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张文宏谈新冠病毒:脾气搞清楚了,就不会觉得Ta是 “非常妖”

作者: 耶雅亿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20年03月10日 08:35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雅亿在医学界发现了一位情感大师。本文资料来自于《中国新闻周刊》,如有侵权,请后台联系删除。

张文宏最近谈新冠病毒说:“脾气搞清楚了就不会觉得它是非常妖。”

这话,一语道破百分之九十,中国老百姓的感情苦恼啊!男人觉得女人妖,女人觉得婆婆妖,年轻人觉得上司脾气妖,大家觉得病毒妖……张文宏一语道破:脾气搞清楚了就不会觉得它是非常妖。

1. 原文出处:2月28日,上海华山医院,中新社、《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的专访

问:很多人说这次的新冠病毒“比较妖”,关于潜伏期长短、传播力大小、传播途径的确认等有很多说法,还存在潜伏期能传播、愈后复阳等现象,到目前为止,三个多月了解一种新的传染病是不是时间太短?

张文宏:很多人现在都喜欢用“非常妖”这个词来描述新冠病毒。你们很长一段时间希望能够采访我,我其实一直躲在一个地方,就是上海的治疗救治点。

我躲在那里干什么呢?就是看上海的300多个病人,每天都要查房。今天这里采访结束以后,我马上得赶过去。我们一直在看这个病,一直在摸索新冠病毒的脾气,脾气搞清楚了以后,你就不会觉得它是非常妖的一个病毒。事实上它就是冠状病毒家族的一个病毒,只不过脾气跟别的冠状病毒略有不同。

我们预测到了开始,却没有预测到结果。一开始以为中国控制住,世界会没事,现在发现中国控制住了,世界出事了。

现在全世界第一次出现全球新增的病例超过中国新增的病例,所以这就告诉我们,在全球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我们也非常担心,现在中国控制了,世界出现了蔓延,这是非常令人忧虑的一件事情。开始以为2到4个月控制住,这个事情就结束了,世界会因此变得美好,但现在看起来情况不是这样,后面留给中国和世界许多问题,都需要回答,还有很多工作是非常艰苦的。

2. 回归情感。张文宏洞悉人心,他搞懂了很多的病毒规律,也搞懂广大观众的痛点与痒点

张文宏天生网红体质。一开口就吸引人。

他谈论的明明是医学领域啊,但是人们却从他的话语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们可能没生过大病,但我们每个人都会被身边的“非常妖”搞得痛苦不堪。

啥是“非常妖”?妖人妖事妖货,让你受欺负又叫不出痛来的人事物。

我举个例子,他说过三个金句:

第一句:我也是一直被人欺负的。(作为一个外地乡下人到上海体制内来打拼,白手起家,他应该受了不少欺负吧?)
第二句:你被人欺负惯了,你就知道欺负人的嘴脸是怎样的,你就要善待比你年纪小的、权力没你大的人。
第三句:不读书,就是人家怎么欺负你,你怎么欺负回去。但如果你书读多了,你会选择不再跟这些人有关系。

2月5日,他对新闻媒体说了以下这段话:从年底到现在的一线医生,对疫情的风险性、传播性、致病性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他们就把自己这样暴露在这个疾病面前。他们都是了不起的医生,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在2月22日的采访中,他重提不能欺负人,他说:“我们在社会上,大家经常的一种感觉就是老是被人欺负。我也是一路被人欺负过来的,理解什么叫被人欺负。

张文宏告诉我们面对“非常妖”的时候,该怎么办?不停往高处走,读书长知识,修心养性情,苦练长本事,这是首要的。等你本事大了,有出息了,欺负人的人差你太远,你就可以不睬它,这感觉真是爽。

