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5日
微信

基督徒见证:从神的爱里明白父母的爱 信仰后磨平脾气改善母女关系 获家人支持

作者: 胡艾茜 | 2017年04月22日 06:29 |

小H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基督徒,她与城市里其他基督徒没有什么太大区别,上班、下班、去教会。在她工作的城市里,她只是万千打工者其中的一个;在她的教会里,她只是众多信徒当中的一位;在她生活的地方,她也只是无数有着儿女身份当中的一员。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基督徒,她将信仰与自己的生活相融合,用神的话语来陶造她自己,让她的品性一点点变得更善更好,更加像耶稣基督。

正是这样日积夜累一点点的改变,小H在她的家庭当中做了信仰上的美好见证。小H说,如今她的父母跟她在关系上不仅有了质的改变,还非常支持她的信仰。她回家后,家里的阿姨、堂妹都夸赞她信仰后整个人改变很多,相较以前那个大大咧咧不稳重的她,现在的小H更加积极、乐观、懂事。

小H说,这一切都不是她的功劳,要夸就只能夸神的大能;要感谢就只能感谢神的做工,这一切的荣耀都要归给神。

以下是小H做的个人信仰见证:

我跟妈妈都是火爆脾气 三句话说不到一起就吵架

以前我跟爸爸妈妈的关系虽然也很亲近,但总是避免不了的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的脾气像妈妈,很急躁,说不了两句话火气就上来了,又不愿意解释。妈妈年纪大了,从她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老一辈妇女,有着很多想法和观念与现代都是格格不入的,当她对我身上的一件事看不过眼时,她就忍不住要来说我。我知道,她不是真的嫌弃我,而是希望我能变得更好,变得像她所想的那样“好”,变成她那个年代理解的“好”。

但两个年代的想法和观念很难融合在一起,因此每当她来说我什么时,我们最终的收场就是因为拌嘴而闹得不欢而散。妈妈又是个喜欢碎碎念的人,她“母亲”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她不会放任我不管,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即便吵完了,她还是会继续碎碎念我。有时候,吵完了我们也就没事了;也有时候,吵完了我们彼此都不搭理对方,直到冷战一周、两周甚至一个月之后,自然而然就和好了。

那个时候的我还很年轻,总觉得妈妈的想法束缚我太多,让我不能“自由”的飞。我常常会想:为什么她一定要将她的想法强加在我身上呢?为什么她不能适应现在的社会和观念呢?为什么她不能理解一下我的想法呢?

因此,在这种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生活里,虽然我们一家人的感情还是很好,但妈妈开始感觉有些绝望,她觉得女儿根本就不理解她,觉得把女儿拉拔长大了,现在女儿“翅膀硬了”,就要“飞了”,做妈妈的完全管不住。就连小时候她对我的爱的“教导”,现在再说时也已经完全对我不奏效。

渐渐地,妈妈开始不再说我。她依然还是我的妈妈;她依然每天给我洗衣做饭;依然等我下班回家后给我热饭菜;依然关心我的穿衣冷暖,但她不再说我了。有什么话她都憋着,实在忍不住了,就轻微地说一两句,然后赶紧在末尾加上,“你要不是我女儿,我连这也不说你了,随便你。反正你也不爱听。”

从小到大,我的父母最常对我说的一句就是:“小H真是爸爸妈妈贴心的小棉袄。”长大后,随着妈妈开始对我言语和态度上的妥协,爸爸妈妈也很少再提起这话。他们更多的是看着我欲言又止。

25岁那年因着哥哥的福传 我来到教会接触信仰

25岁那年,因着哥哥对我的极力传福音,我来到教会。在没有宗教信仰之前,我从来都不觉得,人有一个信仰对她的人生能起到什么改变和帮助。在教会的第一年,我依然还是这样想的。

第二年开始,牧师告诉我,“小H,既然来到教会,这时间就不能浪费。与其坐在这里空度时光,不如好好听听道,看看是否对你有所帮助。”因着牧师的劝说,我开始认真听道,读圣经。

最初,妈妈得知我也继哥哥之后跟着去了教会,极力反对。以妈妈的话来说,信仰没什么用。信仰不能当饭吃,不能当水喝,信仰也不能给人钱花,有这个时间去教会,不如拿来休息一下更实在。人生不需要什么信仰,上上班认真工作努力赚钱就可以了。

那时的我对信仰其实也没有多大兴趣,但总觉得妈妈就是在跟我唱反调,我要做什么,她就反对。因此,为了去教会的事,很久没有吵架的我们又开始频频吵架。然而即便是争吵,也拦阻不了我坚定去教会的心——不是为了灵魂的需要,纯粹就是为了气一气妈妈。

