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9日
微信

批判反思也应该客观一点

作者: 小斌 | 来源:基督时报 2017年08月18日 09:39 |

传统的基督教是有点盲目自信的,几乎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是基督教的。更有甚者不惜为此编造了很多的谎言。这些使得很多非基督徒很是反感,因为当我们将所有的美好都加身基督教的时候,我们很难解释面对那些基督教不好的东西,那些基督教的悲剧。

于是很多人开始反思这种现象,其实历世历代都有这样的基督徒,出发点当然是教会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可以变得更好。以前因为传播媒介的受限,即便有点反思也很难有什么大的影响。现在明显不一样了,自媒体时代,几乎每个人都可以有表达的机会,只要你愿意的话。

我们大量的年轻人开始进入到这个反思自身的俱乐部。我们开始重新探索漫长基督教的历史,试图还原历史的真相。当包容成了这个世界的主流时,我们开始慢慢放下了心理的防线,开始去接触其他的宗教,当有人攻击其他宗教时,我们基督徒甚至会站出来为他们辩护,这放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但现在似乎成了一种新的政治正确。

当我们说到黑暗的中世纪,如果试图辩解,则被认为是极端的基督徒。当我们大大方方的承认那是教会的耻辱,则显出一个基督徒的素养。

我们说十字军东征是基督教的耻辱,是一群强盗,抢劫阿拉伯世界,可是如果我们说那是因为阿拉伯世界先入侵基督教世界的,又会有人辩解说那是时代的局限。当我们说基督教世界的奴隶贸易实在是上帝教会的耻辱,可是为阿拉伯世界的奴隶贸易我们却辩解说那是时代的局限。我们反思说南非的种族隔离是基督教的耻辱时,我们为什么不说那也是时代的局限呢?

必须说,我们很多的基督徒的反思者,在评价这个世界的时候,也是用两种标准,对于基督教世界是高标准的苛刻,对于非基督教世界的无底线的包容。

当然这本身也无可厚非,基督徒在这个世界上本来面对的也就是这种境况。我们的上帝对我们也就是这种高标准的要求。但如果只谈信仰,并无不妥。但很多人谈论宗教文化的时候是跳出基督徒身份的,这样显得自己比较客观一点,那么既然如此,评价就应该客观,而不是反过来,为了所谓的政治正确,走向另一个极端。

最近和一些弟兄姐妹聊天,有明显的这种感觉。我们从一味的基督教什么都是好的,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基督教很多都是坏的。

我们谈鸦片贸易,我们承认基督教也会催生罪恶,但是终止这种罪恶的不是林则徐,恰恰又是基督徒。我们聊奴隶贸易的罪恶,终止它的亦然是基督徒。我们从来吝啬说那些不好的事也是基督教世界的历史局限性。

诚然历史局限性是一个万斤油,当我们拿“历史局限性”为伊斯兰教辩护的时候,为什么对于基督教世界那些确实的历史局限却因着政治正确就不敢说了呢?

我们说基督教世界的奴隶贸易时,不应该忽略阿拉伯人在奴隶贸易中扮演的重要角色。早在本世纪30年代末,英国著名非洲史学家库普兰就在其著作《东非及其入侵者》(East Africa and Its Invaders)和《东非的开发》(The ExPloitation of East Africa)中提出:阿拉伯人在东非从事奴隶贸易至少有二千年时间。马什和金斯诺思进一步阐述了库普兰的观点,他们在合著的《东非史简编》(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East Africa)一书中断言:促使东非奴隶贸易不断扩大的,最重要的外来奴隶贩子是阿拉伯人。可是当我们这样说的时候,那岂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因为别人作恶基督徒也可以?但这里并不是要表达这个意思,只是列举当时世界的现实就是有奴隶贸易,无意为基督教翻案,罪恶就是罪恶。但这或许也是历史局限,基督教应该有超然性,可是基督徒毕竟都是人,普通人。我们只能在历史上做一些平行的比较。笔者也不敢断言上述引用的历史学家的著作一定是正确无误,但各种历史观点,总要客观的看待,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我们谈南非种族隔离,说荷兰改革宗罪恶无以复加。那么这些荷兰人没有来到这块土地的时候,南非是一片祥和吗?那些南非土著,不是黑人,是黄种人,是被入侵的黑人各种残杀的可怜的黄种土著。种族隔离当然是不对的,但那真的不是历史的局限吗?

高晓松在一期节目中大赞阿拉伯世界的文明,说十字军东征就是落后的基督教文明抢劫先进的伊斯兰文明。笔者很傻很天真以为真的就是这样。直到和一位历史系的研究生弟兄聊起来这个事,他说,阿拉伯不先进先进,也不会经商,主要靠掠夺其他民族。他指出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已经过时了,书中阿拉伯的部分是引自西提的著作,而西提是阿拉伯的美国人,他发明了“中世纪的黑暗”、“伊斯兰文明”、“十字军野蛮”,还发明了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的百年翻译和科技。然而阿拉伯世界的百年翻译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古希腊文明,大部分被欧麦尔这样的人烧了,中世纪阿拉伯人大部分科学家不是波斯人就是黎凡特人,要么是花剌子模人,关阿拉伯人什么事?

我们很多基督徒以前对基督教的历史知之甚少,误以为基督教全然正确,导致了我们一些人的盲目自大。今天我们看到了自身的很多缺陷,我们开始反思,开始包容其他宗教。但我们应该吸取经验,我们费了那么多的精力才了解了一点基督教世界的历史。当我们评价其他宗教的时候,更不能轻易下定论,研究其他宗教又是一个需要极大付出的任务。

所以我们究竟能不能客观的看待自己的信仰和其他的信仰呢?这个是一个挑战。我们很多人(包括笔者自己)似乎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凡是基督教的都要先批判一下,其他宗教特别是伊斯兰在判断上则“从轻发落”。我不知道这个对不对,错不错,总感觉不太好。包容和政治正确有可能是为了保护弱者,但也有肯能是纵容犯罪。

以前是说基督教啥都好,我们反思这也太不客观了;现在我们说基督教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又是否客观了呢?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