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从圣经中雅各和约瑟的故事如何不被原生家庭束缚?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4月02日 09:42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原生家庭这个概念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在美国被提出后,一直受到很大的关注。原生家庭概念的提出本来是为了治愈个体的心理伤害,试图从成长的家庭环境中寻找心灵受伤的病因,通过与家庭的互动和参与来治疗心理异常,并缓解患者与家庭的关系。

但是,原生家庭在后来的发展路径中,普通民众的关注点更多地放在原生家庭对自己成年之后性格的影响,尤其是负面影响,而忽略了原生家庭的治疗目的。

在热播电视剧《都挺好》中,也同样把关注点放在原生家庭对苏明玉的伤害上,而不是原著中的治愈上。正是对个体从家庭所获得伤害的关注,才引起七零后八零后的心理共鸣,因此原生家庭再一次被广泛关注。

但是我们不应该停留在原生家庭对自己的伤害上,而是应该关注这个概念的治愈目的,怎样从原生家庭对自己的影响中走出来,负面的变成正面,正面的变成更强大的力量。

我们可以从圣经中记录的原生家庭的例子,看看他们是怎么治愈原生家庭所带来的伤害的。

以撒是亚伯拉罕的儿子,他娶妻利百加,并在年迈的时候,通过祷告耶和华上帝而生下双胞胎儿子。大儿子出生时浑身长毛,就像穿了件皮衣,因此取名以扫,就是有毛的意思;二儿子因为出生时一只手抓住哥哥的脚后跟,因此取名雅各,就是抓住的意思。

但是兄弟两个出生后,性格不同,哥哥以扫喜欢打猎,常常在田野奔跑,因此更得到父亲以撒的偏爱;二儿子雅各性情文静,喜欢在家里陪伴母亲,因此得到母亲利百加的偏爱。

父亲爱哥哥,母亲爱弟弟,这就是雅各和以扫的原生家庭。

因为犹太法律规定的继承制度是长子继承制,因此长子的名分十分重要,长子意味着家族的领袖和大祭司,在财产分配和家族权力上都有决定性的地位,是十分显赫的身份。因为哥哥以扫喜欢打猎,又因为他将来要继承长子的名分,因此父亲十分看中他。但是以扫并没有珍惜长子名分,而是被二儿子以一碗红豆汤的价格将长子名分买走。这样就结下了第一次怨恨。

到了以撒年迈,即将去世的时候,以撒决定安排后事,就按照传统习俗将哥哥以扫打发出去打猎,并为自己做出美味,然后接受标志长子继承的祝福。但是母亲利百加并不希望大儿子继承长子名分,而是设计让雅各假装成以扫,骗取了父亲以撒的长子继承祝福。父亲以撒的长子祝福一旦发出就不能修改,这是犹太法律的威严,也是耶和华所立律法的威严。

正是因为雅各在母亲的支持下,骗取了父亲的长子祝福,因此和哥哥结下了第二个仇恨。

擅长打猎,喜欢武力的哥哥以扫岂能善罢甘休,摩拳擦掌准备将弟弟置于死地。但是计划败露,被母亲利百加听到。雅各为了躲避哥哥的杀害,不得不躲到舅舅家生活。

雅各和以扫的仇恨固然与长子名分有关,但是原生家庭中母亲和父亲的各自偏爱也是重要的因素。

但是关键是这个梁子最终怎么化解。

雅各在舅舅家生活了十几年,娶了舅舅的两个女儿为妻。在舅舅家,雅各毕竟是个女婿,不能长久生活,于是不得已就带着妻儿和财产,回到家里。但是雅各没有忘记以扫和自己之间的仇恨,就先打发人带着礼物去见哥哥,说明来意,并请求哥哥原谅。

但是没想到,知道雅各回家的消息,以扫带着四百人浩浩荡荡往雅各这边赶来,雅各内心害怕,以为哥哥是来找他算旧账的,就赶紧安排好防御阵势以备不测,自己则匍匐跪拜,请求哥哥的原谅。最终,兄弟相见,同归于好。后来因为彼此财产过多,那个地方的资源已经不能容纳他们,他们就和平分开。哥哥以扫主动去了东方,成为一个民族的祖先。

