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5日
微信

肆意定他人是异端真的好吗?

作者: 小斌 |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自宣教中国 2017年07月30日 14:17 |

前几天笔者投稿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基督徒是不是很好骗》,列举了徐玉玉太单纯被骗致死,福音尊伪科学忽悠基督徒购买,赴耶路撒冷旅行社用巴哈伊教堂做广告背景欺骗基督徒的感情,然后收到一位名为“感恩每一天”的网友评价指责平台为何推送异端的文章。

看完这个评价真是哭笑不得,本想置之不理的,现在大家都挺忙的,天气又热,基督徒当做正经事。总不能应为他怼你,你就怼回去,对吧,毕竟每个人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但有弟兄姐妹劝还是应该回应一下,你不回应,他确信就是你的错,就一直怼不停,吵到其他人也不好,毕竟他是怼我的。

首先他指责我为异端,就是认为我都是胡说八道。那么我写的内容是否属实呢,除了那个赴圣城的广告,其他内容都可以去百度,一查便知真假,我也不惧检验。OK,既然内容事件是真实的,为什么他认为我是异端呢?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对方认为我的观点都是错的,对同一事件的看法相左。

第一个案例,徐玉玉被骗案,这个早有公断,没有什么好争论的了,骗子当道,作为个体的我们,提高警惕,学会自我保护是必要的。那位“感恩每一天”的网友难道觉得即便被骗也应该感恩,人如其名?

第二个案例,福音尊,关于《水知道答案》这本书,学界也早有定论,此为伪科学,毫无价值,哗众取宠罢了。他们利用的就是有的基督徒对于科学常识的欠缺,和对于圣经字句的迷信,将基督教刻画成类似中国民间巫术,欺骗那些想走捷径一步登天的基督教徒。“感恩每一天”认为我说的不对,那么不知道其是否已经买过该刻满经文的玻璃杯了,每天饮水无数,早已飞黄腾达,何故如此迷信乎。

第三个案例,某教会弟兄推广的赴耶路撒冷旅行,广告背景照片是巴哈伊教堂,这个是石博士好友的都应该见过那张照片,今年6月初,他老人家发在朋友圈的。“感恩每一天”认为我说的不对,就只能是你自己基督教建筑和巴哈伊建筑混淆不清,当然,不知者不怪。

接下来的事情就戏剧性了,当很多基督徒好友感谢普及常识的时候,“感恩每一天”跳出来指责我为异端,文章摆在哪儿,发布至今不曾改过一个字,我哪里异端,还是异端眼中皆为异端,真是显而易见了。

基督教如何定义异端呢?

我们一起看异端的一些特征:1、加添圣经之外的启示;2、拒绝“因信称义”;3、冒称基督;4、否定三一真神;5、有“新发现”;6、没有明显的教义等等。

这样看来谁是异端还不是一目了然吗?福音尊妄图以一个玻璃杯就取代耶稣基督的救赎大工,我指出其何等荒谬,这到底惹到了谁呢?什么样的人会为了如此异端指责我为异端呢,或许也只能是异端本身了。

赴耶路撒冷旅行社用异教教堂做广告背景来圈基督徒的钱,这何等讽刺,我不过是善意提醒换个真正的基督教教堂而已,我又惹到了谁,触动了谁的利益,谁才是那个异端呢?

小弟兄本是才疏学浅,能知道的也十分有限,只愿分享一些个人的信仰历程中的见闻心得,不喜可喷,希望是弟兄姐妹之间的正常讨论交流,我非真理,时常有可能错谬。

抛开上述自我辩护,我们聊聊一聊异端的话题吧。

异端的危害自然是不言自明的,历史历代,教会都没有停止过对异端的裁决以护卫正统基督教。判别一个异端是不容易的,都是经过很多的斗争,有信仰的争辩,也有政治势力的博弈。即便如此,有很多细节性的东西也是很有意思的。第一次召开的大公会议,判定阿利乌派为异端,他反对三位一体论,主张圣子不是上帝,只是来自上帝,与圣父非同性同体,仅属于受造之物。我们今天看来,这显然是异端。很有意思的是,被我们基督徒捧上天的君士坦丁大帝接受的却是阿利乌派的信仰,很长一段时间内,帝国皇帝都是支持阿利乌派的,直到公元380年第一次君士坦丁堡公会议的召开,确立了三位一体的正统教义,才有了最终裁定,阿利乌派才渐渐地退出历史舞台。因为他反对教会占有财产,尤其是占有大量田产,这显然是皇帝愿意接受的,同时也得到了底层老百姓的欢迎,被裁定为异端后就不能在罗马帝国境内传播了,他们转而去向周边的蛮族传播自己基督教思想。所以当蛮族入侵欧洲时,其实他们相当一部分人已经是基督徒了,当然是被视为异端的基督徒。但即便是异端,他们对于基督教仍然是网开一面的,这很大程度上保护了帝国境内的基督教势力,也给后期罗马基督教驯化蛮族,转化信仰提供了契机。所以这不也蛮有意思的,异端就真的该死吗?上帝的计划却总是出人意料。

另一个大家就更熟悉了,我们每次讲中国基督教历史,都很自豪的宣称,自唐朝,就有景教传入了。可是我们也知道,景教属于聂斯托利派,宣称耶稣基督神人二性二位说,在当时也是被正统基督教裁定为异端的。这是第三次大公会议,既以弗所会议,裁定聂斯托利派为异端,自此也不能在正统基督教世界传播了,这才有了被逼无奈向外传播的可能,也促成了景教来华。到了迦克墩会议的时候,当初战胜聂斯托利的胜利者西利尔反被指控主张耶稣基督只有一种性质被判为了异端,但并没有认为聂斯托利就是对的,自然没有为他平反。到了马丁路德改教时期,这位基督教新教的巨人,竟为聂斯托利打抱不平,认为以弗所会议对聂斯托利是不公正的。1994年11月11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与东方教会签署了《共同声明》,天主教放弃在第三次大公会议──以弗所会议上对于聂斯脱里的裁定,转而接受其提出对于玛利亚的称呼「基督之母」或「我们上帝救主基督之母」。上千年的争论,又是峰回路转。说这些并非是要为异端翻案,即便是马丁路德,当初搬出聂斯托利,更多的也是为了对抗罗马天主教。这不是很讽刺吗?我们出去传福音就拿景教来说事儿,关起门来就说这个是异端。

所以判定异端不是一件可以随随便便的事,但凡有可能,我们都不应该动辄给别人扣上异端的帽子,在基督里,作为基督徒,总要尽最大可能彼此劝勉,彼此挽回。并非教义真理,仅仅是对于一个事件的看法不同就要被说是异端,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如果说破坏教会的人就是异端,那么这些喜欢随口给别人定罪的人自是首当其冲。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