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赵晓谈信仰与企业家精神 称基督教文明可支持新的大国崛起

作者: 王新毅 编辑 来源:基督时报2011年05月26日 04:02

基督信仰并不仅仅只是一种出世的信仰,它对于社会和经济的进步都可以产生良性影响。日前,著名青年经济学家赵晓再度畅谈信仰与企业家精神,他谈到,因为企业家的社会影响力,他们坏的话对社会的危害度比普通人更大,所以企业家精神和信仰非常重要。

本周,赵晓博士接受企业管理界权威杂志之一的《管理学家》的专访,并发文《信仰与企业家精神》。其中,他比较了中西企业家精神的区别、基督教信仰和文明对西方企业家精神的影响、以及不同宗教在金钱上的态度,并指出,“基督教跟现在市场经济是非常相匹配的”。

赵晓博士表示,中国的“企业家应该接触各种信仰,然后来比较、来看看都有什么道理”。他还说,“基督教文明是应该大力提倡的。”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在传统文化基础上,吸收基督教文明好的东西,可以让中国的文化“变得更加博大精深、更加光辉灿烂,支持我们第三次、新的大国崛起。”

企业家的信仰和普通人的信仰是一样的

赵晓博士指出,我们常常更加重要企业家的道德行为,因为这些人如果做坏事的话更有可能危害社会。不过其实“企业家的信仰和普通人的信仰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企业家首先是人,其次是男人或者女人,第三是丈夫、妻子、父亲、母亲……第四才是企业家,第五可能是中国的企业家。并不能将企业家的信仰简单的理解为企业家的商业精神。企业家的信仰是超越于企业家的商业精神的,但是企业家商业精神肯定受企业家信仰的影响,是企业家信仰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企业家精神最核心的是创新,创新与信仰有关

具体来看企业家的信仰对企业家商业精神的影响,赵晓博士认为企业家精神最核心的一点应当是创新,因为这个群体应当是最有创新精神的。但看的话,西方企业家更有创新精神,这是与基督教文明的影响有很大的关系。“基督教的文明信奉的上帝是创造的上帝,这个世界上的万物是上帝创造的,所以除了救赎神学,还有创造神学,因为上帝是创造的上帝,所以上帝也赋予了人创造的能力,你要应用这种创造能力来荣耀上帝。”

而且,在基督教的概念中,财富本身是上帝的,自己只是管家的角色,所以“他们要用上帝的方式去赚钱,用上帝的方式支配财富……中国很多企业家做生意是由一些人的需求来驱动的,像养家糊口、光宗耀祖、出人头地;但是基督教信仰下的 企业家就会有一些超越性的动机,比如荣耀上帝。”

我们认为,信仰是道德的源泉。赵晓博士指出,如果一个企业家有信仰,可以使他更容易有好的道德行为,对社会也会更加有益。“虽然有些人没有信仰可能也活出道德来了,但是如果有信仰可能会走捷径、会更快、更好的活出道德。”

基督教跟现在市场经济是非常相匹配的

赵晓博士指出,基督教里面一些金钱观对于市场经济的良性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比如,“基督教发明了一个更加积极的理念—是拥有财富的人是上帝的管家,如果上帝让你来创造财富,让你做管家,这就是你的天职,如果是上帝来让你经商的,你经商的工作就有了神圣的价值....基督教赋予了劳动和工作一种神圣的价值,它赋予了金钱一种崇高的地位。市场经济是从宗教改革的地方出现的,清教徒带来了整个西方的变革,带来了财富和文明的鲜血,他们对人类的市场经济、人类财富的创造活动贡献是最大的。”

他说:“基督教跟现在市场经济是非常相匹配的。我是先写了《有教堂的市场经济与无教堂的市场经济》那篇文章,然后才去研究美国的教堂,接着又研究《圣经》,最后才信上帝的,而不是相反。换句话说,我的研究是在我不是基督教徒的时候做出来的。”

契约和博爱精神是中国现代社会变革最需要的一些精神制约

而且,基督教文明特别重视契约精神,而商业文明、工商文明是一种契约文明,这种神圣的契约精神是现代商业文明的集成,基督教有这种神圣的契约精神。基督教也非常重视博爱,这样可以带来人与人、社会的和谐。

赵晓博士说:“这种契约精神以及博爱精神是中国现代社会变革最需要的一些精神制约,如果要走向工商文明,就要意识到工商文明本身就是契约文明。中国希望走向和谐社会,和谐社会的核心是每个人自身的和谐,自身的和谐最关键的是你能够爱。”

基督教文明是应该大力提倡的

在与《管理学家》的对话中,赵晓博士,他认为我基督教影响了全世界的商业社会,而不仅仅是西方商业社会因为全世界的商业社会是被她哺育出来的,她是一个摇篮。我们的市场经济在学习模式时,不能只是看表面的模式,而是看到背后的基督教的文明,特别是基督教非常重要的概念“罪”,人人都有罪,所以更家相信建立一个制衡的体制。

那么,应该向中国的企业家提倡什么精神? 他说:“基督教文明是应该大力提倡的。传统文化中也有很多好东西,最主要的是我们一定要有开放的心胸,‘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吸收基督教文明好的东西,其实中国文化本身是一个变化的概念,不是一个僵化的概念。汉朝的时候,儒道融合,支持汉代崛起,第一次大国崛起;到唐朝的时候是儒道文化跟东方的佛教文明融合,儒道佛,然后支持了唐的崛起;这一次肯定是传统的中华文华和基督教信仰的文化,特别要注意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因子,能让我们的文化变得更加博大精深、更加光辉灿烂,支持我们第三次、新的大国崛起。”

他还指出,如果有些企业家仅仅是把信仰当成个人宗教信仰,并不是把它运用到企业日常经营管理行为当中,“这不是真正的信仰,只是宗教徒。他只是礼拜天去做礼拜,然后他的工作、方式、行为跟别人没有什么两样,这些人是宗教徒,不是真正有信仰的人。”

相关文章:
赵晓博士浙江分享中国需重视有教堂的市场经济(2011.05.24)
青年经济学家赵晓博士:神国经济与国度企业(2011.02.22)
赵晓博士:中国基督徒正逐渐成熟 未来会对社会产生更大影响力(2011.02.21)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