误入歧途,善莫大焉。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信者和未信者并不会因为看了这部电影就误入歧途。反倒可能因着某种“神学正确”而掉在坑里了。太多类似的情况了,面对复杂纷纭,真实微妙,不尊重实际,反而妄图用几条“正确的框框”,把自己套住,也把别人套住。好像这样才安稳了,太平了。结果怎么样呢?自己成了套中人,也成了福音的拦阻。但自身浑然不觉,高挂着教会的牌子,里面却开着法利赛人的训练班。一点也不“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实际上,也很难传福音。“神学正确”也隔断了与文化的对话、与人心的交流。可能人家正聊聊天、看看影片、听听音乐,当头棒喝:不正确。全都傻眼而扫兴,还有什么话往下说呢。

撕下“神学正确”的面纱

难道追求“神学正确”有什么不当,不应该吗?神的子民走神指引的道路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是理所当然的。问题是神指引的道路是什么?伊甸园里神说这个应该,那个不应该了吗,没有呀,单单嘱咐“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创世纪2:17)。主耶稣来到世上,也没有说这个应当,那个不应当,而是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6) 说得清楚吗?很清楚,人怎么做的呢?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子。人不籍着耶稣,却要籍着“神学正确”到父那里去。吃了那果子的人确实如撒旦和神都说过的“便如神”。可惜“如神”不等于神,“知道善恶”却没有掌握善恶的生命和能力。否则人造的假象几乎可以乱真了——我知道善恶,我制造标准并掌握标准。由此,籍着这“神学正确”的标准就可以到父那里去。

看清楚了!是籍着主耶稣,不是籍着“神学正确”,哪怕说的主耶稣,举的是圣经。“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不论多么“正确的神学”如果不能叫人得丰盛的生命,反而把生命逼进一个局限,陷入一个框架,那可能就不是从神而来的,反倒可能是人的意思,甚至沦为魔鬼的工具,因为魔鬼来是要“偷盗、杀戮、毁坏”,把丰盛的生命弄得干瘪,枯燥,还冠之以“属灵”,何尝不是欺骗、偷盗之工。

耶稣知道哪些“神学不正确”,也没有将之打死,反而自己为之死了。耶稣给门徒的教导和提醒,仅次于“要信”的,就是“不要论断”。为什么一再强调不要论断?深知人的罪性啊。神在上,人在下,神才能看到全貌,晓得人的心肠肺腑。且审判在主,不在人。人知道的极其有限,以有限去判断,难免有失公允,更何况要去测度论断他人的动机,谁是谁肚子里的蛔虫呢。且人按着自己的“神学标准”去论断时,已经不在本位上了。圣经里说谁是那不守本位的呢,不是那堕落天使吗!

“神学正确”与护教之别

“神学正确”的通行有一面旗帜,或曰“幌子”——护教。在护教的大旗下,唯恐不能显出自己是精兵强将,学识渊博,说话有力,从而挟“神学正确”以令天下。由此,也迷惑了很多人,为真理而战,有何不对。先不说“神学正确”自己虚构的各类假想敌。先明白什么是护教吧:“护教的动词是apologeisthai,意思本是“卫护”、“抵抗”等。护教学就是基督徒本于他所相信的福音信息告诉人,他所信的是真的,为什么要这样信,使刻意批评及歪曲福音的人不得逞。” (摘自百度百科)“只要心里尊主基督为圣,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得前书3:5)。所以护教的目的,一是辩护,二是建立,且是以温柔敬畏的心。

“神学正确”辩护什么呢?还没人提问、批评、攻击,反倒先拿“圣经”打人,以显正确之威风。建立什么呢?好像建立正确的教义,其实先建立自我的“光辉形象”。因为鲜见“神学正确”者的温柔,更不见他们战战兢兢,担心受“更重的审判”。倒唯恐自己的审判不够重,不够高大上,不够表明正确的荣光。

“神学正确”之历史惨痛

    难道“神学正确”之历史惨痛还不够吗?犹太教的人为显出自己的“神学正确”,把耶稣钉上十字架,并且众人发誓说:如果我们错了,罪归到我们和我们子孙的头上。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新教各自为显出自己的“神学正确”时,都大胆宣布给予对方以绝罚,将之开除出教会——因为认为自己代表了真正大公的基督教会,对方代表的是这种教会的错误版本。当伊斯兰教为显出自己的“神学正确”时,骄傲到拒绝和其他宗教和教义交流、对话,以致越封闭越出现极端分子。历史为此而流的血至今汩汩而来。一次又一次为“神学正确”而起的战争染红的土地,横陈的尸体,痛苦的呻吟、绝望的眼睛,难道看不见吗,没有一点心痛和触动吗?

单说1618-1648年的带着政治色彩的宗教战争,卷入了欧洲每一个国家整整三十年。人们在情感和理智上都不能接受,而只能痛苦地承认这个事实:谁也不能说服对方而显示出自己的“神学正确”,三十年苦战下来,基督新教和天主教的教区没有能改变一点,尽管都想将各自的教区往对方那里扩展。本来只存在于神秘主义者、伊拉斯谟那样的基督教人文主义者,再洗礼派的激进分子,和伊丽莎白女王那样务实的政治人物中的宗教宽容思想不得不为大众接受。教会宗派倡导者从历史事实朴素地知道了以基督的名义固守传统和流血牺牲不是前进的办法!宗派理论由此而生:真正的教会不可能等同于任何一个单一的教会结构。每个宗派只是在崇拜或组织上构成了更大的教会生活中的一种不同形式。允许在个人信仰的外在表达形式上存在多样性。教会宗派“并不是因为它是完美的,而是因为它比岁月已提供的任何选择都要好”(见雪莱的《基督教会史》)。

但是,追求和标榜“神学正确”者置事实于不顾,闷着头开历史的倒车。这样的人呢往往强调宗派教义,高举某一宗派,轻易论异端,动辄以“神学正确”睥睨天下——世界都在灭亡的路上,而我正在永生中提升。

如果“神学正确”遇上中国土壤……

中国的传统土壤不用挖都可以刨显出一堆的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子而来的“正确论”、“标准论”,以及“知道却做不到。”他人达不到我的标准,轻则扣帽子,打棍子,揪辫子,重则归罪责罚,甚至要他的命。我达不到我的标准,心里就痛苦失落、焦虑不安、患得患失。即便信主了,今天不批判点什么,明天不表明点什么,好像日子就过不去,好像“神学正确”的大旗才能给我得救的确据。结果迷惑了很多人:呃,原来基督教是这样的。也让很多人暗暗说:这就是福音吗?我宁肯不要。没有福音,我日子还过得好好的……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但消除误解可不是一日之功。

福音进入中国的一个难处:他不是向着一个野蛮或薄弱的文化可以俯冲而得胜,而是遇到一个高高的山头。不要说你的“神学多么正确”,就是你敢和我进行礼仪之争,我就敢扫你出门。感谢神放我们在一个全球化并多元化的时代吧。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罗马书1133求主让我们看到神在怎样开路,而不是唐吉坷德一样拿着“神学正确”冲向风车。

 

 

                                                    20161215日 成都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反思刘学州之死| "死给你们看"?生活再难 也请不要用自杀证清白、绑架他人和自己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