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美国联合卫理公会因为同性恋争论而分裂,保守派计划成立新教会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4月28日 05:08
图源:Facebook/United Methodist General Conference
图源:Facebook/United Methodist General Conference

根据《基督邮报》Michael Gryboski 的报道,当神学保守派最近公布了他们的新教派计划后,作为因为LGBT问题而陷入长期争论的美国第三大基督教教派美国联合卫理公会朝着分裂迈出了另一大步。

新教派被称之为全球卫理公会(Global Methodist Church),为17名成员组成的过渡领导理事会的产物。该理事会为联合卫理公会神学保守派团体。

3月1日,联合卫理公会保守派宣导团体卫斯理公约协会(Wesleyan Covenant Association)宣布启动全球卫理公会。他们也解释说,在联合卫理公会正式批准分离政策之前,这间教会不会正式开始运作。

卫斯理公约协会在声明中称:“联合卫理公会神学保守派并不掩饰他们组建新教会的努力。”

“2018年年尾,卫斯理公约协会成立了下一步工作小组,开始起草自己的‘教义与纪律书’,概述供给新教会考虑的基本神学直白和管理结构。”

在下一届教会立法会议(也就是所谓的总会会议)的结果出来之前,全球卫理公会的创立者和其他卫理公会成员暂时还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很大程度是由于新冠状病毒大流行,这个全球性教派不得不多次推迟其立法会议。目前,下届会议定于2022年8月29日至9月6日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举行。

在2022年总会会议的议程上面附有一项提议,即为那些不想再待在联合卫理公会的人士们提供资金及建立至少一间新的独立教派。

《基督邮报》联系到向全球卫理公会提供支持或有联系的联合卫理公会成员,以期了解拟定中的新教派如何运作、存在哪些反对声音,以及如果总会会议未能批准分离措施的话,新教派是否会中止启动。

 
图源:UM NEWS

无尽的争论

几十年来,联合卫理公会一直为是否改变教派的官方立场而争论不休,因为如《纪律书》所论述的,现有官方立场将同性恋标称为罪,禁止对非独身的同性恋者进行圣职按立,还禁止祝福同性婚姻。

意图修改《纪律书》的努力经常在总会会议上提出,后者为通常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全教会立法会议。

而每一次试图改变联合卫理公会立场的努力都失败了,这主要是因为来自非洲和美国以外其他地方的代表们有着更保守的倾向。

2019年2月,在一次专门用以解决这个问题而举行的总会会议特别会议上,代表们投票重申了传统立场,拒绝一项名为“一个教会方案”的提议,后者允许地区机构和地方会众决定自己在LGBT问题上的立场。

尽管失败重重,但进步派的联合卫理公会成员继续开展反对官方立场的活动,有的甚至还公然藐视规则,公开按立同性恋神职人员或主持同性婚姻。

如在2016年,联合卫理公会美国西部教区就一致选出凯伦·奥利维托(Karen Oliveto)为教会天空山地区(UMC Mountain Sky Area)的主教,让她成为教会中第一位出柜的同性恋主教。

虽然联合卫理公会司法理事会(教派最高法院)在2017年裁决奥利维托的当选违反了教会法,但时至今年4月,奥利维托主教依然在任。

卫斯理公约协会主席、全球卫理公会发言人基斯·博耶特(Keith Boyette)告诉《基督邮报》,联合卫理公会的领导层表现出“不愿维护其教导的样子”。

博耶特说:“特别是在美国,一些主教、神职人员和教会正在公然违抗联合卫理公会的教导。”

“后果就是教会变得无从管理,不受管束的藐视破坏了教会的完整性。”

博耶特说“这种藐视近年来只增不减”,指出“那些主张改变官方教导的人和那些藐视的人已经非常明确的表示,他们不会自行脱离教会”。

他继续说:“有着藐视和对教会领导层的不服从,他们不能被强迫脱离。那么有鉴于此,神学保守派领导人决定成立一个新的教派,它将忠于其教义和教导,结束联合卫理公会内部这一无止尽的冲突。”

宗教与民主研究所的约翰·伦佩里斯(John Lomperis)曾经作为代表参加过联合卫理公会总会会议。他告诉《基督邮报》,在谈到分裂时,他相信“秘密已经说破了”。

伦佩里斯说:“全部主要派系的领导人都承认我们需要分裂,而且分裂即将到来。主要问题是,我们是以各方都能接受的相对友好的方式进行分裂呢,还是以更为激烈更为痛苦的方式进行呢。”

“传统卫理公会领导人为了赢得前者,一直愿意作出巨大、痛苦的牺牲,但主教和其他自由派领导人是否愿意克制自己的贪欲和自私,让过渡变得更加顺利,这还有待观察。”


