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几内亚发生政变,福音派领导人称“国家冷静平和”

作者: S.I.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09月14日 13:34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在发生一场意外之料的政变后,几内亚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é)于9月5日在首都科纳克里被捕。

在社交媒体公布的图片上,这位总统坐在扶椅上,赤脚,穿一件皱巴巴的衬衫和牛仔裤,周围是盯着镜头的穿制服持枪士兵。

几内亚福音联盟社区教会的牧师艾萨克·马拉(Isaac Mara)告诉西语新闻网站 Protestante Digital:“军队掌权的到来令人吃惊。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首都(科纳克里)的人民在周日早上被枪声吵醒,但没人知道些什么。直到下午,人们才被通知总统被捕了。”

该国神召会一教会的牧师、福音电台社区事工IBRA的负责人以马内利·瓦穆诺(Emmanuel Ouamouno)指政变很“快”。

瓦穆诺补充说:“想像一下,30分钟内,一国总统就像一个小小窃贼一样被逮捕了,而且没有任何伤害或流血。甚至是总统卫队也没有还击敦布亚上校领导的特种部队。我对于此非常吃惊。我认为这次政变准备得非常充分。所有人看似很高兴。”

政变后几小时,始作俑者马马迪·敦布亚(Mamady Doumbouya)上校和他在2018年受国防部委托创建的特种部队宣布解散机构和政府,中止宪法和关闭陆空边界。

这位军官说:“国家的社会政治和经济状况,共和体制得失灵,司法工具化,…对民主原则缺乏尊重,公共管理政治化,…普遍贫穷和腐败导致几内亚军队…得承担对几内亚主权人民的责任。”


图源: Screenshot RTVE

新的政治过度?

几小时内,军事委员会确认了民族团结政府的成立,重开陆空边界(但有管制),和宣布其他举措,如释放包括奥马尔·希拉(Oumar Sylla)和阿卜杜拉耶·巴(Abdoulaye Bah)在内的依然在囚的数个孔戴政治对手。

敦布亚上校也公开呼吁外国投资者保持冷静。几内亚是世界第二大铝土矿生产国,这是种作为铝主要来源的岩石。政变后,铝土矿在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的价格已经升至2011年来的最高位。

敦布亚把手伸向孔戴内阁的成员们,还以和解的语气说:“我们希望把这个新的过渡置于希望和新的几内亚标志下,与自我和解,与国家所有的孩子们和解,…没有仇恨、报复和猎巫。”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推特上说,自己非常密切地关注着几内亚的局势。“我强烈谴责任何以武力接管政府的行为,呼吁立即释放阿尔法·孔戴总统。”

美国在声明中谴责政变,警告说“暴力和任何宪政以外的措施只会侵害几内亚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前景”。

几内亚全国重组和发展委员会是由军事领导的民族团结过渡政府选择的名称,它现在面临着非盟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制裁。

阿尔法·孔戴:几内亚民主的失败之梦

创立于大流行期间、旨在“推广上帝之言”的Facebook主页“几内亚基督徒”的联合创立者坦巴·亚历克西斯·孔迪亚(Tamba Alexis Kondiano)强调说:“政变后,几内亚人民对士兵寄以厚望,真的希望他们尽快进行过渡,组织透明、自由和包容的选举。”

尽管有这些期望,但他补充说:“我们不能忽略这么一个事实,即阿尔法·孔戴来自一个能得到90%支持的社区,所以部分人害怕几内亚可能发生的事情。”

阿尔法·孔戴是兰萨纳·孔戴(Lansana Conté)独裁统治时期的长期反对派领导人。2010年,他赢得了该国从1958年自法国获得独立以来首次举行的民主选举。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在两次连续任期和每年高达7%的经济增长后,孔戴在2020年10月有争议的总统大选前修改了宪法对于第三个任期的限制。当他宣布获胜时,数十人在冲突中死亡。

作为几内亚基督徒的孔迪亚解释说:“自从前总统第三次任职以来,社会政治局势在反对派组织了多次推翻他第三次任期的示威游行后陷于恶化。基于所有这些事情,燃料价格上涨,生活成本增加,国家气氛的确紧张,孔戴总统日复一日地增加了人民的愤怒。”

根据孔迪亚的说法,“几内亚人对于他的退场毫不惊讶,只是对国家的形象感到惊讶,因为我们期望它是和平非暴力的,就像我们现在在军事参与后所经历的那样。”

瓦穆诺牧师指出,“国家现在冷静平和”。“如果军队管理国家,人民会有平静,那么为什么不呢?和平,几内亚人已经厌倦了政治斗争和今天已经如此昂贵的生活了。如果军队能满足人民的需要,从他们手中夺走权力是很困难的。我们已有了卢旺达的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这个例子。一切取决于军队是如何行事。”

宗教自由

几内亚的福音派领导人称,目前预计政变将继续停留在政治领域,并将领导着一个不对权利和如宗教自由等自由产生消极影响的过渡。

瓦穆诺说:“在这次政变前,几内亚教会的情况很好,尽管基督徒在某些地方会受到歧视和道德迫害,以及有时的人身迫害。”

他补充说:“总体而言,我们在共存中一同生活,接受穆斯林多数强加的这种生活方式。从2012年以来,福音派教会一直在增长,在该国所有地区都站稳了脚跟。”

马拉对此同意,“目前,教会和其他宗教团体之间的共存情况良好。唯一的困难是这个国家以伊斯兰教为主,所以如果地主是穆斯林,基督徒是很难找到工作或住所的。”

根据约书亚项目(Joshua Project)的报道,几内亚人口有超过88%为穆斯林,只有4%为基督徒,福音派信徒仅仅0.7%。


图源:Screenshot, Rádio Télévision Guineé.

近年来,激进伊斯兰主义所在的地区圣战主义增长很快,他们通过武装团体扩大其控制,而基督教成为可以遏制圣战主义在该国影响的关键之一。

瓦穆诺牧师说:“几内亚是这块地区最富有的国家。世俗主义居于法院,但并不防止针对我们基督徒的某些迫害。迫害是缓慢且非暴力的,我们在该国某些地方获得礼拜场所也存在问题,以及在这些地区禁止谈到耶稣。总言之,圣战主义在几内亚还没有开始。”

面对大流行的几内亚教会

根据平台“我们的数据世界”(Our World in Data)的报告,几内亚的新冠状病毒感染率在大流行这一时期一直很低,其平均水平要低于整个非洲。同时,该国的疫苗接种率超过了非洲大陆的整体接种率(5.12%),其接种人口刚刚超过了6%。

但是,瓦穆诺强调说,“大流行让教会震惊。在我所牧养的教会里面,有两位感染者。很多人因为没有食物也在受苦。”

对于这位牧师而言,实体和组织之间的合作一直是关键,他很感谢“帮助有困难之民的敞开的门的分支机构非洲服务事工(Africa service ministry)。我们也经常收到来自他国的支援几内亚教会的捐款”。

马拉牧师同意“大流行极大地影响了教会生活,特别是在财务上,以及由于困难而使得主日人数减少”。

这就是为何几内亚福音派基督徒不得不想出措施继续在限制中分享他们的信仰,如平台“几内亚基督徒”。瓦穆诺解释说:“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我们这些年轻人决心创建一个数字平台,让所有基督徒都能利用他们的智能手机进行祷告。”

为几内亚祷告

在等待政府倒台的同时,福音派领导人呼吁全世界的基督徒为“该国教会的团结、社会政治的稳定,及为在几内亚开展旨在促进福音的项目提供物质支持”而祷告。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福音时评丨基督徒应当如何面对当今社会的"少子化"现象?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