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释经学家鲍勃•阿特里博士著作连载| 约翰福音系列2:读经指南 寻求真理

蒙允转载 鲍勃•阿特里博士(Bob Utley)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9月13日 09:25

我们可以认识真理吗?在哪儿可以找到它呢?我们可以通过逻辑验证它吗?有没有一个终极权威?有没有绝对真理可以指导我们的生活和世界?生活有意义吗?我 们为什么存在?我们到哪里去?这些问题——也是所有有理性的人都会思考的问题——自有史以来就困惑着人类的理性(传1:13-18;3:9-11)。我还记得我个人曾寻找一个自己人生的中心目标。我小时候就接受了基督,主要是因为家人的见证和影响。 长大以后,我对自身和周围世界的疑问也随之增多。简单的文化宗教说教不再能解释我  所读到、所遭遇的事。那是一段充满困惑、寻找、渴求的岁月,并且在面对麻木、苦难  世界的时候感到无助。

许多人声称能够解决这些终极问题,但是经过调查和反省之后,我发现他们的答案建立在(1)个人哲学(2)古代神话(3)个人经历或者(4)心理投射等的基础上。我需要一定程度的实证、依据和理性来建立我的世界观,我的整体中心和我活着的理由。

我发现这些都在我所研读的圣经中。我开始寻找依据证明它的可靠性,我在以 下几个方面中找到了:1)考古证明了圣经的历史可靠性,2)旧约预言的准确性,3)  圣经在其成书1600多年间信息的一致性,以及4)那些因为接触圣经,生命得到永久改  变人们的见证。   基督教作为信仰和信念的统一系统,有能力处理复杂人类生活的问题。这不仅提供一个理性框架,而且圣经信仰的经历方面使我得到情感上的愉悦以及内心的  平安。

我想我找到了我生命的中心所在就是基督,就是圣经上所说的那位。 这是一次强烈的经历、情感上的宣泄。   然而,我还依然记得当我开始意识到这本书有多少种不同的解释——有时甚至在同一个教会和思想派系中都是如此时所感到的震惊和痛苦。强 调圣经的默示和可信赖性不是结束,而仅仅是刚开始。   我该怎样证明或否认那些由承认圣经的权威和可靠性的人对其中许多难解的章节作出的各式各样、互相矛盾的解释?

这项任务成了我的人生目标和信仰之旅。我知道我信靠基督(1)为我带来了极大的平安和喜乐。我渴求在文化相关性(后现代性)中间寻找一些绝对的东西;(2)矛盾宗教系统(世界宗教)的教条主义;以及(3)宗派傲慢等。在研究古代文献解经的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我自己存在着历史的、文化的、宗派的、以及经验的偏见。 以前,我读经常常只为强化我自己的观点。 在重申自己内心不安和不足的同时,我用它作为信条来抨击别人。通过这种方式来达到目的对我来说是多么的痛心疾首。

虽然我永远不会完全做到客观,但确实可以用更好的方式阅读圣经。  我通过辨别并且承认它们的存在来限制自己的偏见。   我无法完全避免偏见,但是我已经面对了自己的弱点。 解经的人常常就是正确读经的最大敌人。

我列举出我研经中所做的一些假设,好让读经者与我一同检验: 一、假设

A.我相信圣经是独一真神的唯一的自我启示。因此,必须根据它神圣的原作者(圣灵)藉着一个人类作者,在一个具体历史时代中的意图来解释。

B.我相信圣经是写给所有的人,包括普通人。   神屈尊,在一个历史文化背景下对我们清楚地说话。 神不隐藏真理——他希望我们能明白。 因此,必须要根据当时的——而不是我们时代的背景来解经。   圣经带给我们的信息不应当是最初读到或听到圣经的人所根本领会不到的。 普通人是可以理解的,并且它使用的是一般人类的交流方式和技巧。

C.我相信圣经表达一个统一的信息和宗旨。   虽然包括不同和相悖的经文经节,但是它并不自相矛盾。 因此,圣经最好的解经者就是圣经自己。

D.我相信受到启示的原作者所写各节经文(预言除外)都有一个而且仅有一个意思。 虽然我们无法完全确定了解原作者的意图,但是有很多因素表明这一点。

1.用来表达信息的文学风格(类型)。

2.引出圣经经文的历史背景或特定场合。

3.整本圣经以及各文学单元的文学语境。

4.文学单元的布局谋篇(大纲),其与整个预言有关。

5.传递信息的特定语法特点。

6.用来表达信息的所选文字。

7.关联同题经文。

对上述各条进行研究都可以成为我们研究各节经文的目标。 在谈到正确的读经方法之前,我先来谈谈现在所使用的一些不正确的方法,这些方法带来了如此多解经的 分歧,因此应当避免:

