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学者研究 | 局外与局内:柯文中国史研究的内在理路

作者: 舒念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11月03日 10:00
柯文年轻时资料照片。
柯文年轻时资料照片。

2021年9月25日,上海市历史学会与上海大学文学院历史系联合主办的“跨越中西个人、组织与文化”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大学举办,前后共有28位学者就跨文化主题进行学术报告。

其中,山东师范大学的王德硕老师分享了题为“局外与局内:柯文中国史研究的内在理路”的学术报告。主讲人介绍说,柯文是美国中国史学界的研究样本,他的学术转变反映了美国学界中国史研究的内在理路。

局外人:柯文早期的中国史研究

柯文早期的中国史研究都是沿着费正清提出的“冲击-回应”论展开的。费正清的“冲击-回应”论将文化的冲击视为西方冲击的重要内容,而承载文化冲击的就是西方来华传教士。因此,中国基督教史研究成为柯文早期的主要研究内容。与其同时代的研究者不同,柯文从起初就有一种倾向:重视中国方面。

从局外到局内:中国中心观的兴起

中国中心论的逻辑起点依然是“冲击-回应”论,其变化是认为西方冲击对中国的影响力不大,中国历史发展的动力是从内部产生的。从学术理路上讲,这种观点是对“西方中心论”的突破。面对对“中国中心观”的批判,柯文也做出了回应,即人类中心观。

游走局内局外之间:人类中心观

所谓“人类中心取向”,就是在对中国历史研究的时候,不仅批判西方中心主义,更注意某一历史问题的探讨上的人类共性的探讨。王德硕老师老师认为,具体有三方面的体现:

1.文化史的路径,强调中西文化的共通性。

2.沿着新文化史的路径,探讨历史书写的三种途径。

3.沿着全球史的路径,将中国历史放在全球历史中进行考察。

最后,王老师总结到:“柯文是美国人,是中国的‘他者’,这是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柯文提出‘中国中心观’的目的就是从局外人过渡到局内人。其后,他又提出‘人类中心观’,从局内人重返局外人,但是他并未回到‘西方中心论’,而是扩展到全球视野。历史亲历者是局内人看,作为历史研究者的柯文是局外人。柯文不但能通过‘移情’的方法设身处地诋毁局内人的思想、感情和处境,而且能以局内人的身份来理解历史和书写历史的意义。”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年度盘点丨2021年全球基督教十大头条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