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25日
微信

对话|教会为什么留不住青年同工?—— 一位90后传道人的压力与无奈

作者: 李世光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6月15日 09:45 |

这些年来,中国教会整体上在不断发展,然而发展的时候,问题也随之产生,比如多年前就已经逐渐产生并不断凸显的教会工人“后继无人”的问题。

日前,一位中原地区90后的青年传道人M弟兄在与本站同工分享当中,谈到自己服事中所面临的不少艰难和无奈。他过去五六年来扎根于农村和小镇的基层教会服事,非常真实地感受到教会常常“论资排辈”,年轻同工的空间有限;与此同时,教会给予的薪资非常受限,甚至不少教会连对于给予薪资的意识也很淡薄。这两方面,让包括他在内的不少同工都常常感觉举步维艰,他也不止一次地看到周围的年轻同工因为无法面对这两方面的压力,所以流失出去打工,很难再返回教会服事。

一、M弟兄的分享:

——往往资格、资历大于一切,教会很难改革

我是一名基层的传道人,主要是做牧养方面的工作。

在服事过程中,常常能够感受到事奉的压力比较大,能够看到教会在很多方面存在着问题,有时候很想要通过一些方法来解决,也会尝试着尽力给出来一些意见,希望一些陈旧的模式能够得到一些调整,这样才能够很好得和今天的时代衔接和适应。

但因为自己只是一名基层的工人,而且还是年轻工人,没有担任什么职位,说话没有分量,所以就算提出意见也会常常被否决掉,不会被上面采纳。因此自己也会失望难过,挺受伤的,明明有负担,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而且不断去经历这样事情的时候,时间长了以后就觉得挺孤独的,几乎没有人能够理解自己心里面的那种苦涩,没有人能够体会自己的感受。

在我现在面对的基层教会中,非常讲究资格、资历,这个影响非常大,有时候甚至可以说资格、资历大于一切。教会也曾经说要改革,但是其实还是一直在延续以前传统教会的模式。在这样的传统模式当中,现在的年轻工人是比较难以走下去的。所以,这些年来,年轻工人的流失一直是非常严重的。

而当面对这样的情况时,教会领袖很少会反思教会和自己,而只是想:“他想走那就让他走吧,现在的年轻人吃不了苦了!”这样的情况不断发生的时候,教会领袖还是不去反思自己的问题,反而越是坚定了自己所下的结论——“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吃不了苦!”

我还有其他的年轻工人是我的朋友,因为大家都是年轻人,所以是很能理解那些离开的年轻工人的感受的,但是也只能够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无可奈何。

——在教会里,家长制的模式还是很严重的

我自己经历的、也是我看到的是:年轻工人常常只是被领袖安排做一些工作,这些工作其实并不都是自己真心有感动想要做的,只是被安排去工作。在教会里,家长制的模式还是很严重的。

这些年来,和我同一届读神学的同学能够坚持服事到现在的可以说已经少之又少了。很多人在离开以前心里面其实已经软弱了:“面对着这样的处境,不知道自己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看不到什么盼望和出路。”

实话实说,其实我自己也是,只能说现在自己还在忍耐,还在一点点的去做吧。以前的读神学的同学联系我,问我“现在我们教会的模式还是像以前一样吗?”我说“是”——好些年过去了,还是和以前差不多,模式和治理上和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教会工人也会不定期的开会,但是几乎所有的会议都是关于工作的,没有人讨论教会的模式和方针应当如何改变、工人应当怎么对待,然后教会面临着怎样的危机,我们应当如何转型等问题,每次开会可以说就是一次聚会而已。在会议上,年轻工人有想法但是不说,因为就算说了也没有用,而年纪比较大的中老年人他们可能是还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所以自然更不可能说这些。

——对年轻工人的关心关怀方面做得确实也不太好

然后,在对年轻工人的关心关怀方面做得确实也不太好。就我个人来说,也是很少能够得到教会领袖们的关心,只要接到他们的电话基本都是关于工作的事情、让去做什么什么事情,或者是工作上哪个方面存在某某问题......都是关于工作的,很少很少有向着个人的关怀。

其实这种情况对于很多的年轻的基层事奉人员来说,确实是挺受伤的。年轻工人首先也是一个人,而不是机器;而是人的话,就一定有情感上的需要。

年轻工人之所以离开全职服事的岗位,包括一系列离开的理由,比如待遇比较低甚至因此导致无法结婚;也有的人是因为装备不足,满足不了侍奉的需要,但是也有年轻工人是因为陈旧的教会模式,不能够接受这样的教会模式所以离开的。

二、与M弟兄的对话:

问:关于教会工人的待遇方面,在你的教会里现在是一种怎样的情况呢?
答:
关于传道人待遇问题,其实背后还是资历、资格的问题。也就是说你服事的时间越久,就意味着你的资历资格越老,而你的资历资格越老,就意味着你的待遇也会更高一些,收入就会更多一些。

问:其实就像很多世上普通的公司、企业他们的那种工龄工资是吧?
答:
是这样的。教会会按照你的资历、资格,而不是业务能力、工作能力和工作量来给你相应的待遇。在工人当中,有的工人是单身,这样的话就还好一些,但是也有的工人已经结婚有孩子了,这样的情况就需要考虑给这些工人一些补助。之前也有人提出过需要给已婚有孩子的工人一些补助,但是最后都石沉大海、再无下文了。

我个人认为,可能教会领袖们之所以更加看重那些有资历资格的工人,是因为认为他们更有能力、有经验,而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年轻工人,是因为没有看到他们的优点。如此,自然也不会去关心和重视他们各个方面的需要。

因此,最后产生的现象就是,流失掉的工人几乎全部都是年轻人,而年长的几乎没有离开的。长此以往,教会工人青黄不接的情况就变得越发严重,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依然看不到任何改变的可能性。

问:请问您结婚了吗?
答:
我已经结婚了,有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

问:现在养孩子不容易,需要花挺多的钱。那您和您的家庭在经济上有什么难处和缺乏吗?
答:
教会也会给我们一些相应的补助。但诚实地说,我们两个人的收入还不太够。我之所以现在还能够在教会工人的位置上,可以说全靠着我父亲在外面打工,我父母都是基督徒,他们非常支持我服事,会给我们家庭一些援助。如果没有父母支持的话,我也许很难能够坚持到现在吧。

去年,我在考虑要不要放弃现在的位置,换一个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参与一些教会的服事。但是还好,感谢神,最后没有找到很合适的工作,所以就没有离开。有时候心里会有很多的挣扎,不再像刚开始服事的时候那样充满热情和干劲,热情会随着时间和你所经历的人群和环境而逐渐消退。

平均到每一个月来说,我们家庭会有1000多一些的花销,正常情况下我和妻子两个人合起来会有2000左右的收入。平时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就还好,但是一旦有什么事情,比如孩子或者大人生病的时候,或者家庭有什么突发事情的时候,经济就会成为很大的问题。

而且有时候自己也会不由自主和世上的年轻人对比,有时候会挺受伤的,觉得很不公平。跟世上同龄人比,自己比他们更苦,但是收入却远远比不上他们;而在教会里面,不论你表现如何,教会只看重你的资格资历。

我想,这一方面是问题,另外一方面也是我自己需要一点点去得胜的吧。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