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曼德:我对当下中国家庭教会宗教政策的理解

作者: 曼德 来源:基督时报2011年10月20日 01:38
曼德现场发言。(图:曼德弟兄提供)
曼德现场发言。(图:曼德弟兄提供)

本月17日,一直以来关心中国教会的福音机构中国福音会在美国洛杉矶举行“守望教会事件与家庭教会合法化”的研讨会。中国福音会会长赵享恩博士、刘同苏牧师,中国家庭教会传道人曼德、郑乐国等教会肢体以及洛杉矶当地教会牧者、学者一同参与研讨。

研讨会上,羊文化首倡者、目前在美国进修神学的曼德弟兄也发表了他对于当下中国家庭教会宗教政策的理解。

image_position



曼德首先谈到,中国对于基督教的政策可以说是有规律可循的。他根据赵天恩牧师《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一书和本人的体会认为,中国基督教的政策主要受四个方面的影响:第一、马列主义的“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宗教必然要消亡”的宗教观和中国历史上政教合一、神道设教的传统;第二、宗教徒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一部分,是统战的对象之一,中国的宗教部门几十年来也隶属于统战部门,涉及到团结群众和国际形象,因此宗教政策也会随之作出调整。再次,需要坦率承认的是,过去几十年来中国的宗教政策也会受到整个国家政治形势和气候的影响,并且这个影响可以说是非常巨大。曼德举例说,比如在1949年建国初期,虽然对基督教实施全面控制、不加入三自的家庭教会领袖也遭遇逼迫,但一般信徒的情形还是可以的,但到文化大革命时期,消灭宗教成为政策。除了吴耀宗等少数几个基督教官员外,不仅家庭教会,连三自教会也被铲除,而改革开放后宗教政策随之温和,虽然有过几次紧张的时期,但从1990年代中期,由于提出宗教要与社会主义相适应的政策、由于和谐社会的提出,宗教政策一度缓和。

最后,宗教政策也会因信徒的具体态度而受到影响,这一点也是不能低估的。比如虽然家庭教会长期以来没有公开的生存空间,但农村家庭教会的信徒从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持守自己的信仰传统,逐渐政府也采取了默认的态度来对待农村家庭教会,间接促进了政策的调整和家庭教会生存空间的扩大。

曼德指出,这四个方面是理解中国宗教政策的关键因素,明白了这四者,那么就可以为理解当前中国的宗教政策做了一个很好的铺垫。当前的宗教政策,可以说既是历史的延续,也有当前形势的特殊性,既受到马列主义宗教观等原则的界定同时也会考虑到团结广大信教群众的灵活性。

他认为,在理解和认清中国对家庭教会的当前政策时要避免两个极端,一是认为政府会把家庭教会定为“邪教”,因此会产生紧张情绪;一是认为现在的政策是最好的政策,再没有必要要求改善。这两种态度可以说都有失偏颇,会对教会和社会都造成消极影响,都需要避免。

对于第一种极端的想法,曼德认为政府是不会定家庭教会为邪教的,这主要有三方面的因素。首先,基督教是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泛的正教,全世界大部分国家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都是基督教人数占主流的国家,可以说基督教作为世界五大文明宗教之一,其正统性和广泛性已经得到全世界的公认。第二,家庭教会这么多年来的表现是非常温和坚韧的,即使是遭遇误解和逼迫也是抱之忍耐而非对抗的态度,同时也秉持教会拓展的原则,多年来家庭教会在社会救济、社会文化贡献也越来越大,各行各业的名人中也陆续涌现出不少基督徒,家庭教会越来越走入社会服务社会、造就社会。第三,家庭教会虽然是地下教会、非登记教会,但反观政府所认可的三自教会,其实两者虽然神学思想上有明显差别,但两者在宗教形式的大体教义、经典、圣礼上基本相同,都是同一本圣经、同一个三位一体的上帝,如果家庭教会是邪教,那于情于理很难说得通。

不过,虽然家庭教会不会被当作是“邪教”而彻底消灭,而且家庭教会现在也拥有一定的自由度,但曼德指出,这并非意味着现在对家庭教会的政策是最好的,反而有一些需要探讨和改善之处才能促进家庭教会的健康发展和社会的和谐。

他把现在对于家庭教会的政策简单的归纳为五点,也可称之为“五化”。第一是“分散化”,即将200人以上的家庭教会分散成基督徒家庭里面的聚会,或者人数在20人以内的聚会,形象一些的说,就是“不让你成为church(有教堂的教会),而只是让你你成为fellowship(家庭或小空间中的团契)”。第二则是所谓的“非法化”,即不承认家庭教会的社会地位,比如家庭教会不能以独立社会法人名义登记,如此家庭教会就在社会中只能以一种非法组织来被看待,由此家庭教会也无法有自己合法的教产、敬拜场所、教会财务人事等制度、以及无合法的神学院、出版社、学校等,这其实都对于家庭教会长期健康的发展产生很多消极的影响。

第三则是“隐蔽化”,即家庭教会虽然日益发展引起社会和国际的关注,但由于其并非官方承认的合法教会,所以不希望家庭教会在中国社会和国际舞台上展示自己的形象,由此也可以减少社会和国际对家庭教会的关注,将家庭教会的社会影响力减少到最低。第四是“控制化”,曼德弟兄分享说,自己在国内曾到各地不同的家庭教会讲学和交流,他发现虽然各地给予家庭教会的生长空间不同,也有一些地区报之以默许和宽容的态度,但最终都仍旧是以时刻监控的方式来对待。最后是“三自化”,这也是多年以来对待家庭教会的态度,守望教会也是面临着这样的压力。但由于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的神学等许多方面立场不同,所以即使有一些教会被纳入了三自,但大部分的家庭教会仍旧是持守自己的原则,拒绝加入三自,这也让人看到,“纳入三自”这一策略是不能解决中国教会的现实问题的。

曼德分享说,守望教会所要求的社会地位的合法化,整体性的公开敬拜、合法的教产等等诉求,显然与当前对待家庭教会的政策是有巨大出入的,守望教会的事件也让不少人更多地反思当前家庭教会的政策需要作出合适的调整。

而面对当前对于家庭教会的“五化”,曼德认为,家庭教会的要求则是整体化、合法化、公开化、自治化和独立化。目前家庭教会的信徒则需要秉持信仰原则、拓展家庭教会的信仰空间、扩大信仰自由度。

(此文由基督时报网站编辑王新毅根据10月17日在洛杉矶召开的《守望教会事件与家庭教会合法化研讨会》发言稿整理)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