图源:UM NEWS

保守派少有异议

2020年1月,一群神学上见解不同的联合卫理公会领导人表示支持他们称之为的《借由分离实现和解和恩典的协议书》(Protocol of Reconciliation and Grace through Separation)

如果协议书获得通过,那么除去其他事情外,保守派卫理公会成员获拨2500万美元,用以创建暂名为“传统卫理公会教会”的新教派。

2020年3月,三个地区会议投票决定将协议书交付总会会议审议,其中有两个会议已经对该举措公开表示了支持。

博耶特告诉《基督邮报》,“全球卫理公会就是议定书中提到的那间传统卫理公会教派”,而且他“不知道是否还有任何其他的神学保守派团体或教派计划自联合卫理公会形成”。

杂志《好消息》(Good News)的副主席、总经理托马斯·兰贝里希特(Rev. Thomas Lambrecht)支持建立全球卫理公会。他告诉《基督邮报》,保守派联合卫理公会成员对此几乎无反对意见。

兰贝里希特同意博耶特的说法。他报告说自己知道“没有其他团体被组织起来作为全球卫理公会的传统派替代方案”。

兰贝里希特说:“总会有对全球卫理公会心怀不满的人,因为这对他们而言并非完美答案,但我知道没有形成替代方案的组织工作正在进行。”

“不满人员不是有名人,而是在Facebook或推特上留言抨击拟定新教会或这或那规定的普通牧师和平信徒。”

兰贝里希特说,由于总会会议和批准分离很可能推迟到2022年,关于全球卫理公会确切结构的争论可能以后出现。

兰贝里希特在之前3月份一次采访中告诉《基督邮报》:“组织结构只公开了几周,所以有些东西会在未来出现。”


图源:Unsplash

初步结构

虽未正式启动,但全球卫理公会已经有了个网站,其中包括有事工声明和他们在总会会议召开之前计划的信息。

新教派如果正式投入运作,会允许对女性进行圣职按立、致力于种族平等,同时也有预防神学自由派接管他们的领导层。

根据博耶特的说法,它包括视乎领导结构和按立程序而在他们“教义和纪律过渡书”中列出的措施。

他告诉《基督邮报》:“按立程序的结构是为了确保对教义立场的忠诚,纪律、教会内部问责结构在每个层面都是强而有力的。”

“在全球卫理公会,主教不是彼此负责,而是对全球主教委员会负责。这个委员会由因为忠于教会教义和教导而被选出担任职务的平信徒和神职人员组成。”

全球卫理公会也有一个与美南浸信会相等同的程序,即发现违背该教派立场的会众可以被教会除名。

博耶特解释说:“如果一个会众不能遵守全球卫理公会的教义、教导和道德实践,那么有一项规则可以让其非自愿脱离。”

“存在一个被概述为力图让该会众与众人保持一致的完整过程,但如果它坚持不服从教会教义、纪律和道德,那么这会是最终补救措施。”

《好消息》杂志的兰贝里希特听说过对全球卫理公会结构计划的批评意见。他向《基督邮报》表示,自己认为“最常见的批评是教会应该能够选择自己的牧师、更多的呼召体系,而非由主教任命牧师”。

他继续说:“在早期的组织结构草案中有考虑过更多的会众否决权,但考虑到需要确保女性和少数族裔神职人员也有平等机会在任一教会中进行教牧事工,我们重新进行了考虑。”

“牧师任命问题无疑会成为新教会第一次成立大会上的讨论事项。”


图源:Vimeo/ShareChurch

有多少人离去?

联合卫理公会一超大型教会的牧师亚当·汉密尔顿(Adam Hamilton)因其支持更改《纪律书》对于LGBT问题的立场而闻名。2019年,他说预计多达7500个会众因为这场争论而脱离教派。

汉密尔顿是在2019年9月于自己位于堪萨斯州复活教会举行的领导力学院聚会上作出这一预测的,当时教会的总会会议还定于2020年5月举行。

汉密尔顿说:“现在起一年后,我们将不再是今天的教会了。”他接着预测说联合卫理公会因此会“减少3400至7500间教会”。

他推测有3400至6800间会众会脱离联合卫理公会、转而加入新的神学保守派教派,同时300至1000间教会会决定联合卫理公会的包容性仍然不足。

汉密尔顿在2019年说“因此我们一边会失去3400至6800间教会,另一边可能会失去300至1000间教会”,但他后来补充说这个预计“只是个猜想”。

在联合卫理公会内部,对创建全球卫理公会持同情态度的的保守派对于提供愿意加入新教派会众的具体数量或名称还有犹豫。

博耶特解释说:“由于议定书还未被联合卫理公会总会会议通过,所以地方教会不能就调整作出决定。”

