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埃及基督徒所受压迫:肇事者毫无惩罚,毫无悔意

作者: 译者: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4月21日 07:35
图源:Unsplash/Sophia Valkova
图源:Unsplash/Sophia Valkova

作为一名70岁的埃及科普特女性基督徒,索阿德(Souad)希望自己能忘记一伙穆斯林男子闯入她位于埃及阿卡兰村(El-Karam)的家那一刻。他们把她拖拽出房屋,还把她扒光。她的耳边都是一大群围观群众的喧闹声和笑声。她遭到了嘲弄和殴打,她的丈夫也是。

那发生在2016年。最近,索阿德得知袭击者们被无罪开释。

阿卡兰村是一个有着40000人的村庄,有5%为科普特基督徒。有流言说索阿德的儿子阿什拉夫(Ashraf)与一已婚穆斯林女性有染,但阿什拉夫和当事女性纳格瓦(Nagwa)双双否认指控。阿什拉夫相信流言就是自己一度的生意伙伴纳格瓦之夫散布出来的,而且现在两人已经散伙。甚至还收到了死亡威胁的阿什拉夫报告到警方,但是当局什么行动都没有,于是他最终带着妻儿离开了村子。他的父母亲还留在村子里。

某夜,一伙持有武器的当地穆斯林闯入了包括阿什拉夫的房子在内的几间基督徒民房。在经过一番掳掠之后,他们纵火焚烧房屋。阿什拉夫的母亲被纳格瓦的丈夫、父亲及兄弟拖到屋外并扒光,她本人后来也证实了这一情况。

毫无悔意的和解

在埃及,针对基督徒的暴力暴民袭击大多发生在穆斯林和基督徒的混合社区中,而且基督徒在这些社区中通常有着较少的人口。极端穆斯林,有时是当地伊玛目,宣传回避基督徒,于是为攻击行为创造了沃土。大批指责亵渎神灵的流言,新教会开张甚至是琐事上的小冲突都有可能造成对当地基督徒发起有组织性的袭击。

通常,袭击事件之后会有所谓的旨在解决冲突的“和解会议”。基督徒经常别无他选,只能参加。其次,基督徒受到威胁和恐吓:接受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条件,翻供或向当局撤诉。这些做法造成了有罪不罚的氛围,使得对基督徒犯下罪行的穆斯林免于指控或压根没受到起诉。

在经过一次这样的和解会议后,在索阿德被羞辱殴打之夜有房屋被烧毁的阿卡兰村科普特基督徒对之前说穆斯林是肇事者的供词进行了翻供。现在他们说由于月黑风高而认错了肇事者的身份。这就大大矮化了索阿德的案子:与其他穆斯林一样,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的三位袭击她的人已经于去年12月无罪释放,

索阿德的儿子阿亚德·丹尼尔·阿提亚(Ayad Daniel Attia)对当地专家说:“这就是严重不公。在与我母亲的袭击者和解之前,我们曾多次受到压力。我们拒绝如他们所愿,希望通过法律寻求正义。而法律并没有还我们以正义,也没有保护我们的权利。”

敌视氛围

几个世纪来,埃及基督徒不得不为自己的权利而战。今天,他们占到埃及1.03亿人口的15%。他们几乎就不是这片土地上的新来者。科普特正教会将使徒马可称为埃及基督教的创始人。

在阿拉伯军队于公元639年至646年入侵埃及后,教会开始经历伊斯兰教之下的严重迫害时期,为着生存而挣扎。科普特基督徒的数量减少,至10世纪时仅占到埃及人口的一半。

今天,埃及针对基督徒的迫害以不同的方式进行。社会普遍视基督徒为二等公民,这种观点助长了歧视,还创造出一种环境。尽管国家另有声明,但政府并不愿意强化保障基督徒的基本权利,使得基督徒容易招致各种袭击和压力。

作为该国南方的上埃及地区对于基督徒而言尤其危险,那里的伊斯兰教比北部更为激进。大多数袭击事件和暴民袭击都发生在该地区。但是,埃及北部贫困农村地区的基督徒遭受着来自极端穆斯林的类似迫害程度,特别是在尼罗河三角洲的大大小小村庄城镇。

由于特别是在农村地区的敌视氛围,无论是教会领袖还是一般基督徒都不能抗议这些行为。这种环境滋生出对法律的无视,也助长了有罪不罚的文化。

“肮脏的基督徒,去死吧!”

给予伊斯兰激进分子有罪不罚的一种形式是将肇事者说成是患有精神疾病,从而免除他们的刑事指控。

去年1月,萨拉(出于安全考虑而使用了化名)在吉萨省瓦拉克地区一个繁忙的购物区行走时。突然,她感觉一个尖锐的物件刺中了她的身体。当脚开始发抖时,她听到一个男子的高叫:“肮脏的基督徒,去死吧!”这人用刀刺中了她的颈部。

她告诉当地专家:“起先我没有感觉到疼痛。我一定是很震惊。我感觉我身上流出了很多血,这才用围巾擦拭,但血量太多了。”

萨拉晕倒时,身穿伊斯兰极端主义萨拉菲派(Salafists)典型白衣服的袭击者继续威胁她。一群目击者围绕在两人周围,袭击者没有逃离的意愿,似乎对他的行为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后果充满了自信。

萨拉的颈部有着又大又深的伤口,经过医院抢救才活了过来。然而,据称有精神疾病、该被指控犯下残暴罪行的人并没有对此负责。

隐瞒之下

有罪不罚的气氛也由警方创造,他们常常为极端穆斯林作保护和掩盖。

很多基督徒在被要求放弃信仰并随后拒绝时立即遭到杀害,坊间这样的报道很多。根据敞开的门的联系,尽管大多数情况都知道嫌疑人的姓名,但警方在迅速逮捕和开始调查方面经常表现出很大的惯性。这种有罪不罚的感觉导致了进一步的不宽容和迫害。

有时候,警察自己就是肇事者。敞开的门最近接收到新报告,说有两名科普特基督徒遭到当地警方的残酷杀害。

英国及爱尔兰敞开的门的宣导主任戴维·兰德鲁(Dr David Landrum)说:“基督徒在埃及生活了近2000年。埃及是他们的家园。法律不保护他们安全地行使自己的信仰这一基本人权是完全不能接受的。他们遭受着有罪不罚的迫害是完全不可接受。除非这种不公正文化在埃及得到解决,否则我们能预料接收到更多关于迫害和暴力的报告。埃及政府需要现在就采取行动。”

敞开的门的《世界守望名单》列出了基督徒最难以忍受的50个国家,埃及位列第16位。


原作者扎拉·莎尔法尼(Zara Sarvarian)为英国及爱尔兰敞开的门工作,后者为全球性非政府网络敞开的门国际(Open Doors International)的一员。敞开的门国际为受迫害的基督徒提供支持和源力已经超过60年,工作于60多个国家。2020年,组织为受迫害基督徒提供如食品、医药、创伤护理、法律援助、安全屋和学校等实际支持筹到了4200万英镑,同时还有基督教文学、培训和资源提供精神支持。英国及爱尔兰敞开的门筹集到约1600万英镑。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第26届联合国气候大会上福音派的声音:突出教会和基督徒在关爱上帝创造中的独特作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