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牧者灵修丨《历代志下》:《历代志下》二章

自由撰稿人 以利亚牧师 来源:基督时报蒙允转载2021年05月28日 00:35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第一部分】所罗门时期(1-9章)
二、所罗门建殿的过程(2-4章)
(一)筹建圣殿(2章)
1、挑选督工(1-2节)
2、请人合作(3-16节)
(1)写信给推罗王(3-10)
(2)推罗王的回信(11-16)
3、分派工人(17-18节)

历代志下第二章,是所罗门时期的第二个部分,就是所罗门建殿的过程。第二章是筹建圣殿。第一点是挑选督工,第二点是请人合作,第三点是分派工人。

1-2节,“所罗门定意要为耶和华的名建造殿宇,又为自己的国建造宫室。所罗门就挑选七万扛抬的、八万在山上凿石头的,三千六百督工的。”所罗门定意为神建殿,是大卫的心愿,有众人的合作,有上帝的悦纳,有所罗门的意志坚定。因为大卫已经吩咐他,也筹备了很多的材料,也被神悦纳了,所以他必须建。我们今天传福音、门训、牧会,甚至支持宣教,都要坚定,因为这是天父的心意、耶稣的使命,是我们的责任,是不可摇动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什么时候教会停止传福音、宣教,这个教会就有问题了。你说:我们只注重宣教、事工、传福音,教会发展人数,我们不爱耶稣,不追求生命,对不对呢?当然不对。昨天我提到,有事工,也要有侍奉;有侍奉,也要有事工。通常讲侍奉,就是这个事工是为神做的。如果没有神在其中,那只是一个事工,变成一种工作。你的生活、行事为人,包括你的工作,如果都把神放在里面,你就会做得很喜乐。包括你在家里做家务事,如果是把神放在其中,觉得是为神做的,都会做得很喜乐。

另外一个,在这里就看到了隐患。他建殿用了七年零六个月,他建王宫用了十三年,将近多用了一半的时间。从这里就看出他的隐患,他已经把自己的事情看得比神的事情还大、还重要,他花在自己身上的心思比在神身上的心思还大。如果你信神,完全是为了自己的需要,没有考虑到神的爱,没有想到怎么能讨神的喜欢,你一直是这样的观念,你的信仰不会有质量;侍奉也是如此。你的侍奉如果只考虑到自己的需要,没有考虑到神的需要,不会有什么属灵价值。考虑自己的需要,和考虑到工作的需要,和考虑到别人的需要,和考虑到神的需要,等级是不一样的。最好的是考虑到神的需要,就是要满足神的心。我的读经不是为了完成作业,不是为了知道知识,也不是为了讲道;我的读经是为了摸着神的心意,满足神,那就是更高级的境界。为了讲道,还马马虎虎;为了把大家带到神的面前,比为了讲道讲得好,要重要得多。你为了讲道,也可以是为了别人的需要,也可以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荣耀,显出自己多会讲。我们要想得好,想得美,想得属灵,才是神喜欢的。

所罗门派了那么多的工人,所以,后来以色列人跟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说:“你父亲叫我们作苦工。”你看他用几万人,做了多少年的工程!这不是堆一个假山,也不是挖一道河,这个工程太大了。用了七万扛抬的,八万在山上凿石头,这就是十五万了,都是作苦工的;督工的有三千多。你仔细读,这些作苦工的,有些是贫穷可怜的外邦人,甚至可能也有以色列的那些贫穷人。这些督工的都是所谓的有权有势的。以色列人为了占小便宜,想着留下外邦人可以帮他们挑柴、挑水、劈柴了,帮他们做一点苦工,服务他们。一旦他们有罪的时候,这些人就起来辖制他们。所以,一次又一次,以色列人被这些保留下来的外邦人欺压,也受他们引诱,受他们搅扰。以色列人留下的外邦人,常常成为他们肋下的刺。建殿,他们可以帮助作工;可是,以色列人软弱的时候,这些外邦人就起来辖制他们。士师记第二章说,这些人都成为他们的肋下刺。我们体贴肉体,体贴情欲,可能让我们得着满足。可是,一旦满足以后,就糟糕了,就痛苦了,就被罪辖制了。只要追求肉体的满足、情欲的满足、罪中的满足,都会后患无穷。

