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6日
微信

宗教为什么沦为教条化?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6月10日 10:16 |

上帝在创世纪中说,人来管理这个世界。如果世界是上帝创办的公司,那么人类自身的角色大概相当于职业经理人,上帝需要人来管理这个偌大的事业实体。管理世纪并不是拥有世界,因此管理者的职责和权限来自于上帝的授予。这个权限就是不可吃善恶树上的果子。然而,人还是想超越这一界限,结果就产生了“犯罪”这一故事情节。

超越管理者的限定角色,这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没人想做居上帝之下的管理者,而想做的是居上帝之上的征服者——他们不是管理世界,而是想着统治世界。这就是人为宗教的产生根源之一。

宗教祭司们通过僭越上帝的权限,为民众提供宗教世界,来剥夺民众的思考权利。

宗教为民众提供一个没有变化的固定答案的未来图景。在这种图景中,未来的一切都是确定了,它排除了一切变化和不确定的可能,甚至连不稳定产生的潜在因素都不存在。人们在现实世界中的一切不确定性,灾难的突发、疾病的突然降临等等,在这个宗教所设定的未来图景中,都消失了。

然而这个不变的、稳定的未来图景,却会因着个人的所作所为而关闭或者敞开大门。这个个人作为的标准,就是是否坚定相信这个图景的永恒和真理性。任何对这一图景的怀疑,都会导致这一美好图景对怀疑者关闭的可能。因此,不怀疑、不讨论,只接受它的真理性,成为进入这一图景的唯一门票。这与俗世中问题的开放性不同,宗教的问题都是封闭的。在历史视角下,我们可以讨论作为人的耶稣,他的历史背景、他受教育的程度、他所受思想文化的影响,甚至可以讨论历史上是否有耶稣这个人,但是在宗教中,耶稣是神,这是唯一的答案,其它的一切质疑和讨论都被封印在这个答案之下。

宗教图景的封闭性,显然来自于那些僭越上帝的征服者意图。因为任何开放性的讨论,都会动摇其统治者的合法性,因此接受一种不变的图景模式,显然是维持其合法性成本最低且效率最大的手段。

正是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法利赛人那么看中律法,《西游记》中凌霄宝殿中的神仙社会结构与世俗政权结构如此一致。

耶稣在安息日医治了一位生病的人,他的门徒在安息日因为饥饿而吃了麦穗,这些都是被法利赛人视为干犯了安息日律法大逆不道行为。在法利赛人关于安息日律法的规定中,人的任何行为都被规定在里面。在这种规定中,恒定的未来图景是确定,任何对这一规定违反的行为,都是对这一恒定图景的威胁。而这种威胁,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法利赛人和祭司权威的衰落。

未来场景的确定与永恒,对应的是现实社会的权力结构之安定。

在中国的古代王朝中,文化最大的作用就是论证征服者政权的合法性。因此,为了保证皇权的稳定性不受到任何威胁,对民间的一切都要进行精准地扫荡,不允许任何一个潜在的威胁皇权合法性的不稳定因素存在。他们的目的是在民间建立一个确定的图景,这个图景让他们可以把一切与之相违的东西铲除掉。"削足适履"这个成语用在对古代对民间的控制上也许再合适不过。

正是出于对民间精神的控制,为民间量身定做的宗教图景也就应运而生。模仿现实皇权结构的天上神仙世界,统治了中国民间精神几百年。这一世界图式通过各种文学样式,小说、戏剧、评书以及各种民间说唱,加上官府对不符合这一图式因素的扫荡,很快这一皇权所设定的图式,在民间得以普及。

在西游记世界中,我们不难发现,神仙世界也同样有皇帝,有宰相,有将军,有地方行政官员。最能说明神仙宗教世界图景与世俗皇权重合的例子,莫过于土地神这一设置。土地神的管辖世界,不是玉皇大帝划定的,而是世俗政权划定的。因为土地神的行政管辖范围,与世俗行政范围是重合并一致的。在最近几年因为城市化而出现的拆迁行政村合并大潮中,那些合并在一起或者因此改变行政村边界的土地神,也出现了合并和改变其行政界限的同步现象。原来两个土地公所管辖的村庄在合并之后,土地公也合并在一个土地庙中,接受原来两个村村民的敬拜。

另一个世俗政权与民间宗教图景重合的例子则是城隍。每个城市必有城隍,正如每个城市必有知府一样,而每个城隍并不是普通的神灵,而往往是有成就的地方官员在死后,被世俗政权所封设。

民间未经检视的宗教是凶险的,它们一旦形成规模,便会对现行政权带来冲击。发生在乾隆年间,始于浙江钱塘的叫魂案件,就是因为地方官处理不当,从而形成波及十几个省的叫魂大恐慌,这其中关于削发役魂的传说,直接动摇着满清的留辫子的社会控制,从而引起乾隆的震惊。在其后不久王伦所领导的清水教起义,其同样提供了一个不同当世皇权秩序的未来图景,同样是民间思想中不稳定的因素。这些都被乾隆当局花很大成本镇压下去。

在前现代社会中,任何宗教的存在都是经过征服者审视与许可的,这种宗教提供了一种不变的恒常图景,这图景通过教条得以被固定。

现代社会的关于宗教的最大改变就是政教分离,宗教不再为政治稳定性提供保障,它逐渐成为一种社会存在,而不是政治存在。政治稳定则由大众认同来承担。

这也许就是耶稣说的"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在宗教脱离政治的背景下,它发挥的是文化功能,它同样也提供一种文化认同,这种认同与其它因素一起,成为社会的粘合剂。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