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当基督徒不敢站出来;社会不信任感正在增加时,美国的福音传教事工如何?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18年12月24日 08:28

随着美国宗教全景继续发生着变化,那些认同信仰的人也在减少,以基督徒的身份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恐惧感也在增加。这些方方面面的因素都在影响着福音事工的效果。

根据新奥尔良浸信会神学院(New Orleans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博·莱斯(Bo Rice)的介绍,对于那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来说,相比要分享自身的信仰,他们更为担心的是与社会其他人有着不同的看法。在多元文化中,他们所坚持的信仰可能会被视作对他人的冒犯,对此他们过于害怕了。博·莱斯是该神学院的助理教授,负责教授福音事工和讲道。

莱斯向《基督邮报》表示:“我相信,由于今天我们文化上的政治正确和政治性指导的风气,导致信徒们害怕站队,因为他们担心会被人指责对他人不够宽容。非常不幸的是,在美国历史上我们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关键点上,即基督徒因为害怕报复而不愿凭着爱心说出圣经上的真理。”

“很多基督徒已经融入到这个世界的文化之中,所以他们不会‘冒犯’任何人。”

今年10月,新奥尔良浸信会神学院主席查尔斯·“达克”·凯利二世(Charles "Chuck" Kelley Jr)宣布将从岗位上退休。最近,他也在最新出版的《让火烧得更旺》(Fuel the Fire)一书中提出了类似的观点。

凯利感慨,称基督徒只是单纯地融入到世俗世界而已。

从“人满为患”到“乏人问津”

密歇根州兰辛市河景教会(Riverview Church)的首席牧师诺尔·海克辛(Noel Heikkinen)表示,虽说上一辈人经常去教会做礼拜,使得教会“人满为患”。但今天的现实情况显示,有些人这辈子“从未踏入教会一步”。

在当代人中间,很多人根本不像前几代人那样,有过接触教会的经历。

海克辛向《基督邮报》解释称:因此,“他们对基督教的看法就是他们在流行文化中所看到的,而我们所看到的更是如此,因为这都是源自社交媒体的。”

他还说,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他们对于基督教的整体看法不是有关福音或者耶稣,又或是其中任何一种。”海克辛提到,与前几代人不同,今天的年轻人对“对属灵有很多‘点餐式’的操作”。这就意味着他们会“只对他们来说很重要的属灵进行挑选和选择”。

他指出,“即使他们听到讲道人说到圣经必须是他们生活中的终极权威,甚至还总会有个星字符”在旁边,但如果听到某些不能同意的部分,则他们马上就会转向“自认的真理”。

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除开他们自己的个人经历、喜好和假设之外,再没有真正的真理了”。海克辛说道:“自己成为真理的仲裁者;个人真理变得比绝对真理还要大。”

莱斯也认为,在美国,从未听闻过耶稣基督的人正在增长。莱斯表示:“在美国,有很多人在第一次听闻到耶稣故事之后就归信基督。对于这样的故事,我们也是有看到和听到的。但是,我也十分同意,在美国我们经常遇到那些对‘宗教’完全失望的人。”

基督教在衰落

很多民意调查描绘了美国宗教全景的复杂图景。在大多数调查和分析中,存在一个总体趋势,即确定为基督徒的人,特别是年轻基督徒,他们的比例正在下降。

今年4月份,盖洛普(Gallup)发表了一项研究发现,称在1955年,有71%的美国人被认定为新教徒。但到了2017年,这一比例下降到不到一半(47%)。

罗马天主教教徒则保持了较为稳定的比例:2017年占总人口的22%,1955年为24%。

年轻人被认为是“无信仰”人口迅速崛起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因为在21岁至29岁的人中间,有33%的人表示自己不跟从任何宗教信仰。

J·华纳·华莱士(J. Warner Wallace)是寇尔森基督教世界观研究中心(Colson Center for Christian Worldview)的高级调查员,也是一名悬案侦探及作家。他在今年1月份记录了50多项类似的调查,并得出结论:“与之前相比,宣称自己与基督教有关联的人减少了,而且声称自己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是美国发展最快的群体。”

2017年11月,通过对9273名美国成年人进行调查,美国文化与信仰研究所(American Culture& Faith Institute)的研究员乔治·巴纳(George Barna)发现:在这次调查中,只有31%的成年人认为自己是获得重生的基督徒。而且基督教信仰正在遭受“巨大的挑战”。