二、不正确的方法

A.忽视圣经文学语境,不联系作者的意图或上下文,而将每句话、每个短语甚至每个词语当作真理的表述。通常情况下这叫做“断章取义”。

B.忽视圣经的历史背景,用假定的、无经文依据的历史背景来代替。

C.忽视圣经的历史背景,读经就像阅读早报一样,这主要是指现代个别基督徒。

D.忽视圣经历史背景,将经文寓言化成哲学和神学信息,与最初听众和原作者意图完全无关。

E.忽视原信息,用自己的神学系统、喜爱的学说、或者当代问题(与原作者目的  及表达信息无关)来代替。 这种现象常常伴随着将读经作为建立说话者权威的手段的做法。 这就是平常所谓的“读经反应”(“经文符合我意”解经)。

在所有人类书面表达中至少可以发现三个相关组成部分:

 

原作者意图


 

所写经文


 

原受众



在过去,不同的读经技巧曾侧重于其中的某个因素。 但是为真实地确定圣经的唯一启示,下面经过修改的图则更合适一些

圣灵


手抄本异文


后来的信徒



原作



所写






意图



原受众



事实上,解经的过程都要包含所有这三个组成部分。   为了达到检验的目的,我的解经则集中在前两个组成部分上: 即原作者和经文。或许,我需要对所观察到的错误比如(1)将经文寓言化或者神化以及(2)“读经反应”解经(“经文符合我意”) 做一下说明。  每个阶段都可能发生错误。  我们必须始终要检查我们的动机、偏见、技巧和运用等。但是如果解经没有分界线、没有限制、或者没有标准,我们如何进行检 查呢?这就是作者意图及经文结构提供给我一些标准,用来限制可能有效解经的范  围。

根据这些不正确的读经技巧,读经又有哪些可能好的方法和解经手段,可以带来 一定程度的证实和一致性呢?

三、通读圣经的可行途径

这里,我讨论的不是解释特定文体的独特技巧,而是适用于所有圣经题材的一般 解经原则。 通读圣经采用的具体途径可参阅由佐登·非(Gordon Fee)与道格拉斯·斯图尔德(Douglas Stuart)合著、由Zondervan出版的《圣经导读》(How To Read The Bible For  All  Its  Worth)。

我的方法起初着重于读者让圣灵藉着四个个人读经周期来得到光照。 这样就将圣灵、经文、以及读经者放在主要而非从属位置上。   也可以保护读经者避免受到注释人的不良影响。 我曾听说过: “圣经给解经书带来许多亮光”。 这并不意味着轻视有关查经,但是可以在适当情况下作为参考。

我们必须从经文自身找到解经的依据。以下五个方面至少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证明:

1.原作者

a.历史背景

b.文学语境

2.原作者选择:

a.语法结构(语法句法);

b.现代工作应用;

c.流派;

3.我们的正确理解:

a.相关的关联同题经文。

我们需要能够提供解经所依据的理由和逻辑。圣经是我们信心和操练的唯一源泉。 可叹的是,基督徒常常对它所教导或强调的内容持不同意见。信徒宣称圣经是神的默示, 却不同意它的教导和要求,实为自欺欺人。

这四个读经周期是为提供下面的解经思路而设计的:

A.第一读经周期:

1.将整卷书一次读完。 从不同翻译理论的角度来看,再次阅读不同翻译版本的圣经。

a.直译(新英皇钦定版圣经(NKJV)、新美国标准圣经(NASB)、以及新标准修订版圣经(NRSV))

b.文意翻译(现代英语译本(TEV),耶路撒冷圣经(JB))

c.意译(活泼真道(Living  Bible)、扩展圣经(Amplified  Bible))

2.寻找整本圣经的核心目的。确定主题。

3.如果可能的话,圈出文学单元、章节、段落、或者句子,清楚地表达核心目的 或者主题。

4.确定主要的文学体裁

a.旧约

(1)希伯来记叙文

(2)希伯来诗歌(智慧文学,诗篇)

(3)希伯来预言(散文,诗歌)

(4)律法条例

b.新约

(1)叙事(福音书,使徒行传)

(2)寓言(福音书)

