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思考与探讨丨教会如何参与解决老年人的晚年危机问题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9月06日 19:56
配图:https://unsplash.com/
配图:https://unsplash.com/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句诗本来是用来形容晚年美好的,但是事实可能并不是如此。美好的夕阳可能不再美好,而是被乌云遮蔽。

五月份的气温已经有些高,夏天的村民有的已经穿上单衣。大蒜收获之后的土地,被平整一新,种上了玉米。在这一大片玉米地中,一座低矮的小屋显得抢眼,它孤独地躺在这一片土地中间,除了偶尔到田里整理土地的人,几乎没人再去看一眼这个房屋。

这个房子里,在一周前还躺着王老汉,现在只有房门上的白纸,还昭示着这里曾经住过人。

王老汉五个儿子,在村里是不多的好命人。夫妻两个把孩子一个个拉扯大,为他们建了房子,娶了媳妇,成立了家庭。本该享福的时刻,老伴不幸去世,剩下一个老头不该怎样相处。

为了抚养王老汉,五个儿子矛盾重重,最后不得不通过法院的判决,来解决这一养老闹剧,这件事还登上了县报。他这样的遭遇,在村里并不是孤例,而是常态。

最终的结果,是五个儿子凑钱为王老汉在大儿子的田地里建一间房子,以供老人栖身。而饮食则五家轮流出米和油,每个月再给点零花钱。大概十年前,儿子们有凑钱为他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这样可以解决它的交通问题。王老汉在那个小屋里生活了二十年。

因为缺少运动产生的肥胖和高血压,今年的五月份他突然脑梗,腿脚和手臂不再伶俐。这个时候的饮食,是儿子们轮流送些米面和水,把炉子放在老人身边,老人依然要自己解决饭食问题。病情恶化之后,老人生活已经不能自理。我不知道这个时候饮食问题怎么解决,但是没有一周时间,老人就撒手西去了。

这在村子里,像王老汉这样的情况,算是正常死亡。他去世时八十五岁,算是高寿,用邻居的话说也该是死的时候了。

然而,我们知道,按照常规情况,王老汉算是非正常死亡。因为他脑梗之后,并未得到及时医治,如果及时治疗,那么可能生命质量和时间都不是这个结局。

然而没有得到医治的原因,是因为治病的医疗成本问题。这个成本动辄几万,就算有医保兜底,在儿子们看来也是一笔不必要的支出。

王老汉的这样的遭遇并不孤单,可能还是普遍存在。当然,他算是正常死亡,寿终正寝。村民眼里,真正的不正常死亡是被谋杀,这样的情况基本遇不到。而对于那些自杀的老人,村民也是见怪不怪了。

对于农村老人的非正常死亡,尤其是自杀现象,武汉大学社会学系学者刘燕舞博士,曾有过专门的研究,在2008年的田野调查显示,农村老人的非正常死亡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在经过六年遍及11个省份40个乡村的田野调查,他带领的团队完成了论文《农村老年人自杀的社会学研究》。发现,农村老人的非正常死亡“已经严重到触目惊心的地步”。在他的论文中,农村老人自杀曲线显示,自1990年以来,自杀率一直成增长之势。

论文调查统计,自杀的原因,最高的是生存问题,其次是疾病的痛苦,这占据60%,其次则是情感问题。在这些非常死亡的事例中,自杀占据大多数,还有一部分则是他杀。这就是子女为了老人的快速死亡,而放弃治疗。有个老人四五个子女,为了让他在春节前死掉,他们集体决定将他饿死。而一位请假回家的儿子,为了老人死亡用掉自己的丧假,也加速了老人的死亡。

对于这种死亡,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认为这是代际剥削的结果。老人年轻的时候为了孩子拼命,最后将自己的所有财产全部给予孩子,等到自己老了,丧失劳动力,就无法承担自己养老,因此不得不采取自杀的方式结束这一生。即使选择自杀,他们也同样为了减轻孩子的社会负面影响,而死在家门之外,或者与子女争吵几个月之后。这种自杀被涂尔干定义为利他性自杀。

改革开放以来,市场经济的建立,城市化的兴起,资本开始成为社会关注的核心。这对于中国传统伦理的冲击,导致传统秩序趋于崩溃的边缘。在涂尔干的《自杀论》著作中,天主教的自杀率明显低于新教的自杀率,就是因为新教破坏了传统天主教的伦理秩序,将个体单独暴露在社会风险之中。城市化的兴起,将老人所赖以依赖的网络,冲击得七零八落,子女都在外地,要么定居要么打工,留在家里的老人不得不独自承担风险,这其中生存、疾病和情感所遇到的危机都会将一个人击垮。

资本成为社会伦理的中心,也造就了资本理性的泛滥。因此,在老人养老成本上,子女同样是经过算计,在老人无劳动能力,不再为家庭创造价值的时候,此时老人就成为一个纯粹的负担,那么早点将老人这个负担解决掉,这对于子女的资本理性来说才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

因此,在老人的晚年问题上,怎么解决自杀问题,基督教则有大有可为的空间。老人自杀的原因的中,情感孤独也占据一定的比例,因此教会可以发挥自己的特长,通过文艺和组织的方式来为老人提供交流的平台和网络。为老人建立一个新的秩序。

对于饮食和疾病,教会则可以通过开办养老院的模式,来解决老人的基本生活问题。

而基督教的信仰,祷告和重生,医治和依靠等概念,则为老人的病痛提供心理安慰,从而提供精神动力。

因此,面对农村老人自杀的普遍现象,其实教会有很多自身的资源可以参与其中,这对于教会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

教会这个时候,可以重建网络和秩序,对于教会的社会影响和声誉来说,是个难得的契机。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丨基督徒应当如何面对当今社会的"少子化"现象?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