3-16节,请人合作。所罗门差人去见推罗王希兰,3-10节;推罗王的回信,11-16节。因为大卫和推罗王希兰的关系很好,大卫就请他帮助砍伐木料,来支持建殿,这只能说是合作。人与人之间的相交,有的是勾心斗角,互相利用。怎么定义互相利用呢?就是坏的心态,两个人合伙整人,叫勾心斗角,互相利用。坏人的合作,不管是在工作上、在生意上,或在力量上,在智慧、头脑上,不管在哪方面,都叫勾心斗角,因为他想不出来好点子,做不出来好事。人说这种叫狼狈为奸,勾心斗角,甚至叫结党纷争。一个人的心态错了,无论在哪方面跟别人合作,都是错的。所以,你不能跟恶人合作。

讲一些实用性的。如果父母叫你犯罪,你肯定不能听从;不叫你信耶稣,你肯定不能听他的;不让你侍奉,你不能跟他硬起冲突。好父母你要顺服,乖僻的父母你还是要孝顺。如果你的家人拜偶像,也并不是你完全跟他划清界限,你只是不能跟他拜偶像。如果他是异端,你就要小心了。这是讲你家里的人。你的同学、亲戚、朋友、同事,如果是拜偶像很严重的,荒宴醉酒很严重的,你只能跟他有正常的、需要的、简单的相交。如果他是拜偶像的、行邪术的,他是贪食好酒的、无恶不作的,或者耍流氓的,你跟他深交,你可能被他影响。不管是同学、同事、战友,还是亲戚朋友,如果他是特别拜偶像的,你要特别小心;他是特别作恶的,你要小心;他是异端,你更要小心,有可能你需要跟他划清界限。当你知道他受异端迷惑的时候,你能讲他就讲他,你不能讲他就找人帮他,找人帮不了,你要赶快离开。你不能跟他藕断丝连,不然没有好果子吃。

我们躲避情欲,和躲避魔鬼、躲避异端是一样的。你跟魔鬼打交道,只有你糟糕的,没有你赢的。躲避情欲也是,没有人能跟情欲打交道而不犯罪的。你天天去想那些犯罪的事,久了就犯罪。在没有生出罪的时候,你心里想着犯罪的事,也是错的。他们如果是异端,你帮不了,你要赶快撤。他如果是个无恶不作的人,你要小心;如果他很严重的,要跟这样的人断绝来往。躲避魔鬼和罪恶,是绝对的。你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刚进异端,你要帮他;帮不了,你要躲他。如果他是无恶不作的,你要小心,只能一面之交,不能深交;深交了,你就会成为罪人的朋友。与贪食好酒的人一同吃喝,你会成为作恶的,被他影响。在教会里,你要小心,如果有称为弟兄的,成为异端了,你能救就救,救不了,你要躲他,教会要把他开除。如果是贪食好酒的人,他不悔改,教会也要弃绝他,看他像外邦人。这些圣经都有教导,我没有把圣经都讲出来,如果你圣经熟悉,你就知道我讲的是哪里的经文。

哥林多前书五章,保罗说:“我说的淫乱的、贪心的,不是指着这世上一概行淫乱的。如果是那样,你们除非离开世界方可。如果有弟兄是这样的,你就要远离他。”(参:林前5:9-11)马太福音二十四章,耶稣说:“倘若那恶仆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就动手打他的同伴。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就要定他和假冒为善的人同罪。”(参:太24:48-51)在教会中,那些贪食好酒的人,你要小心;那些犯罪很严重、不悔改的,你要小心;异端,你劝不回来的,各人要远离,教会要开除他。犯罪作恶、不悔改的,谁知道,谁要警告他;他不听,再带两三个人找他;还不悔改,就要看他像外邦人,不理他。这些圣经都有教导。

