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宣教时代与帝国格局

特约撰稿人 伊天原 来源:基督时报2017年08月26日 09:45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一、

回顾历史,基督教已经是四度来华。

实际上基督教已经是五度来华,但是第一次是传说时代,据说多马曾经来华,时在东汉,但是当时基督教来华所留证据已经光影模糊,只留下吉光片羽,无法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

有史可考,且历史记载清晰、系统资料丰富详实的有目前所公认的四次:

1、唐初太宗时代,阿罗本来华所带来的景教大规模宣教,直至唐武宗灭佛时在中原戛然而止,但在中亚草原地带和漠北草原地带仍然兴旺;

2、第二次是大元帝国时代景教在中原的复兴和天主教首度来华,直至元帝国在中原统治崩溃退居漠北,在中原明帝国范围内基督教再次消亡;

3、第三次是明代中晚期耶稣会来华,由于耶稣会传教士培养出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庞迪我等杰出人士,在明清改朝换代和满清政权确立对中国的大一统体制进程中起到关键作用,从而深受康熙帝信任与接纳,甚至康熙帝一度想皈依天主教,但因大礼仪之争而终止,康熙帝愤而全面禁教。

但此时天主教已经在大陆扎根,处于地下状态,禁而不绝,直至道光时代鸦片战争后重新复起。

4、第四次来华是1807年新教马礼逊来华,至鸦片战争后才得以在大陆获得传教特权,开始全国宣教,即所谓基督教对中国的全面征服时代,直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此全面宣教时代终结,外国传教士全部被驱逐,但此时新教也已在大陆扎根。

实际上,从1980年以后是基督教第六次来华时代,虽然不再具有公开宣教形态,但宣教规模依然庞大,以美国为主导的宣教士以各种身份进入大陆,虽然不时被予以限制和打击,但并未彻底终结。

二、

重新审视基督教数度来华之历史,可以观察到一个基本事实:基督教来华宣教的背景支撑皆是依托帝国的实力和资源。

阿罗本来华是依托波斯萨珊帝国的强大影响力,从而得到李世民的认可与支持才得以在大唐立足。萨珊帝国是当时亚洲第一帝国,对中国王朝有强大影响力,而景教的重心此时已经是在波斯帝国,景教来华是波斯帝国的文化输出行为,这正是唐太宗对其表示尊重和接纳的原因所致。

因此,当波斯萨珊帝国亡,景教在华的终结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元代景教复兴和天主教首度来华同样是蒙古帝国的支持与认可所致。蒙古帝国统一亚洲,建立空前帝国,同时实行宗教自由政策,从而使得景教和天主教获得强大保护,得以在中原汉人地带自由传播。

同样,元帝国在中原统治的崩溃,也就是景教和天主教在中原的终结了。

明中晚期天主教二度来华,则是天主教西班牙帝国的帝国支持的结果。

1492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由此葡萄牙帝国和西班牙帝国崛起,控制全球。尤其是西班牙一跃成为空前全球帝国,以捍卫和传播天主教大公信仰为最高使命,倾其帝国之力全球宣教,而西班牙人依那爵.罗耀拉1534年所发起成立的耶稣会则是那个时代最精锐强悍的宣教先锋,所取得的成果巨大,他们在整个东亚留下深刻印记并深深影响东亚历史进程。

1700年,随着西班牙哈布斯堡王朝的最后一个国王中魔者卡洛斯二世的死亡,西班牙帝国终于没落,这就预示了耶稣会的没落,预示了天主教在全球宣教时代的终结,也就预示了天主教在华宣教的终结。

1721年,康熙帝禁止天主教在华的传播。

经过一个世纪,1793年,威廉.克里进入印度宣教,开启十九世纪大英帝国的新教全球宣教时代,1807年,伦敦会差遣马礼逊来华,预示着新教开启在中国的全面宣教时代。

即便是普鲁士的郭士利,也是依赖伦敦会。

英国新教力量在中国的代表,毫无疑问,是李提摩太、杨格非、戴德生。在他们身后的站着的是掌握满清政权经济命脉的大清海关宗税务司英国人赫德。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到了十八世纪末,因着1750年开始的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工业革命的空前强大力量,大英帝国开始成为日不落帝国,得以建立全球实力自信、文明自信和宗教自信,开始全球文明输出。

随着一战后大英帝国的衰落,美国继之而起成为全球霸主,随后苏联帝国也迅猛崛起与美国分庭抗礼,各自施行文明输出,中国由此成为基督教和共产主义的博弈战场。美国基督教宣教士和苏联共产主义特使在中国各展身手,力求主导中国未来之命运。