聪明人,一定可以触类旁通——情感世界绝大多数的痛苦,本质都是在吃哑巴亏。被甩了、被骗了、被抛弃了,被公婆歧视了,你又不能满大街去说。

我们的痛苦,本质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被丈夫、婆婆、孩子欺负,本质都是我们不够强大。就像抵抗力不行的时候,病毒就会狠狠欺负你一样。张文宏告诉你:不读书,就是人家怎么欺负你,你怎么欺负回去。但如果你书读多了,你会选择不再跟这些人有关系。

雅亿不是说当你有本事的时候,你就可以离婚(不孝顺公婆)。雅亿的意思是说,当你自己书读多了,心胸开阔又颇具资源的时候,你可以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地去对待生活中的“非常妖”。第一,聪慧的你已经知道对方作妖的规律与节奏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第二,你有能力与资源去避开对方作妖,就像戴口罩与隔离一样。

3  作妖者,最怕“界限”。界限感强的人,掌握主动权,学习去欣赏跟你不一样的优秀者,可以专一而认真,但要永远保持一种“我可以不跟你玩了”的能力

前两天,张文宏的另一个采访视频又走红了。采访中他的手机响起来,是他母亲的来电。

“妈妈给您打电话 您接一下吧”

然后张医生收好手机 “怼”镜头:“采访的时候 你们就想探讨别人的隐私”

对此 张文宏医生言简意赅地表示:偏不接!

记者一个劲儿催他接听。也许他把电话一接说上几句漂亮话,妥妥让媒体赚足流量也妥妥满屏正能量。他偏偏不配合,“你们这些人就爱探讨别人的隐私,偏不接,偏不接。”

无奈的记者继续走自己的剧本:“那,你想你母亲吗?”

张文宏憋不住乐了,出口就是惊人之语:“对我们这样一个理性的医生,你们是这么感性,感性得让人受不了。我就想问问你,哪个正常人他不想念自己的母亲。”

幸亏我不是记者,否则不知去哪儿找一个地洞钻。

这是他的一个特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脾气搞清楚了,就不会跟着记者的思路走。按理说,采访医生您为什么从事某某领域研究时,期待得到的答案都是:“因为我热爱啊,因为百姓需要啊”之类。

同样的问题,张文宏三言两语表达出自己的界限:“对我个人你不要采访,我觉得没什么意思。我就一个乡下人跑到上海,读完书留下来工作而已,你讲到感染科我给你多讲一点。”

太朴实了,但是太出戏了。

张文宏在演示给我们什么叫界限:我的私人领域,不管是我妈妈打电话还是我为什么选择自己的专业,我都不给你谈,也不按你的剧本走。我只跟你谈感染科,谈病毒,请你尊重我。

作为情感写作者,雅亿不得不说,张文宏,I服了U,你的所作所为、所有的思维模式就是“中国家庭式浆糊思维”的克星啊!你让常识和人性回归得如此个性鲜明,你让有意和无意的骗子无处遁形,你逼着新闻人和其他专业人士回归专业性,你逼着媚上欺下者回归人性。

举更令人叫绝的一个例子。最近很多人在贬损其他国家的防疫不如我们做得好。张文宏却对新加坡大加赞赏,言语间,既有中国人的自信力,又有对优秀者发自内心的欣赏。原文如下:

问:您还提到一个“佛系管控”概念,我们应该如何在“强势管控”和“佛系管控”间寻找平衡?

张文宏:很多人认为新加坡是佛系管控,什么叫佛系管控?新加坡现在是橙色等级,其实它并没有叫每个人都戴口罩,也没有限制社区的活动,而且还告诉你,我现在就是这么防控,防的住就防,防不住我们就把它当流感来处理,重的病人我给你治疗,轻的病人你就居家隔离。大家看新加坡,感觉不是很积极,事实上新加坡可积极了,你如果从武功上面来讲,上海现在的防控体系很好,我们是属于什么派门的,我们属于少林派,非常干净有力,社区防护强大无比。新加坡属于武当派的,你表面上看不出来,而且是非常佛系,但它内部是非常厉害的。

