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5月23日
微信

欧盟采取能源新分类法,福音派学者对此意见纷纷

作者: S.I.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1月18日 11:08 |

适逢2021年年底,欧盟委员会公布了其能源分类的新变化。

由是激起了旨在在2050年前消除二氧化碳排放的能源转型辩论。布鲁塞尔(译注:欧盟总部所在地)已经承认,核能和天然气都是实现这一宏伟目标所需的资源。

2021年4月,欧盟委员会通过了基于分类法的能源分类第一批决定,但将核能和天然气排除在外。但是现在,委员会决定,至少在2045年之前将这两种能源及其生产与进口方式视作“绿色”,同时也在2030年之前视天然气发电站为“绿色”。

根据委员会的说法,“通过提供稳定的基本负载发电站的能源供给,核能促进了间歇性可再生能源的部署,而且还不会阻碍后者的发展”。

布鲁塞尔已经制定出一些标准,现有及2045年之前即将建造的核电站必须满足这些标准方可被接受为“绿色”。

至于天然气,委员会规定,为了获得可持续标签,运行电站的二氧化碳含量应低于每千瓦时100克。

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差异

欧盟委员会的这一宣布在法国受到欢迎,该国70%以上的电力来自56座在役核电站。

法国将于2023年推出新的核电计划,国家电力公司法国电力公司(法语缩写EDF)和政府正在就一项投资500亿欧元建造六个新反应堆的提案进行谈判。

同时,德国批评了布鲁塞尔的决定,坚持认为重心应放在“建设必要基础设施和促进氢气生产”上面。德国副总理兼经济与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强调说,“将核能贴上可持续的标签对于这种高风险技术而言是错误的”。

在核能发电占到每年消耗电力20%以上的西班牙,欧盟委员会的这项提议并不被看好。

西班牙生态转型部长特雷莎·里韦拉(Teresa Ribera)说:“无论是否可以继续投资于其中一项(核能或天然气),我们都认为它们既非绿色能源,也非可持续能源。”

布鲁塞尔用二氧化碳到2050年零排放的目标来论证其决定的合理性。欧盟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说:“任何说我们在无核能的情况下就能达成2050年绿色协议目标的人,都是没有看清楚真相的,因为数字就摆在这里。”

欧盟委员会已经要求成员国在新的核反应堆上的投资超过5000亿欧元,保证欧盟75%的温室气体排放与能源消费相关。

“这都是给资本市场的信息”

欧盟委员会的决定也重新燃起社会上关于能源模式及来源的辩论,尤其是关于核能的辩论。

还在大学讲授可替代能源课程的西班牙卡斯蒂利亚-拉曼查大学物理学博士、教授安东尼·布雷特(Antoine Bret)说:“背后是否有政治议程,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先事项,仅仅依靠风能或太阳能是很难达成的。”

布雷特认为,“像欧洲这样的大陆不能忽视能源,特别是涉及像核能这样几乎不排放二氧化碳的能源,或是天然气这样比其他化石燃料少两倍排放量的能源”。

教授补充说:“放弃核能意味着放弃了应对气候变化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盟友。”

对于巴塞罗那和马德里的地理学教授米格尔·威克姆(Miguel Wickham)看来,“委员会的决定与其减少温室气体的承诺形成鲜明对比”。

“最近能源价格上涨减少了对(核能)的抵制,甚至还有些绿党,如芬兰,就将核能视作坏最小的选择。如果我们想要继续保持取决于大量能源消费的目前生活水平,那么此刻几乎没有可替代选择。”

威克姆警告说:“可能发生的情况为,排放量并不如预期那样减少,全球变暖的有害影响会加速,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不如预期那样增长,公司们也将继续他们漂绿行为(greenwashing)。”

世界福音联盟可持续中心联合主任马蒂亚斯·博宁(Matthias K. Boehning)认为,“这都是给资本市场的信息。欧盟分类法的主要功能是指导投资决定”。

博宁解释说:“这里实际上涉及的是所谓的分类法,它定义出哪些经济活动被分类为对气候和环境友好,进而可以被赋予‘绿色’或‘可持续投资’的标签。”

他补充说:“根据新的分类,该分类将向机构和私人投资者送去信号,使得投资资本不仅流向完全可再生能源,也流向到核能和天然气发电。”

根据这位联合主任的说法,“原因是那些在分类法下被归类为绿色的能源项目,未来可以更容易和更便宜地获得融资。欧盟委员会的这一建议将核电站和天然气电站置于与太阳能和风能电站并列的水平”。

博宁强调说:“指责核能和化石天然气为漂绿并非全无道理。欧盟确实必须自问,是否是利用新的分类法破坏自己的气候目标,以及将核电和天然气列为可持续有多少可信度。”

核能:一段麻烦史

对于核电的主要担忧之一,是与其事故历史和事故严重程度有关。

威克姆说:“就二氧化碳排放而言,核能是清洁的,但像三里岛、切尔诺贝利或福岛那样的事故引发了很多担忧。”

他警告说:“它被视为一种解决方案,是因为他们想要减少气候紧急情况,但势必是一次对可再生能源的更大更紧迫的投资。随着核能的归回,投资可能会减少,世界会继续少些安全,多些危险。”

核废料影响及其存储是另一大担忧。博宁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在对气候友好的技术上,核电最初听起来很有希望,因为它几乎可以实现完全的二氧化碳中和”。

“核电产业的院外团体也在大声宣传这个信息:在联合国第26届气候大会(COP26)上和一些圈子里,在气候危机和需要提高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宏伟背景下,已经有人在谈论‘核电复兴’了。”

博宁强调,“最终,这是事关未来可行性,确保未来和可持续性。根据这些标准来衡量的话,核能不会是未来的方向,至少在最终存储方面存在不可控风险时是如此”。

但安东尼·布雷特指出,“安全能源并不存在”,“唯一存在的能源是那些未经过调整的能源”。他提到了中国板桥水库、意大利瓦伊昂水库、印度摩尔比水库和西班牙里瓦德拉戈水库溃坝事故。

消耗模式的转型

承诺使用核能的部分原因是基于这么一个事实:可再生能源未能得到充分发展,作为发电站,需要更多空间来产出相同数量的能源。

布雷顿解释说:“如果仅仅使用风能来供给世界能源消耗,则需要20倍于西班牙面积的领土来覆盖风车。若用太阳能,则需要相等于两倍于西班牙的面积来覆盖太阳能板。而且以上都没有考虑储存损失,但如果这些能源构成100%的供给,则存储是必须的。”

这位教授补充说:“有时人们会谈到地热能,但它只在火山地区有用。至于水力发电,重要的是知道存在一个上限,其由一个国家所拥有的山体数量和落在山上的雨量而决定。一旦从一年中落到山上的所有水量中回收了能源,这个上限也就达到了。”

博宁指出,“如果在实现气候中和的同时,我们通过其他问题综合体危害到未来,则我们会一无所获。在确保未来的时候,‘不伤害’原则是最重要。核废料与‘不伤害’不相容。”

他强调,“欧盟应充分发挥其创造力和框架制定能力,通过共同努力在整个欧盟范围内广泛推广可再生能源,落实实施绿色协议,并且实现气候保护的目标”。

威克姆同意“我们需要提高能源生产效率,改善能源使用,如更有效率的初级生产,以及更好的建筑物保温;大量投资于分散的和当地的可再生能源;减少消耗,大量限制使用化石燃料运输,当地生产食物,考虑如何减少长时间通勤”。

他总结说:“所有这些都意味着需要重新思考我们的生活方式,这很难,因为现在的世界是建立在大量消耗化石燃料的基础之上的。”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