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迈克尔·法拉第:一位出身贫寒无闻的杰出基督徒科学家的信仰经验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3月16日 09:50
图源:The Faraday Institute
图源:The Faraday Institute

或许是19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迈克尔·法拉第(Michael Faraday)的不寻常一生读起来就像是查尔斯·狄更斯(Charles Dickens)的诸多小说之一。

1791年,法拉第出生于如今英国伦敦南华克(Southwark)一个贫困家庭。他的父亲是位铁匠,法拉第的教育程度仅为基本。当时,这个家庭受到了他们所属教会的支持。终其一生,法拉第不仅与教会保持联系,而且还给出与基督存在个人关系的明确证明。

11岁时,贫穷迫使法拉第进入工作。他开始为法国书本装订商乔治·雷伯(George Riebau)跑腿,而后者认识到法拉第的潜能,于是收他为学徒。法拉第开始学习阅读,雷伯则明智地向他引导有用书籍。不久,法拉第对科学着了迷。这位装订商鼓励法拉第,给空间让他做自己的实验,并最终促使他能够旁听当时享誉世界的化学家汉弗里·戴维(Humphry Davy)的演讲。

受到戴维演讲的启发,法拉第给这位化学家写信,并且很快就成为后者在专门研究应用科学研究的皇家学院中的助手。戴维发现这位年轻人可堪大用,于是带他进行了为期18个月的欧洲之旅,拜访了当时很多伟大的科学家。

回到英国后,法拉第还是继续帮助戴维,但也越来越多地开始做自己的化学实验以及之后的物理实验。法拉第证明了自己是一位出色的实验科学家,富有想象力,有条不紊,以及为自己遇到的每一项科学主张进行测试。他也是个勤奋的工作者,迅速地发表着自己的发言,并在自己漫长的职业生涯中撰写了近500篇论文。

一步步地,法拉第升到了国际科学界的最高水平。他成为了英国皇家研究所(Royal Institution)的主任,被授予牛津大学博士学位,以及赫赫有名英国皇家学会(Royal Society)的院士。实际上,法拉第曾经两度受邀成为皇家学会的会长,但都被他以想继续实验室工作而婉拒。

尽管赢得荣誉,但法拉第保持谦虚、领取微薄薪水度日、情愿成为“普通的法拉第先生”也要拒绝受封为骑士。但是,他也接受了当时英国君主给与的汉普敦宫(Hampton Court)一间住房以及少量养老金。

法拉第工作起来很努力(很可能是过于努力,因为他的健康最后变得很糟糕),但他受益于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法拉第在1821年与莎拉·巴纳德(Sarah Barnard)结婚,后者与他建立了长期又幸福的伙伴关系(两人无子嗣)。第二件事是他深深的基督教承诺和教会参与:法拉第不仅是个信实的教会成员、长老和讲道士,还经常参与探访穷人病人。

我们越是认为常规对与他作对,法拉第的成就就越发地耀眼。某种意义而言,法拉第是社会中的局外人:他出身低微,几乎没有受过正规教育。但是,他之所以被众人接纳,不仅是因为他作为科学家的才华,还因为为他赢得朋友的温柔谦虚方式。

1840年代早期,法拉第的健康状况开始恶化。于是,有人建议他将来与王公贵族和像艾萨克·牛顿那样的科学家们一同下葬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但法拉第拒绝了。1867年,法拉第去世于汉普敦宫的家中。

在其成就多多的职业生涯中,法拉第研究领域非常广泛。他被尊称为“电学界的守护圣人”,当今世界大部分事物所仰赖的原理是他首次发现的:发电机、变压器、电动机、电解等等,但法拉第的专业知识要广泛得多。他发明了我们在制冷技术中使用的工艺,认识到醚具有麻醉的潜力,还发现了重要化学物质苯,当然,这个名单上还有很多。

从绝对的无名之辈到非常重要的有名人,法拉第的人生晋升之路毫无疑问是振奋人心的。我特别对三件事情有感动。

法拉第致力于追求真理。在法拉第的思想中,存在着他将自然界视作由上帝创造管理的某物的特别基督教强调理念,上帝已经制定出了让人类可以并应该遵循的规则。受到自然万物最终都是联系着的异像的启发,法拉第展望了未来,展望了由爱因斯坦发展出来的理论,以至于爱后者曾经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放有法拉第的肖像以示有他的启发。

法拉第致力于分享真理。众所周知,科学家们的沟通能力很差,但法拉第毫无疑问地记得自己的经历。不同于其他人,他总是渴望公开正在进行的事情。他本人也是位很好的沟通者,充满着热情。他安排了一些公共演说,其中有部分是针对儿童的,以及一个一直延续到今天的英国皇家学院圣诞节演说传统。

法拉第致力于服侍真理。在他所相信的事情与正在进行的事情之间,不存在鸿沟。作为英国的“首席科学家”,法拉第服务于社会:调查地雷爆炸,研发更好的灯塔灯,防止船只腐蚀和提出有关工业和水污染问题。法拉第不仅做的很好,也抵制邪恶,拒绝研制用于克里米亚战争的化学武器。

迈克尔·法拉第的一生充满了高不可攀的成就。他所成就的一切是反常规,其保持着基督徒见证令人惊奇。而从他身上发现启迪,你大可不必成为爱因斯坦。


原作者J·约翰(Canon J.John),为菲罗信托(Philo Trust)负责人。可参看其网站www.canonjjohn.com,或关注他的Facebook、Instagram或推特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观察与思考丨后疫情时代教会的未来之路:改革与更新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