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微信

一个被困苏丹的传教士是怎样带人归主的

作者: 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0年06月15日 04:18 |
播放

捷克传教士彼得·雅塞克(Petr Jasek)承认,有段时间他怀疑过自己能否挺过在苏丹伊斯兰政权下2015年12月至2017年2月这长达一年之久的刑期。

在与六个伊斯兰国成员关在一起的牢房里度过数月之久的时间后,雅塞克的体重因为遭到一遍又一遍的殴打和折磨而下降超过55磅(约24.9公斤)。他被转移到一个单独囚室后不久又被扔进一个人满为患、没有厕所的牢房。至于食物,他只能吃到毫无味道且长霉的面包。

在最初的五个月中,雅塞克因为主要是与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待在一起而根本无法接触到圣经。在最近一次采访中,他向《基督邮报》表示,他进行祷告希望能尽快获释,因为他还没有看到上帝对他不公正监狱囚禁的目的所在。

但是,当最终被允许使用圣经并被单独囚禁三个月后,无所事事的他只能阅读圣言,这时事情迎来了转机。回顾自己在监狱中的时光,雅塞克称上帝对他的终极任务就是向精神上饥肠辘辘的苏丹囚犯宣讲福音。

他解释说:“(那时)有段时间我怀疑自己能否能存活下去。一天晚上,12个厄立特里亚难民被带到我们的牢房,他们还是青少年。”

“我受到鼓励去向他们宣讲福音。于是我去到他们那里分享耶稣,他们也深受感动。最后,我看到他们的心已经准备好了时,我问他们是否愿意将自己的生命献给耶稣。那天晚上我与这12名厄立特里亚难民一起祷告,因为我们无法入睡,也没有地方可以睡。我们花了整晚都在讨论耶稣。第二天早上,他们都被转移到另一间监狱去了,我也再没能看到他们。”

雅塞克表示,与这群难民的互动对自己的囚禁期而言“是一个转折点”。

雅塞克是从事国际迫害非营利组织“殉难者之声”(Voice of the Martyrs)的一位领袖。他在《与伊斯兰国战士一同囚禁:面对邪恶的信仰》(Imprisoned with ISIS: Faith In the Face of Evil)一书中详细介绍了他的生活。

在这本新书中,他谈到了自己在共产主义统治下的捷克斯洛伐克成长经历、记录了苏丹政府如何对教会进行迫害的四天旅程、以及让他一个月经历五座不同监狱的旅途。

雅塞克称:“在你想到我原计划打算只走四天,但主却将这四天变为445天这一事实时,正好是与《以赛亚书》55章相吻合。我认为就像八节至十节那样说的,‘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

“当我们可以信靠主,并且他可以根据他的目的而使用我们的时候,这是件奇妙的事情,我知道主耶稣正在预备他的追随者,让他们受到迫害,他也不保证会把我们从迫害中解救出来。”

“与伊斯兰国战士一同囚禁”

2015年12月,在拍摄对基督徒社区的迫害,尤其是教会财产被当局没收或摧毁后,雅塞克在准备飞回家的机场被捕。

雅塞克称自己遭到了秘密警察的逮捕,随身所有物品被拿走,包括照相机和手机。在当地警察总部接受审讯24小时,之后又被当局安置在将要经历的五个监狱中的第一个。最终,雅塞克经历了被关押的14个月的苦难岁月。

秘密警察对他审问了四个月,然后带他到法官面前审理他的罪行,其中两项指控是可以判处死刑的间谍罪和试图颠覆政权罪。最终,经过几个月的审理后,雅塞克被判处无期徒刑。

雅塞克称在第一间监狱里,他被迫与六名伊斯兰国成员共处一间牢房。当时,伊斯兰国以其暴力和在伊拉克及叙利亚的控制领土而成为国际上的头条新闻。该组织也在非洲大陆上招募了很多武装分子。

根据雅塞克的描述,伊斯兰国的结盟武装人员都是“来自各个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医生、药剂师和科技专家”。

他称:“当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取得成功时,启发了很多年轻人。这些年轻的伊斯兰国成员都与我自己的孩子同龄。和那些人一起的时间并不容易,他们首先限制了我的行动自由,不让我在不被问到的时候说话。他们开始是以卑鄙的语言污蔑我,然后对我进行殴打和折磨。”

据雅塞克所称,其中一名被称为“人中之剑”的伊斯兰国成员还是乌萨马·本·拉登的个人保镖。还有一名武装人员曾经在利比亚海滩上对21名基督徒其中之一进行斩首,这段视频经过社交媒体的广为传播,于2015年2月震惊世界。

雅塞克称:“他就是在利比亚海滩上杀害20名科普特基督徒及一名非洲基督徒的犯人之一。他也威胁我的生命,但主保护了我,给了我力量,让我甚至可以通过回答来分享福音。”

