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特写 | 两位把自己奉献给非洲麻风村的国际宣教士的故事

作者: 舒念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6月02日 09:30

圣经新约中把福音传给外邦人最重要的一个画面是执事把福音传给埃塞俄比亚的太监,透过他,福音临到了非洲。

非洲(Africa),这块面积大约为30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占全球总陆地面积的20.4%,是世界第二大洲,现在也是人口第二大洲,拥有约12.86亿的人口。

在非洲这片土地上,从使徒时代至今,有无数的宣教士为非洲的灵魂呕心沥血,其中记录利文斯顿故事的《深入非洲三千里》被许多基督徒熟知,记录了利文斯顿一生致力向非洲土著传扬基督教,以慰藉非洲土著的心灵,并深入非洲大陆各处设立布道会;当今最有名的还有“火焰布道家”之称的布永康牧师。

而今天笔者所要分享的两位国际爱心宣教士,也是把自己的一生奉献在了非洲这片土地上。偶然笔者听到了他们的故事,深有感动,记录下来以做纪念。

一、“我知道我的病,但是上帝跟我说要我跟你去。”

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叫做法耶医生。他从小生活在非洲的富人区,父亲是当地比较名的医院的教授。因此,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在法国接受了专业的医生教育和训练,成为了一名肾脏科医生,但同时因为非洲的情况比较复杂,他什么病都会看。法耶医生的学习能力也很强,即便是面对以前从来没有用过的医疗仪器,他也可以很快地学会如何使用。

2004年开始,法耶医生开始在非洲的麻风村做义诊和服事,每周会有2天的时间在某个基督教社区的医院工作。那一天,医院组织了医生去麻风村为那里的病人看病。当时,法耶医生的身体情况并不是非常乐观。他本人有高血压和高血脂,并且伴有糖尿病和哮喘。

于是,同去的X医生劝他说:“你不能跟我走,考虑到你身体的缘故,你必须留在这个社区。”

可是,法耶医生坚持要和他们一起去麻风村,帮助那里的病人,并问他说:“你知道麻风村有多少个病人吗?”

“我知道,麻风村会有两三百个病人。”

“那你一个人看得完吗?” 

X医生心里也有些担心自己可能看不完,也有些动摇,但是还是坚持说:“你这样子的病,是不能跟我去的。”

“我知道我的病”,法耶医生坚持强调说:“但是上帝对我说:要我跟你去。”

X医生看到法耶医生如此坚决,就让法耶医生和他们一起踏上了征途。

然而,在去麻风村的路上,法耶医生就开始发病了。他的血糖最高到了400,他接受了胰岛素的注射,才稍微好了一些。不过,到麻风村的时候,他就开始昏迷了。他做了一些检查,被发现他的血糖虽然已经正常了,但是整个人的状态已经不是非常好。

在麻风村那里,只有当地省会有一个医院,而且那家省会医院很小。而麻风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医疗设施,所以随行的X医生只能马上把他送到省会的医院里。X医生把法耶医生送到医院,并告诉医院的医生法耶医生应该是酮症酸中毒。虽然酮症酸中毒是很严重的疾病,但是只要进行静脉点滴补液就可以了。因为他的心电图也没有问题,心脏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血糖有点低。可是没想到的是,当时的省会医院并没有所需要的药物。他们只得就近去现买了一瓶药,维持住了法耶医生的血糖。

与此同时,麻风村的病人们已经在焦急地等待着医生的到来,X医生没法继续陪在法耶医生的身边,只能是耳提面命地告诉医院的医生:“请注意他的血糖”,就回到麻风村去给病人看病。

2个小时以后,医院打来了电话。X医生正在给麻风村的病人看病,就听到有人说:法耶医生去世了。

X医生趴在义诊帐篷的桌子上,哭得痛彻心扉:“法耶医生对我来说,既是老师也是朋友。”X医生说:“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就非常非常难受……他为了主做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他用他的生命诠释了主耶稣基督给我们的大使命——‘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我当时只能是哭得一塌糊涂。就是为了主的缘故,法耶医生把命舍去了,那像我这样的人还不要为主做工吗?”

“就在那个炎热的夏天,法耶医生和跟我们一起坐车来到麻风村,但走的时候却是装在棺材里面。”

“他鞭策着我们永远要为非洲人民做贡献,永远为主做工。”

二、甘愿以基督的爱拥抱麻风病人,拯救受女性割礼之痛的孩子

第二位主人公是在麻风村服事10年之久的安娜牧师。

1997年,在安娜牧师27岁的时候,刚从神学院毕业的她孤身一人,抛弃所有的一切来到了非洲。谁能想到就这样一位年轻的单身姐妹,在麻风村一待就是十余年,连她的女儿也是在非洲是麻风村出生、成长的。

要知道,麻风村都是远离人群的。安娜牧师所去的麻风村离首都的距离有700多公里。由于非洲的路况非常差,开车到麻风村需要十三四个小时。

刚到麻风村的时候,安娜牧师一个人也不认识。她只得自己想办法接触麻风村的人,和他们建立信任。

在安娜牧师的观察下,她发现麻风村都是女人出来打水,而且打水的所用的井绳是很细的,常常把那些女人的手都勒出了血来。于是,她就买了井绳免费的送给当地的村民,就这样开始和麻风村的村民建立了联系,开始了她的福音事工。

麻风病,是一种由麻风杆菌引起的一种慢性传染病。麻风病人也因此受到人们的厌恶和抛弃。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敢去触摸这些麻风病人,更加没有人敢去拥抱他们。

但是因为基督的爱,安娜牧师就常常去拥抱那些麻风病人,连她的女儿也是在麻风村出生和长大的,也像安娜牧师一样去拥抱那些麻风病人。

熟悉安娜牧师的基督徒说:“如果是我,我可以去麻风村,但是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孩子在麻风村长大。那太心痛了。”

曾经在安娜牧师的麻风村服事过的医生也感动地见证说:“安娜牧师不仅献上了自己,还献上了自己的孩子。主耶稣基督派遣的宣教士,他们为主做工。但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也像我们一样有七情六欲,有家庭,有孩子。然而,他们把这一切都放弃了,他们就在那个位置做工,不仅献上了自己,还献上了自己的孩子。”

在非洲还有一个极大的陋习,那就是女性割礼。女性割礼是于四岁至八岁间进行的,目的是割除一部分性器官,以免除其性快感,并且女性割礼确保女孩在结婚前仍是处女,即使结婚后也会对丈夫忠贞。 联合国、国际组织和人权组织等曾一同发出呼吁——终止这个对全球数百万少女和妇女造成极大痛楚的陋习。

安娜牧师在非洲也会帮助拯救那里被强迫进行女性割礼的女孩,并建议她们反抗。同时,安娜牧师也在麻风村建立教会和学校,这样可以确保那些孩子不受到女性割礼的侵害。

非洲也有些村庄是非常落后的。那里的人不知道自己的全名,也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更不可能有身份证、结婚证等。安娜牧师就在这样的一个村庄里,建立了教会。现在这个村庄,全村都信主,安娜牧师还在那里培养了一个牧师。

笔者后记:

在非洲的这片大陆,还有许许多多的爱心宣教士,因着主耶稣基督无私的爱,默默地服事着这片土地、这群人。我们的故事还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尽管他们很多人的故事都在历史的长河中渐渐被遗忘,但是他们留下的爱和精神永远长存,也在不断地、不断地影响着他们身边的人……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访谈|一青年牧者:中国教会间常常错把灰色地带当真理 导致很难合一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