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见证| 基督徒歌唱家郑绪岚:主耶稣基督为我修复了歌唱的翅膀

作者: 舒念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7月12日 09:21

凭着一首《太阳岛上》郑绪岚一唱成名。随后电影《少林寺》的热映,郑绪岚演唱电影插曲的《牧羊曲》也迅速火遍中国的大江南北。郑绪岚随即成为八十年代红极一时的歌唱家,并几次登录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会的舞台。

就正当红时,郑绪岚决定离开她所属的东方歌舞团,并远走美国彻底从观众视线中消失了。

“以为就彻底离开了音乐,离开了艺术,离开了舞台,离开了观众。”她说:“完全没有一点迹象我能够再回来唱歌。”

但是郑绪岚并没有放弃,她沉寂并潜心创作,重新演绎红楼梦歌曲。1999年,她在新加坡举办了《红楼梦》独唱音乐会,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那时,她的朋友们觉得我特别能,郑绪岚笑着说:“当时我的朋友们就这么评价我的: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郑绪岚。”

随后,郑绪岚回国。目睹她坎坷起伏生活并深爱她的一位基督徒师母,常常给她讲说上帝的信息,也不断送给她圣经书籍,但都被郑绪岚丢下了角落里。

“我好好努力,我好好做人,我善良、诚实、助人,我想把人做好了不就成了吗?还要什么信仰?”

可谁知自觉不需要信仰的郑绪岚却被03年的一个小小肠梗阻手术打到了。起先,她还能靠吃止痛片她还可以坚持演出,后来她便彻底卧床不起。

“太疼了。”郑绪岚说:“每一次痉挛来的时候,你只能集中所有的力量去抵抗痉挛。痉挛一过,你松下几秒的时候,你会再去集中另外一个力量来抵抗下一个痉挛的到来。”

郑绪岚只得四处求医,医生却也查不出来结果。正在她绝望之时,她的基督徒师母来看她。

“她说岚岚,是时候了,你要到上帝的面前来。就这么一句话,当时我突然就有警醒的感觉,她这个话是什么意思?”

师母走后,郑绪岚找到曾经被自己丢弃在角落的圣经和福音书籍,开始读了起来:“很多读不懂,但是就是捧着它一直读,一页一页地读着,然后我觉得只有它能够给我跨越这些困苦的力量。”

三年卧病在床,郑绪岚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这时,她才认识到:“人就真是像圣经里说的,人的能力有多大,眼睛能看有多远,手能伸多远,能闻到多远?这就是人的范围,能力范围。我困境中遇见主,就是知道到了:哦,我不是什么都行了。原来需要一个这样的力量认识有这么一个神。”

与圣经相伴的日子里,郑绪岚不断的呼求天父上帝能医治自己的怪病。终于,她通过好友的介绍,找到了一位医生。被抬进了医生办公室时,医生说:“他给你切错了地方,把该切的没切下去。”

“就是这个转机。我又是悲又是喜。喜的是我获救了。”

三年的痛苦成了过去,郑绪岚坚信这一切都是上帝让她经历的:“我不经历这个痛苦,我就觉得我行。这三年的痛苦让我觉得我不行。这个时候,祂让我知道,我真是不行的,我很软弱、很微弱,所以不借助神的力量我回不来。”

手术一周后,郑绪岚便能够下床了。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周围的人并不乐观,觉得她受了重创的身体很难彻底恢复,更不可能唱歌。倚靠对上帝的信心,郑绪岚开始积极筹备个人演唱会:“07年年底,我就开了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了。那时候,我还是非常非常瘦的。而且人身体受创,你的声音一定受创。”

在演唱会的前十天,郑绪岚突然失声了。她用尽各种方法都不管用,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上帝祷告:“我就希望主能够给我带来一个神迹。因为我知道嗓子失声的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恢复的。只有神迹出现才能够完成这场演出,要不然就是哑的。”

奇迹出现,郑绪岚一连11场演唱会,每隔一天一个城市。她的身体不仅恢复得越来越好,歌也越长越好。

她分享说:“就是一个信,就相信祂真实的存在。在我身上就是很多神迹,我就是一个神迹,现在此时就是一个神迹。”

“我的经历是主耶稣基督为我修复了翅膀,是主耶稣基督帮我擦干泪、抚平伤,是主带我走出困境,用爱、用他信赖的目光托着我,乘着彩云飞向穹苍,我要为主放声歌唱。”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汉语圣经协会总干事兼译经总监郭罕利博士安息主怀 其追思会将于圣安德烈堂举行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