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现象与思考丨一90后青年团契牧者:年轻传道人的出路在哪里?

特约撰稿人 小斌 来源:基督时报2019年06月18日 18:30

又到了父亲节,每年这个时候,就有一丝淡淡的忧伤。

父亲虽然也算是基督徒,但是对教会一点好感也没有。教会里那些阿谀奉承,尔虞我诈,他都看得透透的,碍于母亲在教会侍奉,他不说而已。所以极力的反对我做传道人。但我当时年轻气盛,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在上帝面前立下的志愿,一生不再回头。

今年本来给父亲接了一个装修的活,他也挺开心的,原本想着,这就算是父亲节礼物了。然而事与愿违,准备装修的姐妹,最终选择了她在装饰公司上班的朋友去做。

父亲约了几个手艺人朋友喝酒,请他们一起来做这个项目。我一通电话过去,说不用做了,他说好,就撩了电话。
我知道,这一次,更加深了我在父亲心中无用传道人的形象。
我很努力的回忆,似乎也没有做过多少让他高兴得事。
这个父亲节,我们又只能让它悄悄地过去了。
看看自己支付宝的余额,打开淘宝,给父亲买了一箱海之蓝,不开心的时候,用点酒,可能会好受一点。

有一次,我们在一个传道人群里谈待遇问题,大家七嘴八舌的,普遍是抱怨太少了。一位老哥说,传道人抱怨薪水低太可耻了。私以为,传道人哭穷,是传道人的耻辱;传道人受穷,是教会的耻辱。

但这是个无解的难题。我们无法让传道人和教会同步,受伤的总是年轻的传道人。教会善待传道人,传道人自然就不哭穷了,这样,大家都不可耻了。但教会从来不会觉得自己亏待了传道人。这种情况下,不想可耻,就只能传道人受穷却不哭穷。传道人不哭穷,教会顺理成章的认为是因为自己善待了传道人。一片欣欣向荣,和和气气之下,是无数年轻传道人的私下抱怨,是无力养家的被动羞辱。甚至我们经常看到传道人要被父母断绝关系的家庭惨剧,这类见证在网上颇受欢迎,不知是喜是悲。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现状,年轻传道人的出路又在哪里?

七年了,我越发看不到出路。根本也就没有出路,要么一条道走到黑,舍小家为大家。要么改行随便做点什么,就是扫大街,很多城市,收入也高过传道人。如果只是看收入,那绝对不能做传道人。

“哥,有个不情之请,现在上神学,虽然教会报了学费,给了一点生活费,但是远不及家庭的开支,扛了两年,现在孩子也上学了,实在是吃力。请帮忙代祷,让我能在学习过程中脱离物质困难的搅扰。”

这是昨天一位读神学的小学弟发给我的。我猜他也是苦到无人诉说了吧。

年轻人,哭穷真的是一件挺丢人的事,我们说不出口。可是爱哭的孩子才有奶喝,你不说,永远没有人知道。伤害的就是自己最亲的人。我就劝他不要为难,自己的需要,勇敢的向教会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结果令我大跌眼镜,原来他已经找教会负责人说过了,表达了自己的难处,得到的回复是,“你回去好好祷告,求神帮助你。”满分答案,优秀。

小学弟写的一手好字,大学期间就是校书法协会的会长。我就鼓励他整点副业,卖卖字画。然后就更是哭笑不得,原来很多基督徒都说他字写的好,求过他的字,然后,没有人给过他一毛钱。他也不敢提钱,说提钱可能会被赶出教会,也不知道啥情况。

所以传道人还能有什么出路,自己的苦自己受。

有一位好朋友,大学毕业后去浙江侍奉。教会给他两千元每月(我嫌少就没去)。因为他年轻嘛。两千元真的是不够,他就利用空余的时间,去饭店兼职,这样每月可以多一千元生活。教会长辈知道这个事之后,随手就给他的工资减了一千元,理由是,你既然有时间在外面挣一千元,说明你不需要教会的一千元。这个逻辑非常感人了。其实我特别理解那些长辈,我们90后普通小青年,在他们心目中,只值这么多,还有很多义工都不要钱嘞。

可谁也不是圣人,靠一口仙气活着。也不是耶稣,可以四十天不吃东西。后来这弟兄就离开了。年轻人谈个恋爱啥的,都挺费钱的。

他算是看明白了,做传道人没有出路,就先撤了。最近看他朋友圈,又去读神学了,他确实明白了里面的道道,自己水平上去了,教会也会相应的提高待遇,这很现实。

小时候,常常听大人说,做老师最轻松了,每天上两个小时的课就没事了。现在长大了,知道账不是这么算的,做老师不能说有多累,但绝对算不上什么轻松的工作,不敢说呕心沥血,总也得兢兢业业才行。

如今自己做了传道人,也遇到了这样令人伤心的问题。端午节回老家,去一个小教堂聚会。会后,一个大叔,算起来是远房表舅,好奇的问我说,你们每个星期,就星期天上午讲个道,平时都干嘛,做什么工作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但是又好气,又好笑,又想哭。就斗气的回了他一句,平时啥也不干,就顾着玩了,到了星期天,拿起圣经就开讲,做传道人就是这么舒服的。原来别人心目中,传道人是这么闲的。

母亲就指责我,你怎么能这么讲呢,别人会当真的。那我怎么说,拉着他的手,坐下来,娓娓道来,每天要读经查考,一三五探访,二四六查经,晚上祷告会,中午要聚餐。别人不体谅,说了干啥呢,好像在乞求他的理解。

侍奉之辛苦,不为外人道。

其实造成今天这种局面也怨不得谁,路是自己选的,也没谁逼你,都怪太年轻了。

可能很多同道中人都和我一样,起初信心满满,决心效法保罗,不拿教会一针一线,自己制作帐篷,养活自己。

如果是游方传道人,还可行,真的只要有空讲个道就可以了,其他时间都是自由的。但是一旦委身一个教会,这种自由就失去了。各种繁杂的事务,足以将一个年轻的灵魂消磨殆尽。

我自己的孩子转眼间就会跑了,用不了多久就要上学了,家庭开支蹭蹭蹭的就上去了。靠这城市最低工资标准的薪水,显然无法继续维持表面的岁月静好。

传道人的出路在哪里,这几天,我不停的问自己,也没想出来。

效法保罗是不行了,编织帐篷,我也不会。想来想去,可能效法耶稣是唯一的出路,对,就做一个木匠吧。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钩沉| 少为众人知的河北大名基督新教历史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