(3)书信/使徒书信

(4)启示文学

B.第二读经周期

1.再次阅读整本圣经,寻找确定主题或者题材。

2.概述主题,并且简单陈述其内容。

3.检查目的陈述,并且通过查经进行概述。

C.第三读经周期

1.再次阅读整本圣经,寻找确定圣经作品的历史背景和特定场合。

2.列出圣经中提及的事件

a.作者

b.日期

c.受众

d.作品的特定原因

e.与作品目的相关的文化背景方面

f.参考历史人物和事件

3.对于解经部分,则以段落划分来详述说明。始终确定并概述文学单元。 这样会有好几章或者段落。可以遵循原作者的逻辑及布局谋篇。

4.通过查经来检查历史背景。

D.第四读经周期

1.再次阅读集中翻译的特定文学单元。

a.直译(新英皇钦定版圣经(NKJV)、新美国标准圣经(NASB)、以及新标准修订版圣经(NRSV))

b.文意翻译(现代英语译本(TEV),耶路撒冷圣经(JB))

c.意译(活泼真道(Living  Bible)、扩展圣经(Amplified  Bible))

2.查找文体或者语法结构;

a. 重复短语(弗1:6,12,13)

b.重复性语法结构(罗:8:31)

c.对比概念

3.列出以下项目:

a.重要术语;

b.非常见术语;

c.重要语法结构;

d.特别难以理解的文字、从句、以及句子;

4.寻找相关的关联同题经文:

a.在所用主题上寻找最清楚的经训经文。

(1)“系统神学”书籍;

(2)参考圣经;

(3)词语注解索引;

b.寻找主题中可能出现的意思相对的话。许多圣经真理都是通过辨证的方式加以阐述的,许多宗派冲突就来自对神学的断章取义。   圣经中的所有内容都是默示的,我们必须寻找其完整的信息,从而使我们的解经达到平衡。

c.在同一卷书、同一作者、或者同一流派的圣经中查找关联同题经文,由于作者为圣灵做工,所以圣经是自己最好的解经者。

5.通过查经来核实所观察到的历史背景与时机。

a.研读圣经;

b.圣经百科全书、手册和词典等。

c.圣经介绍。

d.圣经解经书(在这个学习阶段,可以让过去和现在的信徒群体来帮助和指正你个人的学习)。

四、解经应用

我们再谈及应用。  读经者可能已花费时间理解经文在原来背景下的意思。现在必须将其应用于自己的生活文化当中。   我把圣经权威定义为“理解原圣经作者在当时所说的意思并且将真理应用于我们现代的生活中”。

应用必须在时间和逻辑方面遵守原作者意图的解释。  只有当我们了解了经文所指所处世代,才可以把圣经中的各节应用到我们现代的生活中。   我们绝不能让一段经文说它没有说过的话。

具体的概述内容为段落级(第3次读经周期)作为读经向导。   应用应当以段落而非文字为准。 文字只有根据上下经文才可以解释,从句与句子也是如此。 在解经过程中,只有受到圣灵感动的人才是原作者。 我们只能遵从圣灵的带领。 亮光并不就是启示。 “ 神如是说”,我们必须遵守原作者的意图。 应用必须明确与整卷书的一般意图、特定文学单元、以及段落思想发展等相关。

不能用我们现代的观点来解经,要让圣经自己说话。  这需要我们从经文中提炼出原则来。 如果经文支持某个原则,那么可以这样做。 不幸的是,许多时候我们的原则恰恰就是“我们自己的”原则而非经文的原则。

在应用圣经的时候,重要的是要记住(预言除外),特定的圣经经文只有一个而且仅有一个意思。   这个本意与原作者的意图有关,因为这段经文是用来处理他那个世代的危机或者需求。 许多应用都是从这个本意中推理出来的。 该应用基于领受人的需求,但必须与原作者的本意相关。

五、解经的属灵方面

迄今为止,我已经在解经和应用中讨论了逻辑和行文过程。  现在我就解经的属灵方面做些简要的说明。以下这些内容对我帮助很大:

A.祷告祈求圣灵的帮助(林前:1:26-2:16)。

B.祈求饶恕和洁净已犯的罪(约壹1:9)。

C.  祈求更希望认识  神(诗:19:7;42:1,  119:1)。

D.将任何新的领悟立即应用到自己的生命当中。

E.保持谦卑和善于学习的态度。

要在理性的思考和圣灵的带领之间保持平衡是非常困难的。  以下引证则帮我解决了上述难题:

A.詹姆斯W.塞尔(James  W  Sire)《曲解圣经》(Scripture  Twisting)第17-18页;  “亮光临到 神子民身上,而非仅仅属灵精英。在基督教中不存在权威等级之分、

