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5日
微信

乌克兰战争在欧洲引发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分裂

作者: S.I. | 来源:基督时报 | 2022年03月20日 12:09 |
播放

乌克兰战争让整个欧洲的俄罗斯东正教会教区陷入分裂,俄罗斯之外的信徒要么在教会支持入侵立场的情况下忠于教会领导层,要么脱离教会以示抗议,再要么是寻求割裂的中间立场。

虽然欧洲的公众舆论几乎一致谴责由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发动的战争,但欧洲的俄罗斯东正教会的信徒小团体陷入了困境,因为教会牧首基里尔已经坚定拥护战争。

这些信徒中很多人是早期移民在西方出生的后裔,与今日俄罗斯没什么联系,只是信仰根植于这间俄罗斯传统。他们有些人属于其他东正教会,只是恰好经常去俄罗斯东正教会。

作为俄罗斯正教会西欧教区负责人的巴黎大主教杜南的约翰(John of Dubna)就做出一个典型说明。他在3月9日致牧首基里尔的公开信中声援乌克兰,称战争“畸形,毫无意义”。在谴责基里尔对战争的支持和要求其进行干预的同时,杜南并没有采取可能表明正式决裂的行动。

另一部分人则是在礼仪中停止对这位宗主的纪念,此举在这间东正教会中属于严重抗议活动,但除此之外,他们的议论声都很低调。只有细心的会友才会在主日注意到,正常纪念祷告中并无提到宗主。

荷兰阿姆斯特朗的玛拉圣尼古拉斯教区每周都有来自20个民族的数百名礼拜者参与礼拜,使用到荷兰语、俄语或英语。他们已经理解这种选择多么地复杂。圣尼古拉斯教区可能是第一间因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与莫斯科断绝关系的西方东正教会,他们从忠实地批评莫斯科的决定到转投属于对手的君士坦丁堡普世牧首区。

教区负责人院监梅勒提奥斯·韦伯(Archimandrite Meletios Webber)在3月14日对会众说:“俄罗斯东正教会内部存在很多传统。这些传统不能依附于任何提倡暴力和战争的组织或思想。”

这位出生于伦敦的院监(以罗马天主教的专业术语而言就是修道院院长)在位于阿姆斯特丹市中心附近的教堂中以英语口音发言,另一位东正教教士将他的话翻译为俄语。

梅勒提奥斯出身于英国圣公会,但在牛津大学求学期间被富有影响力的英国东正教神学家卡利斯托斯·瓦伦(Kallistos Ware)主教劝勉改宗。

圣尼古拉斯教区的四位教士震惊于乌克兰的残酷战斗,首先是在3月初签署了一份请愿书,请求牧首基里尔敦促俄罗斯当局结束战争。但是,像他盟友普京一样,基里尔选择了加倍支持战争,促使俄罗斯东正教会的教士们提出反对暴力的请愿,甚至连忠于莫斯科的乌克兰东正教会(译注:乌克兰存在两间同名“乌克兰东正教会”的教会,这间如字面意义属于俄罗斯东正教会旗下,受其按立;另一间则是由君士坦丁堡牧首于2019年授予自主权的教会,与俄罗斯东正教会就等级序列而言是平等的)负责人奥努弗里主教也向普京呼吁,“立即结束这场自相残杀的战争”。

阿姆斯特丹的教士们决定他们不能继续在神圣礼仪中纪念基里尔,也通知了他们的上级,即海牙大主教艾利赛(Elisey)

3月6日,艾利赛大主教在他们的主日礼拜前突然驾临。他宣布接管礼拜,确保一位来自教区外的执事纪念基里尔。事后,一位会友向荷兰日报《荷兰汇报》(荷语:Nederlands Dagblad)抱怨说:“他的到访就像被派到我们教区的一辆精神坦克。”

这位从俄罗斯大使馆乘车而来的大主教警告教士们,说俄罗斯东正教会和俄罗斯外交部都在密切关注这间教区的事态发展。

教士们将艾利赛大主教的警告视作一种威胁,但还是在礼拜中诚实地提到了他的名字。梅勒提奥斯说:“之后我们开始与其他等级序列进行接触。”

上周,教士们在教区网站对大主教不期而至的初步报告中写道:“我们并无脱离莫斯科牧首区。”他们还列举了一些在当时仪式中删去牧首名字并不被视作分裂的例子。

但到了3月8日,一个广泛用于支持莫斯科干预乌克兰的符号“Z”被涂抹在教堂大门上。这一周,教区收到了足够多的威胁,因此决定关闭教堂,等待进一步通知。

3月12日,他们在另一份报告中总结说,“不再可能在莫斯科牧首区内运作和为信徒们提供精神上安全的环境”

他们说:“我们不能背弃我们与基里尔牧首保持距离的决定。我们的良心不允许我们这么做。所以我们看到自己被迫与君士坦丁堡牧首区联系。”

现在,教士们已经要求艾利赛大主教将他们从教区中正式除名,也请求君士坦丁堡牧首区于西方诸国教区的最高神职人员雅典纳哥拉(Athenagoras)都主教将他们纳入麾下。

他们说自己“怀着痛苦的心情迈出这非常艰难的一步”。教区理事会支持这个决定,在本月底对此进行最终表决。

梅勒提奥斯解释了自己的决定:“在过去的50年中,我们这些生活在西方的人看到了俄罗斯东正教会所处的环境与它今天所处的非常不同。确实,很多在西欧和美洲的最棒的俄罗斯东正教会教区的时间都很短。我们的教区现在会继续向所有心有善意的东正教基督徒开放。我们关注的是天国,而不是地上任何一类王国的政治运动。我们对于自己的痛苦看得非常之清楚,但与那些在遥远之国被炮弹炸死之人的痛苦相比,这算不上什么。”


源自 Religion News Service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 (021-6224 3972) ‬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ChTimes)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