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再来一些反思——从基督教自媒体有关殉道士话题写作的乱象说起

特约撰稿人 刘盐约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7月07日 11:22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今年5月24日,两名在巴基斯坦奎达地区真纳镇工作的中国基督徒遭到当地极端宗教势力绑架。6月8日,有外媒报道,两位人质已经遇害,凶手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消息传来,“怀念殉道者”、“激起宣教心”一时成为很多基督徒公众号写作的主旋律。连官媒都有关注,肩负民间舆论导向之职的《环球时报》更是向社会公众“独家披露”两位中国公民的“传教士”身份。基督徒公众号为死难的主内弟兄姐妹呐喊,表达怀念之情激发爱主之心,本是应有之义。但在这股风潮中,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笔者发现滥竽充数者、闹出奇葩者也不在少数,制造宗教泡沫不说,更暴露出心里的急躁甚至狂热或其它动机,显示出中国基督教属灵生态的不健康。

——盲目鼓吹殉道牺牲,滥用耶稣“一粒麦子”的比喻。这种论调对教会宣教历史要么是出于无知要么是选择性失明。有一篇基督教公众号文章的题目竟然是“若所有的传教士都被杀,这又将会何等地感动教会!”笔者看到此血腥味十足的题目,冒了一身冷汗,这哪里是“感动”,分明是何等的吓人,难道基督徒都失去了最起码的理性思考力了吗?如此呈现给公众的不正是宗教狂热的面孔?又能如何令人信服?而历史的真相是,当年每每遇到逼迫,很多宣教机构首先做的一件事是尽可能把宣教士从危险地带撤离到安全区,保护好宣教士,等待事态平息后再把宣教士投送过去,总结经验教训,开展新一轮宣教事工。而有的宣教士不幸被杀,我们当然可以尊称为“殉道士”,但这绝不等于说教会或宣教机构就可以刻意制造“殉道士”,而罔顾他们的人身安全,或把他们送到死地,而不提供任何应尽的风险防范和安保措施。不能不说,这类公众号写作表面上看是在纪念,实际上是在鼓吹某种宗教狂热,给人的印象是此类文章在鼓动热心基督徒去“送死”,当然用他们的宗教术语说是“殉道”。这种举动这种思维脱离理性拿人命充数,只能让人憎恶,反而拦阻了福音的见证。

——借机打赏吸金,有“消费”遇难者之嫌。在有些公众号文章为死难属灵同胞摇旗呐喊之际,有的文章未免粗制滥造,很可能是在借机跟风打赏而已,有的以空洞无物的标题党吸引人,有的掐头去尾摘抄一两个历史上宣教士的事迹,却不提供历史背景来龙去脉的介绍,再配上一两段经文就算OK成文,然后就可以发布打赏了。还有个公众号有篇文章在文尾如此写道:“自己所在的教会成立有一年半的时间,只有四十至五十位的信徒,在此纪念孟丽思和李欣恒二位90后中国年轻宣教士、殉道者之际,立志成立宣教基金,作起差传事宜,将主的大使命承担肩上、任主差遣、成主所托……”紧接着便是募捐来了:“本篇文章的所有转账与赞赏将全额作为宣教基金的启动金额,望各位慷慨解囊、甘心奉献、为主摆上、涌出热忱,让‘怀念殉道者’,成‘激起宣教心’!”笔者看罢此文,在一个群里分享道:莫非有人在“消费”这两位年轻人?以这个宣教由头就可以网上募捐吸金?收上来的钱又是谁来监督?捐助者如何了解以后奉献款的去向?再者,一个成立一年多的四五十人的小教会就能立马派出宣教士?难道拍拍脑袋就可以搞宣教了?

——从内容上看有些文章高喊宗教口号,吹起一个又一个宗教泡沫,却没有客观冷静的分析思考,把跨文化宣教工作简单化随意化浪漫化,以为凭一腔热血就可以出去宣教了。当初西方宣教士来到中国,不仅带来了福音,还带来了现代科学、医学,普及了大众教育,于中国社会发展功勋卓著。这些宣教士都是久经装备的饱学之士,今天的我们却以为喊几个口号就能上去宣教了吗?有些基督徒在“刷”,有些作者在“写”,题材雷同,小题大做,喊口号的劲儿十足,但对宣教所需要的各种条件却毫无兴趣去分析去评估。

——在高举“殉道论”的一片喊声里,有一个问题必须面对,我们对生命价值是否有足够的敬畏?殉道是否必然高于生命权?日本基督徒作家远藤周作在《沉默》一书里结合具体的教会历史情节尖锐地提出并检讨了这个问题。在几乎呈一边倒的教会舆论声势里,两位年轻基督徒被作为“殉道士”而到处颂扬,殉道者是基督教世界当之无愧的英雄。但问题还有另一方面,有谁想到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两位年轻弟兄姐妹葬身异国他乡,他们的父母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至少两个家庭就此支离破碎了。因此据说他们的父母至今还不相信他们的孩子已经为主“殉道”,只要有一线生机,做父母的还在等着自家孩子的平安归来。因此,当大家津津乐道于现代殉道士的“涌现”,有谁去考虑一下两位孩子父母的感受?有谁去真正关心英雄的父母并陪他们同哀哭?基督教需要英雄,但这样的英雄代价也太大了,至少对遇难者的父母是这样的,也许他们的心在滴血!如果我们只看重“殉道”的光环,却看不到里面的悲殇,只能说我们缺乏对生命的尊重!

社会媒体和基督教自媒体关注焦点的差异就在此表现出来了,但我们不能就把社会媒体一棍子打死。基督教公众号在高谈“殉道”,而社会媒体在关注人身安全,质疑韩国教会把中国青年送到那里有否考虑到那里的高危并采取必要防范。有媒体提到有关部门“提醒出境中国公民注意安全……提醒中国公民全面收集目的地风俗禁忌、气候条件、治安状况、流行疫病、法律法规等信息,并采取相应预防措施。”社会媒体所关注的正是基督教自媒体所缺乏的。如果我们不去关注评估这些风险因素,单单鼓吹“殉道”,并鼓动基督徒去高危地区宣教,这岂不是对弟兄姐妹的生命权的漠视?!

虽然基督教自媒体乱象别出,但网上还是有为数不多的基督徒发出理性冷静的声音,比如在某篇主旋律文章下面有这样一条留言:“很多基督徒在刷这两位宣教士牺牲,为什么作者自己不去?凭什么说他们是上帝蒙召,如果上帝召唤,神没有保守他们,难道就是让他们去送死的吗?我觉得我们的神不是这样的神,这样的新闻让很多人更不敢信主!我觉得基督徒是否反思?是不是很多牧者无知还有鼓动热血基督徒去送死,我是看到非常伤心这样文章。”

以上就是基督徒人质事件发生以来,笔者对某些基督教公众号相关话题文章的观察和评析。这些文章看起来很属灵,其实里面的水分不少。现在这股热潮在慢慢减退,我想是到了该挤一挤水分的时候了。

去掉水分挤掉泡沫,我们才能更好地回到信仰的道路上。


写于2017年7月1日

作者简介:80后基督徒,2007年受洗,曾任大学教师,现在传道服侍。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提醒| 教会领袖,警惕 “独角戏”(One-Man Show) 的领导力模式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