巴纳警告说:“除非在实际操作中做出一些根本性的改变,否则教会有大概率不会在未来有所成长。”

这次调查发现,在高中毕业之前,人们最有可能接受基督作为救主。因为在宣称自己获得重生的人之中,每三个人中就有两个人表示自己是在18岁之前做的决定。

福音传教事工的努力

目前,福音传教事工 ——被定义为宣扬“耶稣基督就是主”信息的行为 ——被莱斯称之为处于“混乱”状态。

梅里亚姆-韦伯斯特辞书出版公司(Merriam Webster)对于“混乱”的定义之一为:“为一种状态或情况,其中很多事情不能以受控或有序的方式运作。“

作为美南浸信会附属的新奥尔良浸信会神学院研究生院的院长,莱斯观察到:“我相信这就是如今福音事工的好写照。过去,教会强调的是大规模、有组织的福音事工,但我们没有在现今的教会中发现这点。因此,我们已经在系统方法层面上失去‘可控性’,也失去了更为准确的数字报告。”

个别教会和个人仍在进行福音事工,但对莱斯来说,主要问题是他们的方法是否能有效地“让神国接触到人群。”

与此同时,海克辛参与到了另一种福音事工:植堂。

海克辛是植堂事工的组织“Acts 29 Network”在美国中西部网络的负责人。该组织专注于在“福音影响力较小的”地方植堂。

在美国某些地方,植堂和福音事工都能有很好的回应。海克辛指出:“在过去的30年里,最为成功的努力主要集中在市郊,那里是个容易植堂的位置。”

他也承认,称美国的教会“正在快速下降”而不是增长。教会建立者正努力在城市和农村小城镇进行植堂。

在大城市中,人们会“对从外面进来的人表示怀疑”,还会问他们“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在这一点上,经济上处于不利位置的人表现得尤为明显。

阻碍

海克辛表示,随着#MeToo和#ChurchToo运动的兴起,人们对教会的怀疑也愈演愈烈。人们所看到的是,教会是对性侵“进行掩盖的地方”,还“保护那些伤害弱势群体的人”。

植堂人士正在遭遇很多情绪,尤其是来自年轻一代的。

新教和天主教世界都陷入了性侵案件之中。高调的超大型教会牧师比尔·海贝尔斯(Bill Hybels),以及田纳西州的安迪·萨维奇(Andy Savage),他们都在受到性侵指控后倒下,这在福音派圈子里引发了对于问责制的讨论。另一方面,天主教在全球范围内面临着性侵丑闻。而且今年早些时候,宾夕法尼亚州和其他州也揭露了其神职人员持续数十年的性侵行为和系统性的掩盖行为。

在这些丑闻背后,隐藏的是成千上万个#ChurchToo的故事。这些故事在网路中被人分享出来,受害者绝大多数都是女性,她们称在教会中曾经遭到领导人和其他人的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侵。

所有这一切都直接影响到基督教在美国给人的印象,还给福音事工创造了艰难的挑战。对此,莱斯和海克辛都表示承认。

莱斯评论道:“不幸的是,我的确认为,如果有信徒跌倒,特别是神职人员和非专业领袖的跌倒,这对福音的进步工作起到了相当大的威慑作用。”

“撒旦会利用这些领导者的‘跌倒’,无论是通过性侵无辜儿童,性侵女性、通奸和吸毒。仅举几个例子就试图摧毁信徒和福音的可信度。所以通过这一点来说,罪恶被放大了,这些‘基督徒’被证明为‘比这个世界更糟糕’。于是,所有看到他们跌倒而不知道可以通过基督得救故事的人,就不想与他们存在牵连。”

“但是,我们的工作是要确保我们所传故事中的救赎部分。…因为对于那些非常有罪性的问题时,我们需要耶稣。”

海克辛反映说,在美国,一般都对权威存在着不信任感,而且这种感觉也会“流入教会”,尤其是涉及性侵案件时。

看着有多少人指责基督教领导人和教会在不同程度上有性侵和掩饰行为,这位密歇根州的牧师说自己不能称感到惊讶。

同时,海克辛表示:“但我会说我伤心欲绝。”

他称“我相信这种罪是真实存在的”,还强调在纵观历史的时候,人们就知道性侵“一直存在着。”