教会领袖若变成异端,你当然要离开,这叫分别为圣。如果他不是异端,他的生命不完全、有毛病,你不要动不动就分裂。哪怕他欺负了你,你生命丰盛,你也不能随便就跟他分裂。大卫不是跟扫罗分裂,是逃亡。以利亚不是跟亚哈分裂,是亚哈要使他难看,他躲起来。我们后面讲到罗波安和耶罗波安的事情,还会稍微提一下,分别、分裂、分歧、分争、分门别类是什么意思。我前面已经讲过,你是个好同工,对待好领袖你怎么对待,对待坏领袖你怎么对待。你看撒母耳对以利是怎么对待的,大卫对扫罗是怎么对待的,都可以参考。你是个好领袖,你就要参考摩西对好同工约书亚是怎么对待的,对待不好的同工可拉、大坍是怎么对待的,不是一天到晚辖制。大卫也是,他对待押沙龙、约押是怎么对待的,他对待那些好同工是怎么对待。有的人说:“神叫我分开的”,你要特别小心,圣经只有一个耶罗波安的例子。分开以后,他怎么做的?有的人是分门别类,把教会分开的;有的人是因为确实领袖有很严重的问题,多种原因分开了。如果分开了,他自己的生命不好,前面领袖是怎么做的,过几年,他比前面领袖做得更过分。如果你了解的教会多,你去打听,大部分都是这样的。所以,除非领袖变成异端,你要跟他分开。不然,无论是他对付你,他不属灵,他有毛病,还是什么其他原因,你动不动就分开,那是很可怕的。除非你得着神的感动,除非他非常过分的极端,或者他追杀你。神是叫人合一的。在旧约只有一个例子,就是神把国赐给耶罗波安。总之,即便他有问题,你还得心清手洁。你有自己的意思,你要特别小心。

什么叫合作?就是你对我有利,我也对你有利。所以,所罗门请推罗王:你帮我什么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什么。这不是做生意,这是互相帮助。做生意就是你买我卖,这就是你帮我什么忙,我给你什么报酬,叫合作。爱是不求回报的。进贡是因为你是殖民地,就是我把你打败了,你年年要向我交税,那是进贡的心态。你不交不行,他还来打你。大卫和推罗是互相帮助;推罗王和所罗门不是彼此相爱,只是互相帮助、合作。彼此相爱就是你爱我,我爱你;我给你什么,不求回报;但是,你给我什么,也不求回报;你爱我,我爱你,最后就变成彼此相爱。我爱你,你不爱我,那就变成我爱你;你害我,我还爱你,就变成爱仇敌。人家帮你的忙,你给他送点礼,给他有点回报,那就是一种感恩。你给他东西,想叫他给你办事,那就是送礼。如果贪赃枉法,你找他办事会损害国家和别人的利益,或者犯法了就可以减刑,这种送礼就是贿赂。你孝顺父母,送礼;有些人对你好,你有点感恩的回报;那都是礼尚往来。你感觉谁爱你,你也从心里爱他,那就是彼此相爱。

你说怎么定义?如果你做这件事情,让人给你帮忙,损害国家的利益,让你贪赃枉法,那你就是犯罪,就是贿赂。界限是什么?完全是看你做这件事情的想法、心态和结果,有没有损人利己,你到底怎么想的。如果你觉得他爱你,你也爱他,那就是彼此相爱;如果你觉得他对你有很多的帮助,你要有点表达表示,那就是一种感恩。你给神的,叫奉献;你给穷人的,你爱他,那就是一种施舍。你和那个人,你觉得他帮了你忙,你也要帮他的忙,就是互相帮忙、合作。如果你诡诈,他诡诈,你想利用他达到你的目的,他想利用你达到他的目的,那就是彼此勾心斗角,狼狈为奸,互相利用。不知道弟兄姊妹能不能理解,到底那个事情做起来属于什么,完全是根据心态,根据你的想法。你怎么想的,你是什么心态,你要达到什么目的;结果是不是荣耀神的、造就人的,还是损人利己的、贪赃枉法的,还是不择手段的、阴险诡诈的。人的心是非常重要的。

