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访易卜拉欣.纳贾尔:在叙利亚战区中经历神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6月07日 09:04
图源:Open Doors International
图源:Open Doors International

敞开的门在叙利亚的合作者易卜拉欣.纳贾尔(Ibrahim Najjar)向《Christian Today》讲述了该国10年内战之后的生活,以及他为什么对于自己不顾一切困难和危险而留下来的决定感到高兴。

CT:当内战于2011年首度爆发时,叙利亚是否有人预计内战会再持续一个十年呢?
易卜拉欣:我们所有人当时都在想,只要三到四个星期就会有一个和平方案,但如您所知,这并没有发生。

CT:叙利亚人民的情感失丧是怎样的呢?
易卜拉欣:阿勒颇围城数月,我们的食物和水都用完了。炮击从各个角度打中我们的街道和建筑物,并且会从早上或晚上任何时间开始。我们的教堂是目标,我们的公寓楼也是目标,所以我们过的是可以期待任何时候死亡的生活。

生活在这种不确定局势下是非常困难的,因为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你也没法对未来抱有梦想。

但另一方面,内战也是一种非常简化的力量;我们学会了简化生活。例如在战前,如果一位男士打算结婚,他需要存有一定数量的钱和房子。但现在我们不考虑这些事情了,因为我们在战时了解到你可能会在一瞬间失去一切。

CT:十年后的情况是否有所改善,还是说和以前一样糟糕呢?
易卜拉欣:最先有很多军事冲突。现在我们在城市中没有很多军事战斗,但情况要比以前更糟,因为现在我们有了制裁和经济危机。危机之前,你需要约2000美元就能成为一个富翁。现在你仅仅需要200美元就算富翁,而工资每月只有约30美元。因为我们没法谋生,所以问题很多。

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很多人告诉我们他们打算离去,事实上,说这话的人要比冲突期间更多了,因为他们本以为战斗结束后情况会好些,但现在我们只是换了另外一条黑暗隧道待在里面,所以他们感觉根本没法摆脱。

CT:对于教会而言,给与实际帮助能有多困难呢?
易卜拉欣:非常困难,很多深入事工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如我所在的阿勒颇市,战前约有25万名基督徒,而现在只有3万了。在我的教会,战前参加礼拜的人没一个还在里面。他们所有人都离开了这个国家。

但让人感到非常惊讶与欣慰的是,虽然这个国家里面的基督徒人数减少,但教会还在努力工作,很多人深入到帮助其他人。神正在祝福我们这里,教会中有着很多新信徒。

CT:是什么让您坚持下来的呢?
易卜拉欣:如果有留下来的理由,那你就能坚持下来,我是在为他人服务中找到了我的意义。尽管现在在教会里工作的人数在减少,但那些留下来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致力于服务社区,因为在战前,人们看不到他们为社会带来了这么大的变化,但现在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能造就的巨大变化。

CT:您有考虑过离开么?
易卜拉欣:我在黎巴嫩学习过一段时间的神学,实际上还被邀请去往并服侍于加拿大一间福音派教会,但我和我的妻子决心回到叙利亚。现在我看看这个决定会赞美主,我没有离开这个国家,因为我可以看到神在这里如何使用我。

我与那些离开国家、现在生活在像欧洲等其他地方的人谈过,他们会说自己的生活没有意义。

我找到了我的意义,所以我意识到这与你生活在哪里无关,也与成就无关,因为神不是呼召我们去仅仅“成就什么”。我相信他是在呼召我们作出牺牲,而神国是建立在我们的牺牲之上。

尽管我知道我们的孩子在这里不会有像西方国家那样的教育机会,但我相信我们在为神国做些事情,神在祝福我们,他也会照顾我的孩子。

CT:所以说,留下来真的是一种信仰行为?
易卜拉欣:是的,这点非常正确。我们可以说所有正确的话,但它们并非总是我们的真正意思。但于我而言,我的真正意思就是我讲述的内容。我将其活出来了。

CT:您提到了新信徒。您认为人们是因为战争的创伤才开始步入信仰的吗?
易卜拉欣:是的,我认为这就是整个教会历史上发生的事情。正是由于迫害和困难时期,教会才有发展;人们正是在如此悲惨的情况下才步入信仰的。

我认为人们正在寻找意义,寻找会照顾他们、给与他们满足感和归属感的真神。我认为危机之前,我们并没有真的关注神和属灵事物,但当看到死亡就在眼前和经历人们死亡时,你会开始思考你生活和存在的意义。

所以人们在问这类问题,而神用我们来帮助他们。有些时候,人们来到教会是寻找某种实际支持,但却发现了属灵答案。

CT:伊斯兰国依旧是个威胁吗?
易卜拉欣:伊斯兰国在一些地方已经消失,但他们还在部分城市中。虽然他们不在阿勒颇了,但现在是另一支伊斯兰狂热民兵。这里还有很多民兵,所以情况并不稳定,我们总是生活在这样的不确定状况下。我们不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或许他们会再次侵略我们。

CT:有这么多基督徒已经离开叙利亚。您认为他们如果回国的话,在这个国家有什么未来吗?
易卜拉欣:我对叙利亚基督徒的存在非常担心。几百年来,我们一直是这个国家中的光和盐,而突然间很多村子的基督徒现在被完全疏散走了。他们在村子里待了1400年,但现在因为这场战争,他们离开了。

我担心几十年后,这个国家中的基督徒会被完全疏散走。此举不仅会影响到福音信息,也会影响到整个国家,因为基督徒一直都是一股温和的力量,甚至有助于促进伊斯兰逊尼派和阿拉维派之间的和解。

但是,制裁是人们留在该国的一大阻碍,现在很多人因为经济状况恶化而在考虑离开。可悲的是,制裁并没有对阿萨德政权产生影响,而是对普通人产生影响,所以如果全球教会可以做些什么事情来帮助基督徒留在这里,那会是件好事情。不然他们就会离开,叙利亚会陷入到可怕的局势中。

CT:您希望英国的基督徒为什么祷告呢?
易卜拉欣:我相信西方很多人都在为我们叙利亚基督徒祷告,我们已经看到了成果。但非常重要的是,要持续祷告,让这里的基督徒感到他们的生活有意义、有满足感。祷告求基督徒不再迁移,让教会继续服务于人民。祷告求经济状况可以变好些,也求神可以在该国领导人和反对派中间做工,让冲突有一个和平解决方案。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一位来自尼泊尔教会的牧师求助信:第二波疫情正在猛烈侵袭,请帮助并献上代祷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