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神学思考| 新加坡三一神学院前校长所罗门主教:后疫情时代的教会,会被取消吗?

作者: 舒华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11月11日 09:45
新加坡前三一神学院院长、罗伯特·所罗门主教&博士(Dr. Robert Solomon)。(图:视频截图)
新加坡前三一神学院院长、罗伯特·所罗门主教&博士(Dr. Robert Solomon)。(图:视频截图)

新加坡前三一神学院院长、罗伯特·所罗门主教&博士(Dr. Robert Solomon)说,即便在现代社会“取消文化”盛行的处境下,当新冠疫情结束后,教会也不会被取消。

10月28日,曾做过医生、教会牧师、三一神学院院长,和新加坡全国教会协进会(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 of Singapore)主席的罗伯特·所罗门主教在当地一家名为Ethos的公共神学研究所举行的年度讲座上发表了题为"后疫情时代的教会:会被取消吗?”(The Post-Pandemic Church: Will It be Canceled?)

根据该机构的官方网站,该研究所由新加坡基督教协会(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 of Singapore)、三一神学院和新加坡圣经公会于2014年成立,他们希望通过从基督教的角度参与到对当代问题与趋势的探讨中,从而更好的为教会和社会服务。

讲座一开始,主讲人所罗门主教开门见山地问到"我们要永远在Zoom线上吗?"从这个问题开始,他谈到在新冠疫情期间,教会在社交平台YouTube和Zoom等上面有了更多的应用,他称之为"教会的在线形式化身"(online avatars of the church)。

在长达近两年的疫情期间,由于教会已经转向在线礼拜,当教堂重新开放时,返回教会做实地礼拜的人数低于预期,因此一些教会重新转为"显著的在线形式"。

这种没有希望的情况导致一些牧师和领袖一直担心,在疫情结束后,实体教会的数字可能会减少,不少教会可能会消失。(漏译的这一段)

而当下流行的"取消文化"更是加剧了这种担忧。这种文化被定义为"一个集体性的尝试以企图破坏个人或组织的声誉和生计,这是他们对有问题或有害的行为或意见的一种回应"。

他提到:"最近(取消教会)的一个例子是英国作家菲利普·铂尔曼(Philip Pullman)。他是一位屡获殊荣的作家,他以三部曲《黑暗材料》(Dark Materials)而闻名,其中一些已经拍成了受欢迎的电影。在他的书中,他把上帝描绘成一个无关紧要的乏味的老人,而教会是人类历史上最腐败的组织。所以,他最后提到人类现在可以建造他所称为的天堂共和国(Republic of the Heaven)...以挑战基督教所强调的上帝的国度(Kingdom of God),"

主讲人继续补充说到,1998年这位铂尔曼在英国《卫报》发表一篇文章中谴责C.S.鲁益师的纳尼亚系列的著作是"为一种令人厌恶的、服务于意识形态的宣传"。作者试图通过竭尽他所能得描绘教会最丑的画面以达到取消教会的企图。

所罗门主教说:"在我们当下现代社会意识形态环境中,人们庆祝个人主义(我不需要教会)、消费主义(我能从教会得到什么?)这些正在成为现代社会的主导态度,特别是在年轻人中更为严重。"

”所以,教会的神学是必要和重要的。”他补充说。

主讲人回到圣经中看教会。他列举说,根据《启示录》,七个灯台代表七座教会。使徒彼得将教堂描述为"活石"的“灵宫”、作圣洁的祭司,和神所悦纳的灵祭。使徒保罗在有关教会的教导中强调,教会不仅是一种属灵的存在,也是一种社会性的存在。作为元首的基督强调说教会是"他的身体"和"上帝的家",以基督为"房角石"。基督和他的教会之间的关系用婚姻中的新郎和新娘来形容:"这种关系是一个深刻的奥秘"。

在谈到如何面对教会的批评者之前,主讲者列举了教会带来的一项宝贵祝福即“它是基督教信仰的存放地”,在那里确定了圣经正典和基督教的核心教义,以及如何解释圣经的正确传统也被被保存了下来。并且,教会作为一个持续的敬拜上帝的共同体,有历代“圣徒”的历史传记并持续传播福音。

“从一开始,教会就受到来自外部和内部的批评。 很多关于教会的指控并非是真实的。”(漏译)所罗门主教列举出,对教会的负面情绪主要来源于包括1054年的东西教会大分裂、官僚主义和体制化教会带来的"过于制度化",以及在唯名论、世俗化和以自我为中心的虚伪等方面。

随后,为了回应这些批评,所罗门主讲首先说到“像约翰·伦诺克斯(John Lennox,英国牛津大学的数学教授、牛津大学基督教神学中心的兼职讲师,是当代著名的基督教辩惑学家)这位护教家已经表明,无神论在人类历史上造成了更大的破坏。"

"第二,一些历史学家的著作向世界展示了教会对世界的巨大祝福。第三,比如目前一位澳大利亚学者和牧师约翰·狄克森(John Dickson)的书《恶霸与圣徒》,它试图提供一个诚实审视基督教历史上的善恶的角度。”

对教会的第四种批评是声称教会与现代情感无关。 在他们的书中,英国学者保罗·希拉斯(Paul Heelas )和琳达·伍德黑德(Linda Woodhead )在《精神革命:为什么宗教要让位于灵性》一书中说,"有迹象表明,西方的传统宗教正在被那些组织性很少的灵性形式所取代,这些灵性形式被拥抱据说能增强个人认同感和幸福感。

“他们认为,世俗化和去神圣化都在发生。”所罗门主教总结了世俗社会的观点,"西方社会越来越感到基督教已经超越了它的有用性和相关性...”他继续列举了著名的灵修大师卢云(Nouwen)面对着自己的疲惫及其成因写到:“未来的基督教领袖可能会被称为完全无关紧要的的存在,基督徒可能是外表脆弱的一群人,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贡献的人一样。这就是耶稣来揭示神的爱的方式。”

他在讲座最后,总结说:“《新约》中对教会的两个主要隐喻,一个是新娘,一个是身体。这是教会的身份和呼召。这个新娘和身体象征着教会的身份、位置和呼召。因此,就像新娘由父亲交于新郎一样,教会作为新娘将由父神把纯洁的新娘呈现给他的儿子。上帝会确保这一点,虽然我们的教会有很多问题,但教会也是基督的充满活力的身体、与她的元首耶稣基督紧紧相连。教会作为新娘将会继续彰显基督的品格,教会作为基督的身体也会在我们这有需要的世界中发挥着她的作用。”

"当教会的美丽被破坏时会发生什么?如果教会变成瘫痪的身体,或因习惯而抽搐停止基督的事奉的话,会发生什么?这些都是我们必须问自己的问题,当我们想到教会的未来,我们应该如何开放自己基督的事工…所以,我们可以感谢上帝,上帝没有放弃教会, 他开始,他必将做成。我们对此深信不疑,就如同圣经所说的我深信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 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 所罗门主教最后强调说。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在中国,精神科医生有多稀缺?基督徒应当如何看待精神健康问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