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基督徒信仰反思:可能,有时候我们的“属灵”只是一幅面具

特约撰稿人 千与千寻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3月24日 09:00

在某堂听道时传道人这么讲

弟兄姐妹,如果我们的爱,不是出于荣耀主的目的,那么它就没有任何意义。比如,在公交车上让座,这个行为看似是善行,但,如果,让座的目的不是为了主,那么它不会被主记念,它什么都不是,只是个人私行,没有永恒的价值。

 

换句话说,这位传道人的意思是,荣耀上帝才是目的,而爱只是手段。爱只能是为了荣耀上帝。

 

他后面再讲的什么,我都不知道了,因为脑子了瞬间想起一些人一些事。

 

特蕾莎修女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最底层的穷苦人,堪称伟大。然而,很多主内的弟兄姐妹认为,特蕾莎所做的一切“比不信的人还不如”。因为她从不试图去改变任何人的信仰,她从不传福音等等。

总之,特蕾莎修女所做的一切,不管她怎么去爱怎么去尊重怎么感动众人影响世界,皆因为看上去与主无关,所以,不但没有意义,而且是“把人引向地狱的高速公路”。

 

在特蕾莎修女眼里,面前真实存在的人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而在一些基督徒眼里,“属灵”的神学教义才是最重要的。

 

特蕾莎修女和她的朋友们毕生都给穷苦人给垂死者以尊严,她们为临终的印度教徒取用恒河水,为弥留的佛教徒诵经,为垂危的基督徒举行敷油礼,为不久于世的回教徒诵读《古兰经》,并在他们死后,把他们送往各自的坟场安葬。

她们照顾所有她们能照顾的人,不分信仰。她们尊重人,也尊重各人的信仰。

因为她们眼里首先是上帝创造的生命,其次是这个生命上面的特征,比如很多基督徒非常在意的信仰。

 

而,一些基督徒却指责特蕾莎修女神学思想严重有误,一个信上帝的人,怎么可以不高举上帝,反而取用恒河的水、诵读佛经古兰经,高举别神?一个真正信上帝的人,怎么可以帮助罪人再拜偶像?

 

《血战钢锯岭》电影中的道斯,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他坚守自己的信仰“不可杀人”,拒绝拿枪,因此被战友嘲笑戏弄甚至起诉到军事法庭。然而,在真正的战场上,道斯却不顾个人安危,用尽最后一口力气,奋力救下75名战士,美国人和日本人。

战场上,他只看到一个个需要被抢救的生命,他压根就没有考虑这些生命上面的特征——是否嘲笑过自己,是否与自己信仰一致,是敌是友。

 

而,大批基督徒指责道斯的信仰背景,说他是异端的律法主义者,他并不真正明白耶稣的恩典,支持道斯,就是违背了基督教的神学教义。一个持异端信仰的人,他的爱不会被上帝认可,他都不认识上帝是谁。

 

上帝是爱,这是我们常挂在嘴边的四个字。爱人如已,也是我们常恳切追求的。

我们口口声声称自己是跟随耶稣的人,誓言要竭力做耶稣的门徒,然而,耶稣怎么做的,我们并不关心,我们只高举“属灵”的“神学正确”。

 

福音书里的耶稣,充满怜悯,他关心人从不看背景,只是简单地从生命本身出发,本能地去爱。

施五饼二鱼的奇迹时,他知不知道人群里有只是为了求饼得饱的?

每一次的医病救人,他看不看被救人所持何种信仰?

当律法师试探耶稣时,耶稣讲了一个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极具讽刺也意味深长。在当时,撒玛利亚是个特别的区域,因为它存在基力讯这个宗教团体,而犹太教人视基力讯团体为敌对势力,认为他们是多神教甚至还不如多神教,常常给予残酷打压。

在耶稣的故事里,看上去和上帝非常近的利未人和祭司没有任何怜悯,反而是当时被利未人和祭司唾弃的撒玛利亚动了慈心。

耶稣对自以为有理的律法师说:你去照样行吧。

 

甚至,耶稣在离开耶路撒冷,返回加利利的时候,亲自去了撒玛利亚,告诉了一位取水的撒玛利亚妇人那个不受时空限制、与万物同在的真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

要知道,在当时,从耶路撒冷到加利利的途中,有一段路是被犹太人视为禁区的,因为那里是撒玛利亚人的地盘,他们非常忌讳,甚至不允许和撒玛利亚人同桌吃饭。

耶稣怎么做的呢?他视这些禁忌为无有,他只看见了一个需要被接纳的生命。

 

在耶稣眼里,爱的基础不是共有的宗教认识,不是“属灵”的“神学正确”,是良善仁慈怜悯。

 

我们嘴里说要爱人如已,但特蕾莎、道斯去爱了,但弟兄姐妹在日常生活中去爱了,却都又成了没有价值,甚至是引人误入歧途。

 

到底是人本身重要,还是神学教义重要?

到底是生命本身重要,还是规则禁忌重要?

到底是发自本能的爱重要,还是考虑被上帝记念重要?

当我们希望被上帝记念时,我们到底在希望什么?是期待上帝自己,还是期待上帝给的祝福?

 

有时候,我会想,我们基督徒的首要任务可能并不是去追求爱追求上帝,而只是,去觉察去发现,我们早已在内心构筑起来的一切反对爱反对上帝的障碍。

 

这些障碍,就是有时我们实在太“属灵”。好像,高举“属灵”,我们就变成一种比人更高级的存在,以充满优越感的姿态,去鄙视、指责、矫正原本施爱的人。并且,理直气壮地把自己的这种伤害当做拯救。

 

我们以为自己的“属灵”是虔诚,可能,很多时候,它只不过是我们戴在自己脸上的一幅面具。电影《天国王朝》里,有一句台词,泰比利亚斯对巴里安说:“起先,我以为我们为上帝而战,接着,我意识到,我们是在为财富和土地而战,我很惭愧。”

是时候,该我们去直面自己的“属灵”面具了,它到底是什么,求神光照。

 

让座的时候,什么都没想,没想会不会被神记念,没想荣耀没荣耀神,只是出于良善,给有需要的人让座,这就是爱。

或许,在世间,很多事都是越高级越好,而,爱,正是越低级(本能)越好,它不需要什么目的,就是在那样一个瞬间,看到一个生命有真实的需求,然后从心里发出一个动作一句言语,让对方也在那个瞬间感觉世界美好。足矣。

 

正是这样单纯的爱,让人永远年轻,让人永远热泪盈眶。

 

不是非以荣耀上帝为目的的行为才叫爱,爱,没有目的,爱的目的就是爱,在爱的时候也就荣耀了上帝。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少为众人知的河北大名基督新教历史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