这样由原生家庭带来的仇恨,被化解,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被治愈。

另一个原生家庭的例子是约瑟。约瑟是雅各的儿子。

雅各生了十二个儿子,而他最偏爱的是小儿子约瑟。约瑟因为深得父亲的偏爱,从而引起他哥哥们的嫉妒,又因为约瑟常常将哥哥们干的坏事,向父亲打小报告,更让哥哥们将他视为眼中钉。于是,哥哥们合谋将他卖掉。

这是约瑟的原生家庭,从父亲那里得到偏爱,却从哥哥那里得到因嫉妒而来的伤害。因此他对哥哥们在内心中是愤恨不已的。虽然圣经没有记录他对哥哥们的心态,但是我们可以想象,在他被下在深坑并被卖掉的那一刻,所受到的巨大伤害和内心对哥哥们痛恨。

但是约瑟,在上帝的保守之下经过艰难险阻,一路做到埃及十八王朝的宰相,用中国的古话来说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个时候,他有足够的能力为自己报当年的被卖之仇了。

雅各生活的地方,闹饥荒,饿殍遍野,他们不得已只能到埃及购买粮食,因为埃及在约瑟的主持之下,存有足够的余粮应对饥荒。

报仇雪恨的机会近在眼前,高居宰相的约瑟,面对手无寸铁,衣衫褴褛,虚弱不堪的哥哥们,他选择的是原谅。他给了他们粮食和钱财,帮他们度过难关,并把全家接到埃及。兄弟以和好结局,不能不说,约瑟从原生家庭中受到的伤害得到了医治。

纵观这两个原生家庭的例子,我们发现最终从家庭受到伤害的成员都选择原谅家庭给他带来伤害的成员,并一家团聚。通过上面的例子,我们发现他们之所以能治愈,是因为一下几个因素:

首先是时间。从原生家庭受到的伤害往往不是一次两次或者偶尔的伤害,都是长期的,伴随整个成长过程中。以扫和雅各从出生开始就得到父母不同的偏爱,约瑟从出生起就得到哥哥们的嫉妒。因此这种伤害的治愈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而是需要很长时间的过程。雅各在返回家里的时候,已经是离开十几年之后,约瑟坐到宰相的位置也是数年之后。因此时间是治愈的良药,也是治愈伤害的必须。

其次是奋斗的经历。雅各在舅舅家放养,体会了寄居生活的艰辛,而他哥哥继承父亲财产之后,也明白了做家长的味道;约瑟自被卖掉之后,做过仆人,被人污蔑并关过监狱,后来做到宰相。我们发现他们都是经历过人生的艰难,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获得事业和家庭的成功。正是奋斗和艰难的人生阅历,开阔了他们的眼界,让他们不再局限于原生家庭这个小圈子中,而是从更高的高度来审视原生家庭的遭遇,这样他们更能选择原谅。

第三是经济的独立。治愈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经济的独立是必须的条件。如果我们还是依赖原生家庭,并宅在家里,那么这种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可能会伴随你的一生。约瑟如果没有做到宰相,而是和哥哥们生活在一起,在饥荒的时候,为了食物,可能早就被哥哥们除掉。因此经济的独立,让你与原生家庭彻底断离,这样你和原生家庭之间的距离就是你与原生家庭和好的关键。

第四是信仰的确立与成长。对上帝信仰的确立意味着,你独自和上帝发生关系,不再是那个在原生家庭中处处依赖父母做决定和保护的家庭成员,信仰的建立意味着个体在精神上的独立。只有精神上的独立,才能带来物质上的独立,也才能斩断对原生家庭的依赖。而正是信仰带来的精神独立,才能让你成长乃至成熟。没有精神独立,你的依赖之根就无法铲除,那么就不会在人生阅历中提升自己。如果没有上帝的信仰,不论雅各还是约瑟可能都是脆弱不堪,需要父母保护的孩子。

总而言之,我们从以扫和约瑟身上所看到的,治愈原生家庭最重要一点就是自己的成长,在事业上,在家庭上,在经济上,在性格上,在信仰上都要成长。

如果我们还沉浸在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而不能自拔,那就说明我们还没有成长,还生活在原生家庭中,并依然依赖着原生家庭。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少为众人知的河北大名基督新教历史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