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烟台苹果是这个传教士带来的|《红苹果》转载:倪维思的童年记忆(一)

作者: 李世光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10月21日 09:33
倪维思历史图片。
倪维思历史图片。
图片来源:Pixabay.com
图片来源:Pixabay.com

编者按:
作家吴殿彬所著长篇纪实文学《红苹果》全书共43万字,记叙了自1871年美国传教士引进西洋苹果以来150年的烟台苹果发展史,2021年2月由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发行。

全书共分六部,十八章,其中第一部为“西果落户”,介绍了近现代烟台苹果的由来。在西洋苹果落户之前,烟台的苹果和中国其他地方的苹果一样,品种非常古老,果子又面又小,跟今天苹果的甜脆口味完全不同。自从1871年美国传教士倪维思在烟台成功引种西洋苹果以后,烟台才成为全国文明的水果之乡,直到今天。
对此,吴殿彬说:“今天,我们依然不能忘记西果落户烟台这个源头,否则,烟台苹果便成了没有背景的‘忘恩负义之徒’。”

本平台蒙允转载《红苹果》的最初2章,回溯了当年传教士倪维思把苹果带入烟台的真实历史。



《红苹果》转载|倪维思的童年记忆(一)

倪维思当年并没有想到,后来他到中国传道,竟然在几十年之后,成为西洋水果走进山东烟台的使者。

那是1853年的4月,24岁的倪维思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充满了理想和力量,从美国普林斯顿神学院毕业了,他满怀豪情地向美国长老会差会递上了来中国传道的申请。他出身于纽约州奥维德附近的一个农场主家庭,本来是捧着富贵的金饭碗降生的,但是,命运并没给他特别的青睐,在他还分不清父亲母亲的时候,命运就残酷的碾压了他。他一岁半的那年,父亲因意外的摔伤而撒手人寰。他在爷爷和奶奶手里长大成人,16岁就考取了联合大学,毕业后南下乔治亚州当教师。在这期间灵性得以复兴……他的申请很快得到了批准。

他跟海伦很快举行了婚礼,两个月以后,他们踏上了远洋中国的航船。那天,是一个有点薄雾而带着潮湿的日子,海风把码头吹得有些沉闷,汽笛粗犷的长啸撕裂着岸上和船上人们的深深的亲情。岳父岳母、爷爷奶奶泪眼婆娑而强装笑颜,一次次拥抱他和海伦;那些看似淡淡的如同平日里出去做事那样顺便的叮嘱,内里却藏着生离死别的揪心痛楚。年轻的倪维思和海伦,心早已飞向了千万里之外的神秘的中国,对四位老人的心情并不在同一个频律上的波段里共振……直到他们在轮船上看日出月落有些寂寞的感觉爬上心头的时候,倪维思才回味起爷爷奶奶他们分手时叮咛的话语来:

“别忘了,别忘了回家来看看,看看我们,看看你的苹果园啊……”

“不管走到哪里,不管多远,都不要忘了根啊……你们俩的根在咱纽约,在咱奥维德,在咱的农场里啊……”

倪维思想起了爷爷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噙着泪花、花白的头发伴着花白的胡子,有些颤抖的样子,虽是佯装喜乐,也有生离死别的无奈。此前他还以为爷爷真的为他到中国传道而心中快乐呢,他现在才感觉到了那种为上帝的爱而舍掉的祖孙情,胜过父子情。倪维思是跟着爷爷信耶稣的。爷爷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倪维思刚懂事的时候,爷爷就把他领到果园里,在一行小苹果树下,给他讲故事。爷爷告诉他,自己的家族有一个流传的纪念家里添丁的做法,就是每当生了男孩的时候,父亲都要在苹果园里种上7棵苹果树,意思是纪念上帝创造世界的7日,神又造了一个小亚当。而生了女孩则不栽树,因为夏娃是用亚当的肋骨造的。苹果树苗活了之后,就要从纪念当年父亲出生的苹果树上,找最好的枝条剪下来,嫁接到这七棵小苹果树上,意思是要后一辈比前一代更优秀。倪维思的父亲只给他栽上了出生的7棵苹果树,还没等给他嫁接自己苹果树上的枝条,就去世了。纪念倪维思出生的苹果树,还是爷爷给他嫁接的呢。爷爷既是爷爷也是父亲,倪维思对爷爷有特殊的感情……

倪维思此时真正感觉到了爷爷的奉献,爷爷舍弃了自己的孙子兼儿子,让自己到中国去传道,他却不能在爷爷老去的时候在他老人家膝前承欢……他也想起了为传道自己的虔诚付出:他给自己定了24个约束的规矩,包括早上五点起床、读经祷告等等,以此来过圣洁的生活……

早祷以后,倪维思跟海伦一起走上甲板。新婚的夫妇还沉浸在甜蜜的幸福之中,一时半刻的寂寞并不会引起什么伤感与怅惘,但对家乡的情愫却变成了一张张缠绵的透明的网,罩着他们驿动的心,仿佛有一种粘连的看不见的线,把家乡的人、事和炊烟、田野都一样一样地拉到他们面前。倪维思静静地立在那里,向着家乡的方向,默默地一言不发。海伦在他旁边爱怜地看着他。从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海伦感觉到了丈夫心中动的活水,正在自己农场的果园里漫润。他当然知道,这个农场从他立志传道的那天起,就跟他再也没有关系了。但是,海伦也知道,那种连根拔起来切断过去的一切情感和回忆,是永远也不可能的。她体贴地走上前来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问:“是不是想爷爷奶奶了?”

倪维思点点头,泪水已经溢出了眼眶,“是啊,我想起了小时候,每当我放学回家的时候,奶奶总是叫我跟她一起在家里歇着,不叫我跟爷爷去剪树……可我就爱跟爷爷到果园里去,看爷爷剪树,给苹果树施肥、浇水……特别是秋天,帮爷爷收苹果的时候,奶奶也会来帮忙,我就上我自己的苹果树上,摘一个大大的红苹果送给奶奶,说:‘奶奶,你吃吧,这是我树上的大苹果。'奶奶会笑着说:‘感谢上帝,我孙子树上长这么大这么好的苹果了……'其实,她知道,我喜欢种苹果,喜欢跟爷爷侍弄果树——我觉得果树也像人一样,也是有感情的,你给她们吃得好吃得饱,她们就会给你笑脸:春天的花儿,都会开得特别好看;秋天的苹果也会结得很大很大很甜很甜……”。

海伦说:“我知道你喜欢园艺,可没想到你喜欢到这个种程度。把苹果树当人待……”

“你别以为我只是打个比方,其实,果木真是通人性的……这事是从爷爷剪树中悟到的。”

“以前咱俩在你的苹果树下说话,你也没跟我说这事,”海伦嗔怪地说,“今天你是怎么了,跟我说起这个秘密来了?”

倪维思拉着海伦的手,走到船舷边,扶着栏杆说:“不知道怎么了,今天一大早就想爷爷了,那个只有我知道的故事,撞得我心里怦怦跳……我想,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转载说明:已获本书作者同意,授权基督时报转载,本平台不拥有版权)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在中国,精神科医生有多稀缺?基督徒应当如何看待精神健康问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