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时评丨巴黎圣母院大火之后:欧洲能不能把握这次大火,使灾难变为祝福?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4月17日 09:12

从基督徒的感情上而言,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巴黎圣母院就这么被烧毁了。早上醒来,微信被刷屏了,还以为是做梦。

巴黎圣母院大教堂是一座位于塞纳河畔、法国巴黎市中心、西堤岛上的哥特式基督教教堂建筑,是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

她的地位、历史价值无与伦比,是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建筑之一。

可是,悲痛的事还是发生了,当地时间2019年4月15日傍晚,法国巴黎著名地标巴黎圣母院起火。据法国媒体报道,巴黎警察局表示起火原因很有可能与现场的修缮施工有关。大火致使塔尖倒塌,左塔上半部被烧毁,世界著名的玫瑰花窗也被烧毁。


(塔尖在烈火中倒塌)

——默哀。

巴黎圣母院始建于1163年,是巴黎大主教莫里斯·德·苏利决定兴建的,整座教堂在1345年全部建成,历时180多年,是法兰西岛地区的哥特式教堂建筑群里面,非常具有关键代表意义的一座。祭坛、回廊、门窗等处的雕刻和绘画艺术,以及堂内所藏的13~17世纪的大量艺术珍品而闻名于世,是古老巴黎的象征。她闪烁着法国人民的智慧,反映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

我们可能没有亲眼见过巴黎圣母院,却可能早已读过《巴黎圣母院》,从小说里,我们也能大概的知道这座宏伟建筑的基本格局。这次被大火吞噬倒塌的钟楼应该就是可怜的卡西莫多的栖身之地。

卡西莫多被收养于复活节后,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于复活节前,命运啊,总是有太多的巧合。

巴黎圣母院的历史意义几乎是不可被替代的,虽然我们不是法国人,但那些与她有关的英雄故事,却也时常津津乐道:
女英雄贞德,正是巴黎圣母院教会主持的平反并立像纪念。
横扫欧洲的拿破仑是在巴黎圣母院加冕的。
戴高乐将军的葬礼也是在巴黎圣母院举行的。


(巴黎圣母院被烧之前的夜景)

巴黎圣母院是一座以耶稣的母亲玛利亚命名的天主教堂,可能新教基督徒会不以为然。但是我们应当理解,玛利亚对于天主教徒而言同样是不可替代的。我们常常列举约翰福音2章4节耶稣说:“母亲,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以此认为耶稣并不是很看重玛利亚。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误会。我们可以参考天主教思高本圣经,也可以看新汉语译本,这里的原文是这么说的:“妇人,这与你我有什么关系呢?”可谓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耶稣对母亲玛利亚的尊重与爱实在是我们所有为人子女的楷模。

如今的天主教在欧美深陷各种舆论风波之中。今天的天主教,并不比雨果笔下的《巴黎圣母院》来的更光明,是不是更黑暗也未可知。

小说里卡西莫多以自我牺牲的悲情方式,暂时结束了教堂里的阴暗丑恶。现实中,个人之力,可能无法撼动什么。常常看到,有时候教会俨然已经成了一台庞大的机器,发出笨重而沉闷的呻吟。

现实中的这场大火,究竟是什么原因引发的,我们还不确定。网上已经有了很多版本的传言,例如是其他宗教的极端分子故意放火的。虽然官方已经给出了只是意外着火的解释。割裂的人类社会,猜疑是无法避免的。

巴黎圣母院是欧洲早期哥特式建筑和雕刻艺术的代表,她是巴黎第一座哥特式建筑。哥特式,原是从哥特民族中演化过来的,指的是北方野蛮民族,含有贬义。但后来逐渐失去了它的褒贬性,变成了一种文化的代名词。哥特式教堂的平面形状好像一个拉丁十字。教堂的顶部采用一排连续的尖拱,显得细瘦而空透。教堂的正面往往放一对钟塔。哥特式教堂的造型既空灵轻巧,又兼具变化与统一、节奏与韵律,具有很强的美感。

巴黎圣母院之所以闻名于世,也是因为她是欧洲建筑史上一个划时代的标志。在她之前,教堂建筑大多数笨重粗俗,使人感到压抑。巴黎圣母院冲破了旧的束缚,创造一种全新的轻巧的骨架结构,这种结构使拱顶变轻,空间升高,光线充足。绝对堪称人类智慧的结晶。

但是悲剧已经发生了,即便再多的不舍,我们能做的也只有反思过往,努力前行。


(大火后教堂漆黑的内部)

法国总统已经发表声明,法国必将重建巴黎圣母院,同时他也呼吁全世界来支持他们的重建工程。我想重建过程不会太漫长,我们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重见这座世界瑰宝的崭新面貌,她将继承老教堂的所有荣耀,继续屹立于世界。

虽然很多人感慨,重建后的巴黎圣母院,再也不是巴黎圣母院了。

但是,上帝允许这个灾难的发生,并且就发生在复活节前夕,我们理当反思是否旧事已过,都要变成新的了,因为耶和华上帝曾亲口说:“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在这地方我必赐平安。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

教会在欧洲世界已经太长时间了,好像变成了一个佝偻的老人,潺潺弱弱的形象。我们总是看到关于欧洲教会衰落的各种报道,虽然我们没有身处欧洲,但所谓无风不起浪。一直以来作为基督教中心的欧洲,确实需要一次革新,一次重生,在一次给这个古老的信仰,注入新的活力。继续不断的对世界文明产生影响。

修修补补的工作不能说没有意义。但是大火无情,人有情。巴黎圣母院的大火,是一场灾难,也是一个契机。没有死亡,怎么会有复活,没有毁灭,何来重生?

原本,基督教想要的只是修补过往,大火却给我们无情的耳光。不与过往的荣耀切断,将永远无法成长。不从过往的罪恶挣脱,将永远无法复兴。一个崭新的世界,需要一个崭新的基督教,无论是从心灵层面,还是器物层面。

人们以为卡西莫多凄惨的死去了,但他却真正的活了,没有爱,毋宁死。
人们以为耶稣被钉十字架,羞辱死去,但他却是为了世人舍命牺牲,并在三天之后,荣耀复活,持续影响人类文明。
今天,我们以为巴黎圣母院无情的被烧毁了,但你愿意相信吗?很快,在上帝的注视之下,在人类共同的努力中,她将再次屹立。在如今的欧洲大环境之下,这其中又会发生多少爱的故事,让我们拭目以待。

割裂的欧洲,需要一个契机,人们能不能把握这次大火,使灾难变为祝福,泪水变为欢笑,哀伤变为喜乐,让我们一起祷告吧!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丨基督徒应当如何面对当今社会的"少子化"现象?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