“我们没有要求教会提供任何有关他们计划加入的指导书。直至化作可能之前,他们还没准备好作出决定。”

虽然博耶特说他们“不能说在全球卫理公会成立时会有多少地方教会计划加入”,但他确实注意到很多教会表示了兴趣。

伦佩里斯所在的宗教与民主研究所与很多联合卫理公会保守派有联系,但他也拒绝透露一旦分离提案获得批准就可能加入全球卫理公会的具体会众的名称。

他告诉《基督邮报》“列出所有可能加入全球卫理公会的具体会众并不明智”,因为一些联合卫理公会亲左人士可能有“报复”行为。

他说:“这可能给那些教会和会众设立一个大大的标的,让他们容易受到各种影响。”

“甚至是即使我们通过了协议书,但主教和其他人是否会信实公平地执行《协议书》条款、让会众和会议们作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公平、自由和知情选择还有待观察。”

伦佩里斯相信,如果协议书分离计划已颁布施行,“我们可以预期会有一大批美国会众加入全球卫理公会,欧洲,特别是东欧、菲律宾和非洲其他会众也会加入”。


图源:LMX

卫理公会解放派

保守派教会并不是唯一考虑脱离联合卫理公会的,因为部分进步派人士已经成立自己的分离派教会组织。

该组织被称之为“解放卫理公会联会”(Liberation Methodist Connexion),于去年12月宣告成立。该组织描述自己为“一个由前任、现任及非卫理公会信仰领袖组成的基层教派,致力于神国展开”。

该组织网站称:“我们有意向邀请所有活出上帝赋予身份及表达方式之人的充分参与。我们朝着成为基督追随者之新方式前进,驳斥困扰卫理公会的权力、统治和特权不平衡:殖民主义、白人至上、经济不公、父权制、性别歧视、神职人员特权、能力歧视、年龄歧视、跨性别恐惧症和异性恋本位主义。”

针对这一发展,宗教与民主研究所所长马克·托利(Mark Tooley)写了一篇博客文章,预测这个进步教派不会成为一主要实体组织。

托利在去年写道:“解放卫理公会联会将会让神学多元化达到更合乎逻辑的结论,即便不是完全否定神学教义,也会尽量将其最小化,转而支持政治活动和身份政治。”

“毫无疑问,解放卫理公会联会开始时非常之小,而且会一直保持小型生态圈运动。大多数激进主义者会留在联合卫理公会内部,无论教会最终如何称作,这个旧教派结构的剩余部分会不断左倾。”

《基督邮报》就这一评论联系过解放卫理公会联会,虽然一位代表说他们会作出回应,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到答复。


图源:Facebook/Wesleyan Covenant Association

不顾一切地离去?

虽然全球卫理公会缺乏任何保守派的分裂竞争,而且很多领导人都已经在协议书上签名,但它的通过并不是一帆风顺。

2019年9月,在议定书分离计划公布之前,非洲主教团发表了一份声明,谴责任何“解散”联合卫理公会的计划。

如《联合卫理公会观察》(United Methodist Insight)报道的那样,他们说:“我们不接受任何要求解散教会并默认关闭总机构的计划。”

“…我们呼吁整个教派保持克制,努力以人道和尊重的方式来处理人类性方面的争论。”

然而,就在非洲主教声明公布的数月后,也是一位非洲主教,塞拉利昂主教约翰·扬巴苏(John Yambasu)帮助制定的协议书得以公布。

博耶特告诉《基督邮报》,他相信涉及到非洲代表和主教可能的反对意见时,“最终,属于他们组织的神职人员和平信徒会就他们的所作所为作出决定。”

博耶特说:“这些来自非洲的主教敦促继续与联合卫理公会保持一致,但他们没有谈到这份保持一致要如何解决教会中存在的不可调和的分歧。”

《基督邮报》问到如果协议书在2022年总会会议上未能通过、全球卫理公会该如何时,博耶特回答说无论如何,总有一线机会让很多会众能够脱离的。

博耶特解释说:“那些支持并在神学上与全球卫理公会保持一致的人从一开始就非常清楚的表示,如果联合卫理公会改变教义或继续无法管理下去,我们是不可能成为它一部分的。”

“如果协议书不获通过,而且联合卫理公会要么改变教义,要么不能解决缺乏一致性,我们预计全球卫理公会还会启动下去。”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用祷告拥抱受苦的印度| 印度逾百位教会领袖因疫情去世 迫切呼吁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