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思考丨面对老龄化的现状和趋势 教会应当如何做?

特约撰稿人 李道南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9月13日 13:46

扬州疫情已经过去,在严控的措施之下,终有拨云见日的一天。

仔细查看流调的数据,会发现扬州感染病例中有很大一部分,几乎占据三分之一的患者是通过棋牌室传染。也许在平时,老年人到棋牌室打牌,棋牌室之内一片祥和,老年人的晚年可以通过棋牌室的欢声笑语来绽放夕阳格外红的光彩。但这次疫情所带来的流调,笔者发现扬州的棋牌室竟然如此之多,出乎意料。据公布的数据,仅仅扬州市邗江区一个区就有1122家,那么如果把整个扬州都算进去,那将是一个不小的数字。

棋牌室聚集的大都是已经退休的老人,鲜见年轻人,他们防护意识不强,加上棋牌室自身管理不到位,防疫态度松懈,人员复杂,这才导致棋牌室成为重要的感染场所。

棋牌在中国大地上,好像是个常见的设置,大江南北,不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打牌场所。城市有收费的棋牌室,农村有专门的的打牌人家或者树荫。这些打牌队伍中,老年人成为常备队伍,而年轻人一般都在春节时期。

笔者在春节回老家的时候,每天晚上,安静的乡村上空除了划拳行令的声音之外,就是洗牌的声音。当然老年人打牌纯属娱乐和消磨时光,而年轻人打牌则是为了显摆一年打工所得的金钱。因此,老年人打牌钱往往一元两元,二年轻人则成百上千。

为什么打牌在老年队伍中如此盛行,乃至于有些老年人打牌会废寝忘食。电视剧《都挺好》中,苏明玉的母亲,一位退休护士长,对于医疗和养生的知识不可谓不知道,她就是因为连续打了十几个小时的牌之后,猝死在牌桌上。为什么这些老人,甘愿冒着生死的危险,也不舍得离开牌桌。

中国现在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对老年人最重要的事来说莫过三样,物质、身体和灵魂,恰是耶稣当年在旷野接受的试探,然而今天这种试探对于老人来说无处不在。这三样东西就是饮食,健康和精神生活。

物质这一关,已经过了。今天再也不是以前——每年青黄不接的时候总要饿上一阵子——今天的饮食已经无需忧愁,忧愁的是怎么变着花样吃。而健康也已经不再是一项较过去那样的沉重负担,今天医保全覆盖,生病费用也基本可以保障。物质和身体这些硬件设施,都可以随着经济发展而改善。唯独精神生活是一件无法通过物质和经济来解决的事情。这不是硬件,而是软件。

今天城市的文化公共设施不可谓不多,但这些对于老年人来说可能没什么吸引力。而对于老年人最具吸引力的,可能是三样,打牌、短视频和广场舞。

选择这些固然没有错,笔者在此也无意论断其正确与否。本文只想探讨他们为什么有这些选择,这些现象为基督教教会提供了怎样的机遇。

首先,改革开放之前的社会,都是单位社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单位,都有一个自己的组织,因此个体的很多内容是被组织赋予的。现在单位早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退休老人的个体。因此,个体找不到组织的情况下,只能独立面对,这个时候大量的时间就要自己去度过。  

过去可能单位不仅管着上班,还管着退休,现在退休了,退休金都是银行发放,到期打到卡上,再也见不到组织,那么这么多的时间怎么安排和支配,就成为问题。因此打牌和短视频、广场舞,总是能成为他们的选择。因为这些活动可以消磨时间,还可以提供共同谈论的话题。

其次,精神的危机,不仅因为组织单位的退出,让个体独自面对大把的时间,更重要的还是文化问题。过去的中国文化教育水平跟不上上。即使在今天,大学毕业的人仍然是少数。因此,精神的文化娱乐,自然就要选择简单的形式,这些形式容易学习,容易上手,容易加入。因此,打牌、短视频、广场舞也就难怪会成为热门了。

第三,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城市化浪潮带来的不仅是打工潮的兴起,还带来了传统伦理秩序的崩溃和失范。过去每个人不仅属于单位,还属于一个伦理组织,属于乡村或者城市的传统秩序,他是这个网络中的一员。但是现在城市化的进程把这一切都打乱了,同楼层的邻居,可能一年也说不上一句话,更别提一个小区的邻居了。在过去,农村里莫说同一个村子,就是隔壁几个村子也能打成一片。现在本来相识的朋友,可能住在相隔几十公里或者几百公里外的社区或者城市。因此,传统伦理网络的失序,让每个人个体倍感孤独,却又无法建立网络。那么这个时候,一同打牌的牌友,一同跳舞的舞伴,或者还能找到一些安慰,在网络上与陌生人的互动,也还能找到一些虚拟的朋友。

在中国老龄化的问题方面,基督教好像假装没有看到,至今他们没有思考和输出老龄化问题的答案和建议,更别提参与了。

然而,这对于教会来说是个机遇。抓住这个机遇的方式,不是封闭而枯燥的教义说理,也不是非敌即友的二元思维。这个时候,为什么教会不能开设一些欢快的活动呢,为什么必须以沉重的查经和见证会,将人拒之门外。

这对于教会来说,怎么把握这个机遇,为老年人重建一种可以安身立命的网络,这值得教会认真思考。怎么把大门口的老人吸引进来?

除了让他们进教会,我们还可以走出去。

如果我们把教会看的很小,仅限于围墙之内的几十个平方,那么对于教会来说,重要的是怎么把他们吸引进来,但是这种吸引也是有人数限制的,因为空间有限。因此,我们的传教动力不高,大概就是因为教会空间所限。这是对于小教会而言。

对于大教会来说,他们可以走出去,普天之下,莫非上帝恩典,那么普天之下也就莫非教会所属了。把教会放到世界中,整个老年人群都在教会里。

我们的教会观是大教会还是小教会,这关系到我们传福音和参与社会、改造社会的态度和方式。

老龄化社会的加剧,必然会为基督教提供机遇,就看教会怎么把握了。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丨基督徒应当如何面对当今社会的"少子化"现象?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