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学者分享| 教会要敢于“成为上帝国”的异象:试论中国基督教的“重新宗派化”

作者: 舒念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11月02日 12:20
瞿旭彤教授分享《成为异象:试论中国基督教的“重新宗派化”》的讲座。(图: 视频截图)
瞿旭彤教授分享《成为异象:试论中国基督教的“重新宗派化”》的讲座。(图: 视频截图)

10月16日,在一个有关神学话题的论坛上,清华大学哲学系瞿旭彤教授受邀分享题为《成为异象:试论中国基督教的“重新宗派化”》的讲座。

瞿旭彤教授于德国海德堡大学神学研究硕士和神学博士毕业,先后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外国哲学与文化研究所、宗教与文化研究所,历任讲师、副教授等,并曾作为美国普林斯顿巴特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主要研究兴趣包括形而上学;宗教哲学;古希腊哲学(亚里士多德);德国哲学(海德格尔、尼采);德国现当代基督教思想(巴特);中国基督教思想史。

瞿教授从事实情况出发,提出中国基督教宗派的形式和影响是一直都存在着的。当谈到理解宗派化问题的神学前提,瞿教授谈到:“教会要敢于成为上帝国的异象!”

随后,他就此先从理论基础上谈到如何推进这一点。

首先在方法上,要注意垂直维度和平面维度之间的张力和平衡,不能太“神”——太激进,也不能太“人”——太妥协,要在神人“之间”寻求和见证神自己的心意。另外也要注意平面维度的“一与多”,包括神的独一话语与人在不同时代和处境的回应、信仰的实事性与处境性之间的区别。

第二,在神学上,瞿教授提出要注意基督论的专注与三一论的福音、耶稣基督作王的上帝国的三重维度两方面,尤其是中国教会缺乏对三一论的理解与解释。以基督为王的上帝国的三重形象包括君王、祭祀、先知,不同宗派对三重形象有不同的领受和强调。

举例来说,教会对使命有不同的理解:第一种理解是“上帝国在你们心中”,与具体处境、社会、历史和文化等无关,只专注灵魂的得救;第二种理解是“上帝国在你们中间”,基督徒要参与文化、社会的建设;第三种理解认为“上帝国既在你们中间,也在你们心中”;第四种理解认为上帝国作为动员机制。

那么,瞿教授所提出的“教会要成为上帝国‘异象’”有怎样的含义?

“教会不是上帝的国,而且往往不像上帝的国。”瞿教授强调说:“教会无法靠自己成为或建立上帝的国,教会只能凭着上帝的恩典有可能参与上帝的国。教会要敢于像上帝的国,敢于成为上帝国的‘预演’和‘异象’,真诚地见证和勇敢地指向上帝的国。”

瞿教授对“异象”一词进行了解释:“异象是套用中国基督徒的用语。异象强调的是上帝国有很多象,具体领受的异象是多种中的一种,具体的、别异的象。”

“在现实中,没有理想的、独一的、大公的、独真的具体教会,而只有具体的、处境的、在理想与现实、圣洁与污秽、大公与地方、神与人、内与外、上与下之间的追求和见证真理、真诚地试图与神同工的教会。”

从上述“上帝国视域”中的教会论出发,所谓基督教的宗派化问题,可以理解为:
1.如何领受从上帝而来的异象;
2.在具体处境中成为何样的具体教会;
3.建立或传教何种具体宗派或传统问题。

瞿教授对基督教宗派化问题的理解首先强调流动性与生成性,其次才是持续性和稳定性。它不同于传统社会学或历史学的分类,把教会分成主流宗派和小派。

紧接着,瞿教授也对宗派化的一些相关词汇进行了整理和解释:
宗派化,并不一定意味着混乱与分裂,强调多元丰富的教会“生态”,但反对“唯我独真信”的宗派主义。

而主讲人使用“重新宗派化”而不是“再次宗派化”,是以上帝国的自行降临为前提、以多元丰富和流变不居的教会“生态”为视野,主要强调的不是对以往宗派的再次宗派化,而是在具体时代和处境中重新宗派化。

主讲人认为宗派化有三个维度,包括教会生活(特别是教会礼仪、教会牧养和治理、宣教)、历史叙事和神学道统。这三个维度是彼此互动、相互影响的。

他也用比喻具象化讲解宗派化,例如不同宗派比作大小河流,小河可能成为大江,大江也可能成为小溪,甚至归于无有。

针对具体环境和历史任务,瞿教授提出了几个问题供大家思考:
1、教会是“中国的基督教”,还是“在中国的基督教”?
面对这一问题,瞿教授说:“我们回到宗派化三重维度去考虑。教会生活是中国的还是在中国的美国宗派?历史叙事是追溯到基督还是某个牧师?”
2、针对全球处境,如何走出启蒙以后信仰与理性、保守派与自由派的指摘性对立和单向度偏执?
3、针对中国处境,如何走出五四新文化运动或非基督教运动以后家庭教会与三自教会的对立?

最后,瞿教授分享了自己的一些神学想象与期待:
——在教会生活中,讲道、圣餐等仪式和教会治理与牧养是否有中国的特色和特点,同时也是中国教会很大的需要?在历史叙事上,教会的身份认同与延续在哪里?在神学道统上,中国教会是否在回归大公多元教会的同时,探寻汉语神学道统?
——汉语神学可以作为科学神学的好真和教会实践的好证。在共同的好真和好证活动中,以上帝自身作为真理的启示为前提,检省自己的真理宣称或认信的视角性,真诚地与其他真理宣称或认信展开公开公共的交流,寻求可能的共识建构,并且在这一过程中批判和自我批判,成为上帝国的“异象”。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在中国,精神科医生有多稀缺?基督徒应当如何看待精神健康问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