由于没有圣经,甚至也没有可供睡觉的床垫,他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心理健康。

“主允许我在没有圣经的情况下过了五个月”

在第一所监狱里与伊斯兰国成员度过了四个月后,雅塞克被转移到另一所监狱,还获得了使用圣经的许可。

“那真是一个奇妙的时刻,我只能在有足够光线进入牢房时才能阅读圣经。我必须站在窗户前,依靠着木条上才能阅读圣经。在三周内,我完成了从《创世纪》到《启示录》的阅读。我不停地一遍又一遍的阅读。我对主为何让我打开圣经感到很惊奇,以致于我秘密记录下圣经里的一些奇妙发现。”

经过三个月的单独囚禁,雅塞克被转移至可容纳10000名囚犯的监狱里。在那里,他与其他100名囚犯被关在一个牢房里。

“对此我感到震惊,但这座监狱在某种意义上是独一的。监狱里有很多清真寺供穆斯林犯人使用。但对于非穆斯林犯人,监狱当局将这些囚室变成了一件小庙宇。”

“当他们邀请我们去到这间小庙宇的第一天时,我感觉很惊讶。在六个月的时间里,我可以以一周一次,甚至还一周两次的频率,以一种奇妙的方式向这些回应福音的无望及绝望之人宣讲福音。”

在监狱中的这间临时教会里,雅塞克与另外两名苏丹籍牧师向人们布道。

在待在这里的六个月中,他与其他人向神学立场各异的犯人们传教,其中一些人是穆斯林,还有一些人是基督徒或泛灵论者。

雅塞克称:“在与其他六位苏丹牧师轮流布道的六个月中,临时教会的参与人数出现上升,当我们在2016年迎来圣诞节时,我可以坦白点说,基督徒的人数从20人增加到200人,足足增加了10倍之多。”

雅塞克表示,在这间临时教会度过的六个月是他牢狱生活中最好的六个月,他也增重了20磅。由于可以“真奔教会”,在那里“与人会面并分享福音”,他在每日早晨都能感受到“喜悦”。

他称:“如果你考虑一下,主允许我在没有圣经的情况下过了五个月。头两个月,我的信心受到考验,祷告生活加深了。然后我在三个月单独囚禁中拿到了圣经,而且我在那时无需做任何其他事情,只需阅读圣经。”

“这就是主的目的,让我为即将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那就是六个月奇妙的监狱事工。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前书》2:9)说过的就是这句,‘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绑’。”

在一生中,雅塞克还从未见过有如此之多的人通过自己的布道而来到基督的面前。

他称:“当我们布道时,我们会时不时鼓励人们在被福音感动、愿意将自己的生命献给基督之时站出来。好处是我们不像从一个城镇移动到另一个城镇的传教士那样,当人们决定跟随基督时,他自己却消失不见了。”

“与这些人在一起时,你可以看到他们的生命如何通过福音而改变。当他们把生命献给基督时,他们就被耶稣的宝血洗干净了。”

在经过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之后,时任苏丹总统的奥马尔·巴希尔(Omar Al-Bashir)赦免了雅塞克,于2017年2月将其释放。

迫害并不陌生

在共产主义时代的捷克斯洛伐克成长起来的雅塞克其实对宗教迫害并不陌生。

雅塞克成长于一个地下教会家庭之中,其父母领导教会为年轻人提供门徒训练。在二年级的时候,他收到人生中的第一本圣经,还是由一位荷兰人偷运进来的。

在就读高中的时候,他的父母就被秘密警察逮捕。

父亲出狱后,将理查德·乌尔姆布兰德(Richard Wurmbrand)的著作《在属上帝的地下中》(In God’s Underground)交给了他。这本书是雅塞克所读过的第二重要的书籍,仅次于圣经,因为这让他有了不惧怕迫害的勇气。

雅塞克称:“理查德在监狱中经历了殴打、折磨、洗脑,还被单独监禁了三年,仍就经历了主的同在。我作为一名年轻信徒,坚信不害怕受到迫害。”

天鹅绒革命导致一党专政的捷克斯洛伐克共产主义政权于1989年垮台。在与其他基督徒“被释放后”,他觉得希望能帮助到世界上其他受迫害的教会是“很自然的”。

1992年,雅塞克与人共同创建了殉难者之声的捷克分部。通过与该组织的合作,他有幸见到并帮助因为信仰基督而失去亲人、房屋、车辆甚至身体部位的人们。他认为这些人是信仰的“英雄”。

他表示:“我了解到他们认为迫害是主的一种特权。他们就是这么理解的。保罗在《腓立比书》1:29中说过,‘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他受苦’。在《使徒行传》5:41中,当门徒们被犹太当局殴打时,他们认为自己是值得为基督蒙羞的。这都是我从他们那里学到的东西。”


以上翻译自《基督邮报》英文版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