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
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

许宗实牧师家人追忆其人生见证:他经历过像蛹一样蜕变成蝴蝶的过程

作者: 舒念 来源:基督时报2021年11月19日 09:25
图:传福中心
图:传福中心

11月11日,北美回家团契发起的华夏家聚“一家人一梦想”在网络上举行。回家团队的父老们和同工们追忆了许宗实牧师的部分过往,并同心宣告继承并成就神所赐给的“家”的梦想。

追忆美好的父子时光

许基利(Kiley Hsu),许宗实牧师的二儿子在网络上和大家分享说:“我很以他为骄傲。4年前我从台湾搬回家,每天早上我下楼就会看到他坐在他的书桌前。早上的阳光照进来时,他打开圣经,桌子上有很多他的笔记。我很珍惜每天早上和他一起坐下来的时间。他会很兴奋的分享他有什么领受,那天神给他什么开启。那时,我们的心对齐。他宽广、爱笑、殷勤和自律。他说要做一件事的时候,不管花多少的时间和代价,他都会努力直到他做完为止。他很谦卑,虽然他知道的比我多很多,但是他仍然很愿意听我说。”

许宗实牧师生命真实的改变

“我听每一个家人对许爸的思念,很多的记忆就浮现出来。”许宗实牧师的妻子陈美津师母分享说:“他说:‘我以前像一个毛毛虫,我真的不喜欢自己。我越是认识神,越是不喜欢自己。’他就对神说:‘神啊,我没有办法改变,请你改变我。’后来他经过了一段像蛹一样很不容易的阶段。蝴蝶是神很奇妙的创造,让我们知道生命蜕变的过程。许爸后来真的蜕变成蝴蝶。他真的是改变了。我是他最亲近的人,我看见神怎样信实。”

“家人的爱和祷告扶持我们”

在谈到许宗实牧师的突然离世,美津师母讲道:“这次事情我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当我心里很惶恐的时候,我只能想到要赶快通知我们的家人、我们教会的代祷者。很多人聚集在一起祷告时,我在那样的光景中,我被家人的爱包围了。我突然觉得我真的很软弱,我的力气都没有了,脚都站不住了。但是我的里面看到了家,我并不孤单。家人们的爱都和我同在,都扶持着我。”

“到了医院,我看见他躺在那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那时,就是你们的祷告一直撑着我们、抬着我们。我刚和同工商量事情说如果赵爸提早来该多好。随后赵爸打来电话说:‘我要到你们那里去,我可以提早离开香港。’我那时就哭了,我很感动。天父啊,你真的知道,我们需要一个爸爸,所以爸爸就来了。天父,谢谢你,这些爸爸都是真实的,不是挂名的。当我们需要的时候,他们就在我们当中。我真的很感恩看到这个家是如此的真实。”

“家”还会继续成型

陈美津师母分享,直到现在各地的家人们还在祷告。“我真的觉得:主啊,你是听了我和众人的祷告的。我突然之间觉得许牧师他虽然不在我身边,但我和他的心可以相通。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和父神的距离也在拉近。这真是好奇特。这平安和力量不是我所能有的。虽然许爸不在我们身边,但是神就提升了我们。不管他在我们身边还是在天上,父的心还要继续下去,他的家会继续成型。因为这些你们都听到了、领受了。你们知道这是天父爸爸的心,你们也知道家是多么重要。那是真实相爱的家,那是很有力量的。因为仇敌最怕的就是家的成型。我们清楚这是神一定会得胜的。”

许宗实牧师简介

许宗实牧师是华人教会灵恩运动著名的资深牧者。他在1969年由台湾来美留学,许宗实牧师取得微生物学博士,曾任教中原大学,后因着回应神的呼召,放弃生化教授教职而全职服事主。1998年4月,许宗实牧师和妻子美津师母带领并创办传福中心(Harvest International Center, HIC)来回应主的呼召,投入宣教事工至今逾40年,足迹横跨北美和亚洲。同时,许牧师近十多年来在美国和各地华人教会中参与并推动回家聚集,鼓励和强调教会要回归到“家”的本质。其谦卑、亲切的服事赢得教会弟兄姐妹们的尊敬,教会的弟兄姐妹惯称他和许师母为“许爸”、“许妈”。美国时间11月1日,许宗实牧师因感染新冠辞世归主。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

头条新闻

在中国,精神科医生有多稀缺?基督徒应当如何看待精神健康问题?

图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