前进

海克辛强调说“我希望我们的教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光”,但他也承认,由于丑闻,“我们现在很难在文化中发声。”

基督徒需要重新获得信任,普世教会必须在这方面采取重要举措。

他指出,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后书》有这么说道:

“要记得耶稣基督,他是大卫的后裔,从死人中复活;这就是我所传的福音。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像犯人一样被捆绑,然而神的话没有被捆绑。所以,我为了选民事事忍耐,为使他们也能得到那在基督耶稣里的救恩和永远的荣耀。”(译者注: 提后2:8至10)

莱斯则找到了《使徒行装》1:8:

“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莱斯坚持认为,在美国,福音事工的未来并不黯淡。

“如果信徒们向基督需求他所应许的属灵、方向和能力,那么我们就能看到,他会通过我们成就伟大的事情。简而言之,福音事工一定会成功,因为耶稣就坐在他的宝座上,他仍然希望用他的子民来实现他的目的和意志。”

如何进行福音传教事工

诸如70年代流行的街头讲道在内的一些传统的办法,可能在今天没那么有效了。

对于海克辛来说,传播福音信息并将人归向耶稣最有效的方法就是通过人际关系。他解释说:“我认为,我们所发现的福音事工其实就是与人交朋友”。他还认为必须诚实地与对方交谈,而不是隐瞒某人的罪。

与其在与非信徒接触时才突击学习神学内容,海克辛更强调的是与他们建立友谊的重要性。他表示,当非信徒的生活发生了某些变故,并且他们也需要与人谈谈时,基督徒朋友这时就可以站出来帮助他们,同时分享自己的信仰。

他还透露:“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个人可以将信仰带入到他们中间的人,起初都是我的朋友。”海克辛还指出,当人们的生活发生了某些变故的时候,机会就出现。这些人会想到他:“他是位牧师,也是位基督徒,我得跟他好好谈谈。”

作家兼牧师哈维·特纳(Harvey Turner)写过《罪人的朋友:福音事工的一种方法》(Friend of Sinners: An Approach to Evangelism)一书,其中就讨论过这种福音事工策略。该书详细介绍了耶稣在自己的事工中如何采用这种办法的,因为耶稣就是日常与人对话,并选择成为“罪人的朋友”的。据悉,哈维·特纳也是Acts29 Network的一员。

莱斯指出,虽然自己福音事工的方式方法没有太大改变,但他也在试图实践所谓的“福音对话”,即“先花时间与人发展关系(即使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然后再在日常对话中穿插福音内容。”

莱斯强调,这种陈述必须是“完全真理”。

“对于很多人来说,福音和圣经原则是有争议和令人反感的。但我们被要求成为完全真理的见证者,而不是仅仅见证圣经中令我们‘感觉良好’或‘感觉舒适’的部分。”

“是的,文化正在发生改变。在我们所处的后现代世界中,福音事工的背景可能变得更为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为了让它变得‘更容易些’,我们就应该淡化圣经上的真理……如果我们那样做的话,则我们所宣讲的福音是什么?我们自己的福音?愿我们永远不要以这种方式嘲弄耶稣在十字架上的牺牲。”

基督徒也必须不要忘记发出明确的邀请,以回应耶稣基督的信息。

莱斯观察到,近几十年来,只有少数福音派人士要求“明确地回应福音”。他警告说:“有些人不再发出邀请,因为他们担心这可能会让人感到被操纵。”

“我相信,我们决不能用任何形式的操纵来呼召人们回应福音,但我们必须要求人们做出明确而果断的回应,悔改他们的罪,并相信基督是救主。我们必须恳求并敦促人们回应真理。”

海克辛也经常想知道,未来美国的基督教状况会是什么样子。他说:“我所看到的趋势正在发生,即美国教会的影响力会继续下降。我希望是我错了。”

但他并没有对于“想看到更多的美国人借着耶稣基督得拯救”感到悲观,因为福音事工将会继续,而且并不总是由美国的基督徒来进行。

还有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趋势 – 基督教信仰在海外正在增长,例如在中国、非洲和南美洲部分地区。海克辛表示,他们将派遣一批新的“事工团体来美国传教”。

他强调说,那些海外教会正在为美国的基督教信仰而热切祈祷。

“上帝会用到这些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少为众人知的河北大名基督新教历史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