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学者冉云飞:近两百年来华传教士中文传记的初步研究

作者: 舒华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10月19日 09:44

20211016日,青年学者、作家、基督徒冉云飞受邀在网上上分享一场题为《两百年来中国传教士中文传记的初步研究》的讲座。

冉云飞,基督徒、作家、青年学者。生于酉阳,1987年毕业于四川大学中文系,长居成都。先后著有《尖锐的秋天:里尔克》、《手抄本的流亡》、《沉疴:中国教育的危机与批判》、《从历史的偏旁进入成都》、《庄子我说》、《像唐诗一样生活:中国人心灵栖息的诗意追寻》等书。

冉云飞分享自己为何开始对两百年来中国传教士中文传记的初步研究这个话题开始有兴趣。他说到,自己先开始读一些关于马礼逊来华的传记等,我发觉整个传教士的传记领域时缺少人来研究的,他于是开始带领身边一些弟兄姐妹每个月读一本不同的传教士传记。他说到,无论是从教会学校、中国基督教教会,还是基督教来华的历史,这些一直以来国外的研究比较多,不少的著作也是国外的人写的,而中国自己对这三个领域的研究都很少。

一,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领域:

我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领域?冉飞云说,因为关于传教士传记,西方人写的多,中国人写的少,基督教来华的传记领域的研究是薄弱的。传记是对传主的生活和工作的记录,传记不都是全然可靠,需要人的分析和判定,最终确定真实的程度。

他谈到读传记的意义:读传记是一个人特别的喜好。传记可以让人在读的时候找到一个效法的对象。对于基督徒来说,除了伟大的救主耶稣基督以外,那些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也可以给很多人力量。我们读的时候会特别容易感动,比如,传教士到过你的家乡做工,就会与中国的基督徒产生内在的关系,会让人更清晰的看到主的工作。

二,关于编辑历史教材的看见:

冉云飞补充说,关于传教士的教材是缺乏的,任何东西的编撰都有它的前设,这个前设就是它的假设。任何所谓的中立背后都有学术的前设,比如,数学这个稳定的领域都需要假设,如果没有假设,数学大厦也无法成立。同样,人文社会主义科学更是需要前设,涉及到人的部分更为复杂,我们需要更多的去研究和了解。写传教士传记的好处是有天然的属灵遮盖,其涉及到写作文法、逻辑、修辞需要很高文学素养。很多传教士传记中的对话是非常重要的。

——传教士对白话文的影响:

冉云飞说:耶稣会翻译的《古今圣经长稿》用的是北京的官话,1805年翻译的【约翰福音6:48】的翻译就是带着白话性质的。他讲到了中国的白话文的需要和出现,是有传教士的贡献和帮助的。近现代的中国人很难读懂过去早期的文字,因而最早《四书》的白话文版本是由德国传教士安保罗在1910年翻译出来的。

三,关于中国教会历史

读传教士传记对中国教会历史理解和中国的牧者是非常有帮助的,可以知道起初他们是如何做教会和门徒培训的,冉云飞介绍说,我们除了看传教士的伟大图景和作为,我们还要看中国教会历史,很多学者写的教会历史有很高的水准,但其整理度和材料的收集和细微的侦辨还有巨大的工作要做。比如,来华传教士倪维思形成了倪维思计划,使他成为最早提出中国教会自治、自养、自传三自原则的人。但其实戴德生和马礼逊在之前就提出这个看法了。

在一本英国传教士的传记《汉人》里记载:早期教会在50年代的发展是以命换命,培养50个人基本上要一对一的牺牲50个传教士。早期在中国开疆扩土的传教的过程是非常不容易的。

冉云飞强调说,我们需要看重来华传教士的属灵遗产,比如马礼逊、戴德生,我们需要纪念这些来华传教的属灵伟人对中国教会的祝福,他们在传教过程中所经历的一切可以激励中国人如何在中国的禾场上怎么传扬神福音。

四,我们要了解中国传教的“地土

在很多传记中,涉及到中国的很多地土,比如,有的传教士在南方温州传教的岁月,有的在中国东北的传教历史......这些传教士的走过的地土是宏伟而又细腻的。

1866年是中国传教历史上非常标志性的年份。一是温州,二是东北,他们走过的这些地土和布局都影响了未来中国传教的进展。冉云飞说:你读了他们的传记 ,就会对神宏伟的蓝图看地更加清晰,让我想到了使徒行传29章。

他还提醒说,我们的服事不应该在表面的部分,不要为了得到人的称赞而去服事; 对于基督徒来说,我们读传教士传记,不是要论断,要尊重事实本身,但尊重事实的本身,我们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同时判断传教士的时候,不要只凭眼见。他举例说,比如,看到一个传教士曾经在中国在她16岁就去世了,我们会用自己的眼光看这个事情,但是都有神的旨意。我们要想到神是如何看这个事情的.....研究传教士的时候,我们要看到神的荣耀,要看那看不见的属灵的遗产。

看马礼逊的属灵遗产,他们是我们尊重的属灵的前辈,但是依然有可以探讨他们的作为。他举例说:比如起初办教会学校的时候,录取的学生对信仰没有要求,所以收了很多没有信仰的官宦人家的孩子们做学生,和聘用了没有信仰的老师。清末民初,13所教会学校带出了很多精英阶层,但也教出了很多唯物主义和反对基督教的精英。这就是我的一种评判,冉云飞说道。

讲座最后,冉云飞总结说,从马礼逊来华开始的基督新教入华看,我们认可福音来华的伟大影响,福音进入任何一个文化,必然穿透任何一个文化和族群,在近现代100多年的历史中,教会在发展,神大大的祝福了中国。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愿意匍匐在神面前,有份于成为神的儿女和与神同工,这是都是祂美好的安排。

如何看待来华传教士研究汉学?

讲座后的提问环节,一位参会者提问说:如何看待传教士做汉学?,冉云飞回答说:传教士在做汉学时要面对两个试探 :一个是高看中国文化,一个是太低看中国文化。比如,理雅各翻译中国的典籍意思传递的很好,但是在我看来没有福音在里面;做传教士的时候,要避免高看或低看中国文化,世界上没有任何文化高过福音。低看的传教士,把西方文化看的比中国文化高,很多西方传教士来中国分享的不是福音,而是西方文明。尤其是处理现实问题上,容易觉得西方文明比中国文化高明,传福音的时候,应该要看世界所有文化看得合乎中道是对的。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在中国,精神科医生有多稀缺?基督徒应当如何看待精神健康问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