没有先知先觉、没有人能够完全解经。因此,在圣灵赐下智慧、知识、和属灵洞察   力的同时,不会将这些有才华的基督徒只用作圣经话语的权威解经者。他使   神的子民通过参考圣经来学习、判断、并辨别,圣经代表了权威,甚至超过   神赐下特殊才华的那些人。总而言之,假定我通读整卷圣经,则是因为圣经是 神启示给所有人的, 他才是我们所有的终极权威,虽然没有揭示全部秘密,但是却让各文化背景下的普   通人都能理解。”

B.伯纳德 兰姆( Bernard Ramm ) 所著《基督教解经学》( Protestant Biblical Interpretation)第75页谈到克尔凯郭尔(Kierkegaard):

Kierkegaard认为,圣经的语法、词汇、以及历史研究是必要的,但都是为阅读 圣经作准备。“阅读圣经就是聆听  神的话语,必须用心用口去读,全神贯注、如渴鹿慕水一样与 神交通。 粗心大意、从学术角度、或者从专业角度来阅读圣经都不会把圣经当作 神的话语。  在读经的时候,就像阅读情人的书信一样,这样才会把圣经当作 神的话”。

C.H.  H.罗利(H.H.Rowley)《圣经的适切性》(The  Relevance  of  the  Bible)第19页:

“仅仅从知识的角度去理解,而对圣经没有全面的认识,是不能得到圣经中所   有的宝藏。  这并不是轻视理性的认知,因为它是全备理解圣经中必不可少的一步。但是如果想全面地了解圣经,必须进入灵里的理解,因为这样才能得到圣经中属灵   的珍宝。 说到属灵的理解,光有理智上的敏锐是不够的。只有灵才能参透属灵的事, 如果学习圣经的人想超越科学的研究而得到这本最伟大书籍的丰富产业,那他需要   有灵里领受的心、愿意把自己降服于神的态度以及寻求神的渴望。”

六、注释方法

该《研经指导注释书》(The Study Guide Commentary)在以下情况对解经有所帮助:

A.对各卷书进行简单的历史轮廓介绍。在完成“第三读经周期”之后,检查该信息内容。

B.在各章节开头都会发现上下经文领悟。这将有助于发现文学单元结构是什么样的。

C.在各章节或者主要文学单元开头,几个现代翻译中提供了段落划分及其描述标题说明。

1.联合圣经公会希腊文圣经,修订第四版(UBS4)。

2.新美国标准圣经(NASB)-1995版

3.新英皇钦定版圣经(NKJV)

4.新修订标准版圣经(NRSV)

5.现代英语译本(TEV)

6.耶路撒冷圣经(JB)

段落划分并不是受到圣灵感动而成。它们必须根据上下经文来确定。通过对几   种现代翻译版本的不同翻译理论和神学角度进行比较,我们可以分析原作者思想的   假定结构。各段都有一个主要真理。这被称作“主题句”或者“经文的中心思想”。 这个中心思想就是正确历史、语法解经的关键所在。如果无法成段落,一个人是无   法进行解经、布道或者教导的。   也需要记住的是,各段落与其上下经文段落相关联的。这就是为什么整卷书段落大纲如此重要的原因所在。我们必须能够按照受到启   示的原作者来探讨主题逻辑方式。

D.鲍勃(Bob)的注释说明遵循逐条法来解经。这迫使我们必须遵循原作者的意图。注释说明提供了以下几个方面的信息:

1.文学语境;

2.历史、文化背景;

3.语法知识

4.文字研读;

5.关联的同题经文;

E.在本解经的某些方面,新美国标准版(1995版)经文由其它几个现代翻译版本进行补充。

1.新英皇钦定版圣经(NKJV)源自“公认经文(Textus Receptus)”的手抄本。

2.新修订标准版圣经(NRSV)是美国国家教会协会修订标准版圣经的直译版本。

3.现代英文译本(TEV)为美国联合圣经公会出版的文意翻译。

4.耶路撒冷圣经(JB)以法国天主教文意翻译版本为基础的英文翻译。

F.对于那些无法阅读希腊文的人来说,对比英文翻译的圣经可以有助于识别出经文中 的问题来:

1.手抄本异文;

2.替换词意思;

3.难以合乎文法的经文和结构;

4.多种解释的经文;

虽然英语翻译无法解决所有这些问题,但是它们的目标是能够更深层次、更全面地研读圣经。

G.在各章节结束的地方,给出了相关的讨论问题,即该章节中主要解经问题说明。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丨基督徒应当如何面对当今社会的"少子化"现象?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