所罗门和推罗王只是一种互相帮助,不能定义他们是彼此相爱。本国的人上税,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有军队,有行政领导,军队得养活,行政领导得收税,养活他。老百姓纳税,只是遵纪守法,当然也有爱国的表现;大家都偷税漏税,就麻烦了。父母对孩子的付出,不求报酬,叫父母爱孩子。无论是朋友的爱、夫妻的爱、父母的爱,人因为有罪,那个爱都不是太纯,跟神的爱不一样。神的爱是爱仇敌的爱,神的爱是完全不求回报的,神的爱是主动的;这爱是从清洁的心、无亏的良心、无伪的信心生出来的。人的爱不是这样的。比如,一个女孩子爱一个男孩子,一个男孩子爱一个女孩子,有时候他可能就是喜欢看她漂亮,或者觉得他家里有钱。你喜欢他,你说你爱他,可能有你自己的意思,你有没有想到为他付出?总之,不信耶稣的人,夫妻、父母之间的爱还是有问题的;就连信耶稣的人,你没有改变,那个爱还是有问题的。我只是点到为止,我提醒一下,需要你长期思考,思考什么是互相利用,什么是互相帮助,什么是彼此相爱;什么是人的爱,什么是神的爱;你要跟谁来往,跟谁打交道。

我一直在思考,谁属灵,谁不属灵。比如,扫罗所做的属肉体,凡是像他这样做的,你就知道这个人是属肉体的。所罗门看重工作,你就知道他是个属头脑的。凡是跟大卫做的一样,你就知道他是属灵人。所以,属灵的人追求圣灵,遵行神的旨意,顺服圣灵,也有属灵的表现;他对神怎么样,对人怎么样,对自己怎么样;恶人对他,他怎么反应,他怎么样对待恶人,他怎么样对待义人,方方面面有很多的角度。

所以,所罗门跟推罗的交往只是一种合作。你的工人帮我干活,我给你报酬。他不是殖民,也不是相爱,也不是勾心斗角,因为不存在着诡诈。如果存在诡诈,就变成互相利用,勾心斗角。你帮我,我帮你。就是互相帮助,友好。只想叫你给我交税,那就变成殖民。什么是爱?什么是合作?什么是贿赂?贿赂也有不同的。你觉得他有钱有势,免得他欺负你,给他送点礼,那你只是想免灾,不牵涉到伤天害理。比如,你打官司,你本来要输的,你送点礼,让你打赢了,那就坏了。那比他有钱有势,你去送点礼,免得他欺负你,是两回事,性质是不一样的。有人常常问我,要不要送礼之类的事。送礼的心态、动机、目的、结果也不是完全一样的。比如,没过门的女婿给丈母娘送礼,那不送也得送;你不送,人就生气了,也可以当成表达你的感谢、孝心。送礼里面有很多层的意思。

所罗门写信,推罗王给他回信,都是建立在大卫和推罗王的关系上,也是建立在有来有往,你帮了我的忙,我给你回报。我刚才说了,爱人是不求回报的。你要爱,你就不要求回报;你要请人帮忙,你还是要回报的;这是要分开的。我听到一个这样的故事,类似的事情可能也不只是一个、两个。他的孩子结婚,大家都来上礼。然后,人对他说:“某某人现在家里有事,我们去吧。”他说:“我不去。”“为什么呢?”“他来,是为了主的缘故,他是爱人的,我没叫他来。”“那你为什么不去呢?”“我不去,我不效法世俗。”同工气得鼻子都气歪了,说:“你这是什么人?”人来,都是应该的;你去,都是不应该的;你这是什么道理?不公平的砝码、两样的砝码、两样的升斗,量人家是一样,量自己又是一样。自私的人,你对他做的都是应该的,他对你做的都是有功的;都是以自我为中心。还有一个,讲公平合理。还有一个,你对我不好,我不在乎;我对你好,我不求你记念,你就伟大了。