1949年,共产主义在中国获胜,美国基督教力量退出中国;1991年,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力量,美国基督教力量重新进入中国。

由此,历史昭示,帝国带来宣教时代,无帝国,无宣教。

三、

宗教往往是一个文明的灵魂与核心,因此,宣教,必然是文明的输出与较量。

而唯有帝国,才能带来自身文明所具有的成熟与包容性,才能带来其文明的自信与输出,这是帝国扩张和文明输出的必然格局。

因此,宣教的成功与失落,隐含的背后是帝国的兴衰更替、此消彼长的历史之进程与轨迹。

当初,因为有中亚迦腻色伽帝国的兴盛,才使大乘佛教得以进入中国并成为中国文化传统的血脉之一;

因为有中亚喀拉汗帝国的崛起才使得伊斯兰教在中国西北深深扎根,成为当地文化主脉;

中世纪摩尼教之所以能在中原汉人地带大规模宣教一个世纪之久,则是因为在大唐帝国衰落后依赖于强大的漠北草原帝国回鹘帝国的强力支持,从而在日后的汉人文化中成为民间底层信仰的核心框架。

四、

2000年中国入关,预示着中国的大国崛起,无论是反对还是赞成,这种崛起,是历史逻辑的自我展开,无法逃避,只有面对。

中国教会已经开始感受到这种崛起带来的巨大红利了,并由此开始第一波的激情与尝试。在冒险与殉道所带来的眩晕中,中国教会第一次在国际格局中找到自身的存在,这是一种全球历史进程中的存在,这种感觉,一旦抓住,无人愿意放手。

因此,中国基督教必然要开始自身的宣教时代,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是这种宣教时代的初始阶段。

然而,在狂热中冷静,在激情中审慎,至为必要。因为,中国还不是帝国,中国只是在崛起进程中。即便将来中国成为帝国,那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帝国。中国有其自身逻辑。

因为,中国从来是独立于欧亚大陆各文明体系博弈的东亚存在。

中国作为一个庞大文明的存在,最重大的特征是在这个文明体中没有一个占据主导地位的宗教或意识形态传统,这使得中国在全球文明体中成为最独一无二的存在。

在当下中国,官方意识形态、儒家、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和基督教)、伊斯兰教、本土民间宗教,各自有着各自的存在边界和视域,在可预见的将来中,这种宗教和意识形态体系的大一统将很难出现,因此,中国基督教的全球宣教是无法依托于帝国的全力支撑的。

也许,中国基督教的全球宣教,将是第一次相对独立于帝国力量的自我宣教,是第一次从政治中抽离的自我宣教,惟其如此,才能真正展现基督教信仰的本真面目。

这,或许是中国基督教的独特命运。

认识中国基督教的这种历史命运,是中国基督教的第一要务。

五、

新教作为强调唯独圣经的特殊启示的基督教宗派体系,历史和文化视野一向狭窄,对于文明的多样性和各自文明体的深度缺乏理解,流于肤浅和表象,从而狂傲而自大。这一点,在以基要派为主导的中国基督教新教的身上表现的极其明显。而未来中国基督教的宣教更多可能是以新教为主体,那么这种新教的狭隘性将成为中国基督教宣教的最大短板,这将是中国基督教宣教的天花板。

因此,在中国基督教跃跃欲试、想要释放其宣教激情和野心的当下,从自身的狭隘性中走出来是前提条件。否则,若任由其宣教野心驱使自身,带来的结果必然是历史的悲剧和反讽。目前出现的种种宣教事件,无一不在证明这一点。

在五旬节圣灵降临的那一刻,基督所展示给我们的,是恢弘的多元文化中的基督信仰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唯有重新回归耶稣的真理与生命的教导,才能使我们有能力面对未来如此重大而又广阔的挑战。


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

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  

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那时,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住在耶路撒冷。 

这声音一响,众人都来聚集,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就甚纳闷。  

都惊讶希奇说,看哪,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麽。

我们各人,怎样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

我们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和住在米所波大米,犹太,加帕多家,本都,亚西亚,

弗吕家,旁非利亚,埃及的人,并靠近古利奈的吕彼亚一带地方的人,从罗马来的客旅中,或是犹太人,或是进犹太教的人,  

革哩底和亚拉伯人,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乡谈,讲说神的大能作为。(徒2:2-11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少为众人知的河北大名基督新教历史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