在教会里,当我开始认真听道、读经的时候,我开始认识这一位神,他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神对人的爱是亘古不变的,因着这爱,神差派他的独生爱子耶稣来到地上,去挽回人类。但人不接受耶稣,反而将无罪的他钉死在十字架上。神又藉着耶稣的死,来拯救了全人类,使一切相信他的人能够被赦罪回到他那里。

那个时候,我被神惊人的爱触动了。从小到大,虽然我知道父母爱我,我也爱他们,但我们从来不将这份爱挂在嘴边,反而会以一种含蓄到彼此不知道甚至无法接受的方式来表现。长大后,不断的争吵让我和父母都感到疲累,有时我会怀疑父母是否真的爱我?父母也因我的“叛逆”感到灰心失望。但圣经一直在直白白地告诉我,神爱我,神他一直爱着我。因着神的爱,我才有了爱人的能力,我也应当去爱父母,爱神创造的其他人。

有一天,我在读经时,读到撒母耳记上8章的内容,里面讲到,士师的时代结束后,以色列人要求神为他们立一个君王,撒母耳不喜悦这要求,以色列人坚持,神就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侍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撒上8:7-8)”。

那是我第一次读经读到流泪满面。从这段文字里,我深深地看到了神向着以色列百姓的爱,也看到了神里面的叹息和无奈。神一直就知道以色列百姓是怎样行的,从出埃及开始他们就常常做神不喜悦的事,但神一直包容他们,等候他们,爱他们,想要挽回他们。那一刻我突然感受到,神是公义有威严的,他是创世的神,但他也是慈爱、怜悯会受伤的神。

被神的爱触动 改变自己以神的爱来爱周遭人

自那以后,我开始对信仰认真起来。越是明白神的爱时,我就越来越明白父母的爱。父母的爱就如同神的爱一样,有威严的一面,也有慈爱受伤的一面。纵然儿女实在不像话,父母也是包容和忍耐,等待儿女改变。

渐渐地,我将自己的暴脾气一点一点收敛,磨平,我不再总是等着父母来对我嘘寒问暖,而是主动对父母嘘寒问暖,并常常观察,看他们需要什么,就主动买回来。偶尔妈妈唠叨之时,我也是安静而耐心地听着,时不时与她交流想法,让她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还会安慰她,让她放心。

爸爸妈妈年纪越来越大,从前我不爱与他们交流,觉得他们想法与时代格格不入,觉得他们年纪大了,我既然说一些想法肯定也不会得到他们的认同,因为他们思想太陈旧太落后,跟不上这飞速前进的世代。信仰后,我常常与他们交流,开始知道他们年轻时的爱情故事,也知道他们过去吃过很多的苦,经历过很多的事,所以才会有现在对儿女们的一些寄托和希望。

爸爸妈妈觉得,他们年纪大,走过的路广见过的人多,他们需要将自己的人生经验分享给我,希望能对我有所帮助。因此,我也常常将现在社会、国家和世界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他们,和他们分享现今时代在如何改变,世界已经进步到什么样子,希望他们即便不出门也能够多一点的接触更广阔的空间,这样我们的想法才能彼此理解。

时间一久,爸爸妈妈开始察觉到我的改变,爸爸说,我长大了,懂事了,能够体恤父母了。我就顺势告诉他们,是信仰改变了我。我常与他们做信仰上的交流,久而久之,他们也开始相信,是神改变了我。有一次,爸爸还开玩笑说:“你这位神很了不得,我们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你,他改变你了。”

爸爸妈妈是共产党员,是无神论者,他们很难走入宗教信仰当中,但他们从不反对我的信仰,还支持,甚至在亲朋好友当中夸赞我的信仰,因为我用信仰做了美好的见证。现在,我跟妈妈的关系极其亲近,不像是母女,就像是姐妹、朋友。每次回家,我都会跟妈妈交流我的想法,让她直接知道我做一些事或者不做一些事的原因;也拉着她一起逛街购物,就像好朋友那样随意亲近。

渐渐地,爸爸妈妈又开始说那句:“小H,你真是爸爸妈妈贴心的小棉袄。”如今,我在离家不远的另一座城市上班,爸爸妈妈非常放心,妈妈说,“相信你的神会看顾你的。你的神是一位很好的神,他能够帮助人解决生活当中的实际问题,让人追求真善美。你信仰了,我觉得很高兴,也很支持。”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