你要记得,人家请你帮忙,你可以本着爱不求回报;但是,你要求着人,你就不要主动亏欠人。那些基督徒老板找弟兄姊妹去打工,老板想着:你是基督徒,我少给工资,你多加班。员工怎么想的?我少上班,你多给我奖金。如果你是基督徒,你就要多加班,少争、多干。如果你是老板,你就要多爱、多关怀。当然,也不是我赚一个,给你两个,那钱从哪里来?也有一些老板,因为员工是弟兄姊妹,就给他多,不让他干,最后也被惯坏了。在市场上的公平合理,还是要有的;另外的帮助、爱,是另外的,你不能给他特权。如果给他特权,最后就会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关系就会搞砸。你最好还是按照规章来,帮人的就是帮人的。先要有标准。

我记得在《列王纪上》讲到,希兰帮助所罗门之后,所罗门给了他一些城市,推罗王很不高兴,觉得给他的城市都是很糟糕的地方,不舒服。(参:王上5:10-13)有时候我们做一件事,就要做得好,做得让对方满意。如果做得有亏欠,人家不高兴,自己一辈子心里不平安,觉得对不起人。得罪什么都别得罪神,也别得罪良心。直接得罪良心,其实间接也是得罪神,也是得罪人。只要你得罪了良心,就得罪了神和得罪了别人,心里会不平安,一见到人就觉得不好意思。追求做到良心无亏,坦然无惧。良心无亏,你就会坦然无惧。保罗说:“这爱是从清洁的心、无伪的信心、无亏的良心生出来的。”(提前1:5)虽然他们有合作,但是,最后也是有一些不愉快,因为他们不是彼此相爱,只是互相帮助。彼此利用的人,最后都会翻脸、杀人,世界上就是这样的道理。在主里面,要清洁。

第三个,分派工人。17-18节,“所罗门仿照他父大卫数点住在以色列地所有寄居的外邦人,共有十五万三千六百名;使七万人扛抬材料,八万人在山上凿石头,三千六百人督理工作。”这里就记载清楚了。效法他父亲大卫数点以色列人中间寄居的外邦人,有多少呢?总共是十五万三千六百名。所以,七万加八万是十五万,还有三千六百督工的。为什么有三千六百督工的?是因为工作的需要,也是因为这些人有这个实力。无论哪一行都有作领导的。商业界、文艺界、文化界、医学界、军事界、行政界……都有作领导的。从世界的角度讲,有钱的不如有权的,有武的不如有文的,文官支配武官。在世界上,都是有文化的,但有些文化可以作医学、作文学,有些文化是当官的智慧、当官的文化。不管你是有钱,还是有学问,你都没有当官的厉害。在世界上,他是老大。在生产队里,你有钱,他有钱,可还是队长当家。从世界的角度讲,会作行政领导的最厉害。这个智慧和别的智慧不一样。有文的领导有武的,有武的胜过有钱的。当然,有时候有钱就跟有权有势的建立关系,也变成有势力的,这是世界的文化。在教会里,不管你有什么,都是为了主。

这是所罗门建殿的筹备。他打算建什么,就看出隐患了。他跟推罗人合作,然后用自己本国的外邦人,就是有优越性。刚才说了,看到《士师记》,以色列人软弱的时候,这些外邦人就起来欺压他们。有没有利呢?建殿就有利了,可以服务他们。等建完殿,等他们犯罪的时候,就倒霉了。你需要从士师记的第二章、第三章来看。所罗门的隐患就是,他把自己的需要看得很重要。有些人失败的原因就是,他一直放不下自己的贪心、骄傲、自我、老我、摆谱、摆老大;有的人是一直放不下自己的软弱、惧怕、自卑;有的人是一直放不下忧虑、贪心;有的人是放不下自己的名利;这都是生命中的隐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要靠主钉十字架;不然的话,你的软弱、失败常常在那一个点上暴露出来。


本文原载自作者公众号“伯特利伊勒”,基督时报蒙允转载,不拥有版权。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访谈|一青年牧者:中国教会间常常错把灰色地带当真理 导致很难合一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