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43岁跨性别男子获得东京奥运会女子举重比赛资格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6月25日 07:40
图源:Pixabay
图源:Pixabay

根据《基督邮报》 Brandon Showalter 的报道,一位43岁的跨性别人士(生理特征为男性)已经获准参加今年晚夏于日本东京举行的夏季奥运会女子举重比赛。

多年来,来自新西兰的劳瑞尔·哈伯德(Laurel Hubbard。出生时生理特征为男性)一直在与女性竞赛。多家报告都说这位运动已经获得新西兰国家举重队的参赛资格,标志着首次有跨性别身份的运动员参加奥运会比赛。

哈伯德在声明中表示:“我对于能有这么多新西兰人给与我善意和支持而感到感激和谦逊。”

新西兰奥委会首席执行官克瑞恩·史密斯(Kereyn Smith)说,哈伯德符合资格标志,“包括那些基于(国际奥委会)共识声明的跨性别运动员准则”。

史密斯称:“我们承认,体育中的性别认同是个具有高度敏感性及复杂的问题,需要在人权和赛场公平性之间求平衡。”

“作为新西兰团队,我们有着强大的玛纳基文化(manaaki,毛利语,意为‘关怀’),包容并尊重所有人。我们致力于支持所有符合条件的新西兰运动员,确保他们的精神和身体健康,以及他们在准备和参加奥运会期间的高性能需求得到满足。”

时年41岁的哈伯德在2019年太平洋运动会上击败了两名来自萨摩亚的女性,赢得金牌。她举起重量为268公斤,比银牌和铜牌得主分别多了7公斤和13公斤。

6月21日,拯救女性运动(Save Women’s Sports)创始人、在州立法机构积极开展维护性别隔离体育活动的贝斯·斯特尔泽(Beth Stelzer)在致《基督邮报》的电邮中称,她想知道谁会勇敢地主张生物学基本事实。

自身即举重运动员的斯特尔泽称:“奥运会允许男性参加女子组比赛,不仅是可耻,还是对这项运动的嘲弄。我们不能改变我们的性别。一位男性不能通过降低他们的睾丸激素变为女性。女性不是一种荷尔蒙水平。身份不能参与体育,身体才可以。女性的权利不应该结束于少数男性感情开始时。”

斯特尔泽说如果“奥运会女性领奖台上有可能出现男性”的话,会是个“悲剧”。

她继续说:“我们需要停止顺从这些谎言,转而支持女性。就像《皇帝的新衣》的故事,只是皇帝没有赤身裸体,正试图迫使众人说他是名女性。”

她反问:“为什么非要到如此境地才考虑女性的权利呢?在社会不再顺从谎言并着手保护女性之前,还要有多少女性遭受损失?如果这还不能唤醒人们,我就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唤醒了。”

2019年,当哈伯德战胜了比她年轻近20岁的两名萨摩亚女性时,萨摩亚时任总理图伊拉埃帕·卢佩索里艾·萨伊莱莱·马利埃莱额奥伊(Tuila'epa Lupesoliai Neioti Aiono Sa'ilele Malielegaoi)向太平洋运动会理事会发出呼吁,质疑“允许跨性别人士与女性一起参加举重比赛的合法性”。

他当时说:“女性运动员长期训练参加比赛并不容易,而我们却允许这些蠢事发生…现实是,这些金牌是属于萨摩亚的。”

世界排名第八的路尼亚娜·斯帕娜(Iuniana Sipaia)是哈伯德赢得金牌那片地区的比赛铜牌得主,她将于下月参加东京奥运会。

根据《萨摩亚观察家》(Samoa Observer)的报道,斯帕娜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我得说这对我而言并不是条容易的道路。我一直在祷告并希望如此,(而)它现已成真,我的确非常高兴。”

哈伯德被允许参加奥运会之时,适逢美国各州立法机构审议及通过类似法案不断增加,也就是在国际奥委会改变有关特定性别体育赛事规则的几年后。

2015年,国际奥委会允许跨性别男性参加某些比赛,条件是他们必须满足某些标准,如降低激素水平。有报道说哈伯德已经将睾丸激素降低到这样的水平,因此被允许参加女子组比赛。

国际奥委会并不要求为了与异性同台竞技而对身体进行手术改造。

本次东京奥运会本应于2020年举行,但因为全球性新冠状病毒大流行而推迟至今年7月23日周五开始,并将于8月8日结束。

5月,与哈伯德参加同一重量级比赛的比利时举重运动员安娜·范贝林根(Anna Vanbellinghen)称跨性别男性运动员参加女子举重比赛“对这项运动和运动员而言不公平”。

她告诉奥林匹克新闻网站“比赛之中”(Inside the Games):“我明白,对于体育主管部门而言,没什么能比遵从你的常识更容易的了,在研究这样一个罕见现象时,存在很多不符合实际的地方,但对于运动员而言,整个事件就像是个糟糕的笑话。”

“对于部分运动员而言,奖牌和奥林匹克资格,能改变生命的机遇就这样错过了,而我们对此无能为力。”

2019年,美国举重协会不允许一名跨性别男子参加女子比赛之后,受到国会一位民主党成员的批评。

美国举重协会负责监督和组织全美国各地的举重比赛,坚持认为在举重等力量运动中,生理上为男性的人对女性具有竞争优势。

他们认为这种优势包括增加身体和肌肉质量、骨密度、骨骼结构及结缔组织。

美国举重协会在2019年1月的声明中称:“这些优势并不因为血清雄性激素的减少而消失,如睾丸激素会在像举重等力量运动中产生潜在优势。”

作为国际举重联合会的国家分支机构,美国举重协会遵循“由国际举重联合会医疗委员会所定义的、能够影响跨性别人士参与美国举重协会认可赛事”的政策。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访谈|一青年牧者:中国教会间常常错把灰色地带当真理 导致很难合一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