仔细去琢磨上面这段话,我觉得里面有很多做人的道理、独立思考、处理感情问题的秘诀——首先,我们接纳自己,肯定自己,要有自信力。其次,我们用欣赏的眼光去看待同行、同类。再次,当别人与我们不一样的时候,我们要理性地去分析结果、取长补短。

雅亿经常遇到抓狂的媳妇吐槽,我都问:“你婆婆有哪3个跟你完全不同的地方?”,媳妇可以谈三天三夜。再问:“你婆婆有哪3个比你优秀的地方?”,媳妇愤怒取关。

同样的问题,如果是第三方分别去问原配夫人与小三。通常情况是大多数的小三,早已理智地进行过分析、归纳、总结,知己知彼;而某些原配夫人却愤怒取关。

当然,雅亿的对比,有不恰当之处。但是我真是欣赏一位优秀医生的辩证思维。这个思维,往往是在感情中受伤的人最缺乏的。

别人作妖,为什么我们搞不定?或许用情太深,胡子眉毛一把抓;或许思维走了极端系,觉得天下男人(女人、某国人)没好东西;或许悲观过度,以受害者自居……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说的就是这个。

智慧的人会怎么做?会先去揣摩智者们怎么思考、怎么立界限、怎么处理问题。Ta一定会找到平衡点——不管是两性关系、婆媳关系、还是职场关系,有界限的人,才能掌握主动权。Ta永远对真、善、美充满期待,欣赏跟自己不一样的优秀者,也可以容纳不同的三观。Ta可以很忠诚、很痴情,但保持着一种“我可以不跟你玩了”的能力。

我建议大家看一看原视频与文章原文。不要当一篇医学科普的采访去看,而是当成给痴男怨女的情感指南书去看。张文宏传递的不仅是病毒研究,更是一种性感的思维方式与独立人格的魅力。他不红,说不过去啊,窃以为他做哪一个行业都会红。

雅亿的后台经常有体制内读者的吐槽。资历老的同事与某领导如何作妖,欺负老实人。如果,职场年轻人可以像张文宏这样去思考、去立界限、去发展自我、用专业知识去赚取一份体面的尊严与权威,那些欺负你的“非常妖”,又会再猖狂几年呢?

再扯回咱们信仰的层面。病毒跟原罪,很类似。都是无形无状,趁虚而入,而且人传人、害死人。“非常妖”,会让我想到整天令我们痛苦无处诉说的那些人、事、物,《马太福音》里,主耶稣统称为“你们的仇敌”。

怎么办?

熬着,附上代价,先把对方的脾气给搞清楚了。然后,你就不会完全按着Ta的套路与节奏走。你可以守住自己的底线,含怒不到日落,心存恩慈与良善,感觉苦毒的根生在心底的时候就用“为仇敌祝福”一一拔出来。

实在做不到,可以求助。不要讳疾忌医,灵命就会健康。

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以吞吃的人。但是《圣经》就像是一个诲人不倦的老师,用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历史、诗歌等各种题材的课文,跟你讲魔鬼的套路、诡计、脾气、作妖的规律,帮助你搞清楚他的阴谋诡计,自己就可以远离试探与诱惑。不是吗?

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诡计。任何人事物,脾气搞清楚了,就不会觉得Ta是非常妖。反而可以靠着真理剖析出这复杂的综合体中,哪部分是我要接纳并欣赏的,哪部分是我要为其祷告改变的,哪部分是我要恒久忍耐的。靠着恩典,一次次地回归十字架的救恩与大能,我也不觉得生命中的“非常妖”能耐我何?大不了,就当做十字架背起来,有一天,可以成为生命璀璨的冠冕也说不准呢。

最后送大家我最喜欢的祷告文:

上帝,请赐予我平静,
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
给予我勇气,
去改变我能改变的。
赐予我智慧,
分辨这两者的区别。
——《尼布尔的祈祷文》


原文刊载于“耶雅亿的后花园”微信公众号,本平台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国际和平日 重温潍坊乐道院国际主义精神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