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7日
微信

大多数弥撒亚犹太人支持乌克兰,但接受以色列避免积极反对的决定

作者: S.I.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4月26日 10:38 |

乌克兰总统沃洛迪米尔·泽伦斯基通过他的视频信息和公开露面,让数个国家了解到乌克兰冲突的现实情况,其中一个就是以色列。

3月20日,在以色列议会议长和乌克兰驻以色列大使馆的同意下,这位乌克兰领导人通过向以色列议会议员、政府部长和副部长发表了一段录音过的组织声明,向这个犹太国家请求“帮助”。

泽伦斯基以戏剧性的论调说道:“国家之间可以调解,但善恶之间不能调解。为什么我们不能从你们那里获得武器?为什么以色列不对俄罗斯实施严厉制裁?”

截至目前,以色列政府已经正式谴责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袭击,称其“严重违反国际秩序”,并保证愿意“向乌克兰公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然而,犹太政府并无表现出更直接干预冲突的意愿。

巴伊兰大学政治学教授杰拉德·斯坦伯格(Gerald Steinberg)解释说:“俄罗斯在叙利亚有着大量的军事存在,与以色列距离非常接近。而且当以色列军队派去摧毁伊朗为黎巴嫩真主党带来更多火箭弹的企图,或是临近我们边界建立用于恐怖袭击的基地时,俄罗斯空军并无进行过干预。”

另一方面,他补充说:“乌克兰冲突有助于拉近土耳其与以色列的距离。土耳其领导层也担心俄罗斯变得过分强大,限制他们的行动。”

犹太人散居地

根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的数据,除开战略性地缘政治问题,重点是这场战争的受害者有2072名死者,包括71名儿童。

到目前为止,以色列仅仅欢迎了1500多名来自乌克兰的犹太人。在乌克兰总计约有43000人被认定为犹太人,但欧洲犹太人大会(European Jewish Congress)估计有40万乌克兰人存在获得以色列公民身份的技术性资格。

以色列福音联盟主席丹尼·科普(Danny Kopp)告诉西语新闻网站“新教数码”(Protestante Digital):“以色列的福音派基督徒一直密切关注乌克兰冲突,特别是由于这里所有的弥撒亚会众(译注:弥撒亚犹太人,指的是信奉耶稣就是经上所说的那位救世主的犹太人)中约50%说俄语,大多数说希伯来语的会众都有俄罗斯或乌克兰血统的信徒。”

科普指出,“以色列的阿拉伯福音派信徒往往也有俄罗斯和乌克兰友人。在以色列,没有对福音派就冲突的意见进行过调查,但从与信徒的交谈中可以看出,他们的态度往往反映出国家的态度。”

他强调:“以色列绝大多数都同情乌克兰人民在这场冲突中的困境,谴责普京的入侵野蛮、毫无根据。”

但是,“在说俄语的犹太人和基督徒之间,存在相当之多的人,通常是年龄较大者,他们主要收听俄罗斯国家媒体,被其政治宣传所蛊惑。这点确实造成深刻的紧张和分裂,甚至是在家庭和朋友之间。”

历史遗产

以色列、乌克兰和俄罗斯有着紧密的历史牵连。以色列前总理梅厄夫人(Golda Meir)出生于基辅,她的前任列维·艾希科尔(Levi Eshkol)亦如此。梅纳赫姆·贝京(Menachem Beguin)出生于白俄罗斯的布列斯特-利托夫斯克市。

斯坦伯格说:“乌克兰和俄罗斯都有犹太人口,很多以色列犹太人直至今日都有家庭关系。还有很多来来往往的拥有双重国籍的公民,他们中很多今天都在乌克兰进行帮忙。因此,战斗和可怕破坏是个主要问题。”

这位教授解释说,“大多数人支持乌克兰而非俄罗斯,部分是因为认为情况与以色列现实相似,特别是我们被五支阿拉伯军队入侵、几乎要亡国的1948年,正如俄罗斯试图对乌克兰所做的那样。但以色列进行了反击并成功,似乎这就是乌克兰现在的情况。”

支援与恐惧

科普强调,“虽然大多数弥赛亚犹太人同情乌克兰,但他们接受国家的立场,即以色列必须避免积极反对俄罗斯侵略乌克兰,避免危及以色列轰炸伊朗武器运送至俄罗斯控制了天空的叙利亚和黎巴嫩之恐怖组织的自由。”

他补充说,“以色列也害怕潜在的反犹主义,危及相对较大的犹太人口”。根据以色列各个大学人口学系的数据,这是个约144000人的人口部分。

同时,“巴勒斯坦的福音派也大多同情乌克兰人民的斗争,有些人甚至还将其与以色列对西岸地区的占领相提并论,而另一些则是在传统上同情俄罗斯,因为他们认为俄罗斯是中东地区基督徒的保护者”。

这位以色列福音联盟的主席补充说:“可悲的是,在我看来,这些观点中很多是狭隘的国家利益的反映,为粗织滥制的政治宣传所扭曲,缺乏道德清晰度和勇气。”

根据科普的说法,“对于决定在这场残酷战争中支持乌克兰及反对俄罗斯的世界各国而言,确实存在个人风险和安全及经济福祉方面的代价,但这些都不及普通乌克兰人所付出的代价,以及我们所有人也因为拒绝牺牲现在一点点而被迫在今后付出更高昂的代价”。

与犹太大屠杀的比较

在泽伦斯基向以色列政治领导人发表的视频中,他将乌克兰正在发生的事情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犹太大屠杀进行了比较,提到“最终解决方案”,指责克林姆林宫“使用纳粹党的术语对付犹太人”。

科普说:“泽伦斯基的这番比较得到一些人毫不掩饰地嘲笑,甚至大多数同情他事业的人也感到沮丧,但是,大多数人原谅了泽伦斯基的夸张手法,因为他正处于绝望境地,而且很多人都意识到,即使是很多前苏联的犹太人,在大屠杀历史和一般犹太历史和身份接受方面的教育也是极为有限。”

在斯坦伯格看来,“泽伦斯基的这一比较是个错误。如很多以色列犹太人和作家立即声明的那样,这与纳粹德国及其盟友对包括很多乌克兰人在内的600万犹太人的系统性大屠杀在任何方面都不相似。”

这位教授总结说:“模糊大屠杀的现实不会改变乌克兰现在的悲剧,也不会导致以色列提供武器。在向以色列议会发表讲话的第二天,他为这部分讲话内容进行道歉也是一份重要的声明。”


源自Evangelical Focus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