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6月25日
微信

祭司王约翰的并不美丽传说

作者: 译者:S.I.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5月23日 15:09 |

原作者按:
《希伯来书》的作者提醒基督徒,他们被很多“如同云彩的见证人”围绕。从那时起,这片“云彩”的规模一直在不断扩大。在这篇月度专栏文章中,我们将思考过去2000年帮助组成这片“云彩”的人与事。这些人与事帮助组建了今天存在着的基督教会社区。

1145年,一个奇怪的传言开始在叙利亚基督徒中流传开来,还被报告到意大利和教廷。看起来故事起源于迦巴勒主教休(Bishop Hugh of Gebal,迦巴勒今为黎巴嫩的朱拜勒)。德国人弗莱辛的奥托(Otto of Freising)在他的《双城编年史》(拉丁:Chronica de duabus civitatibus)中记录下这个从休主教开始的故事。看起来在东方一场神秘事件正在蠢蠢欲动;而且它发生的时机再好不过了。至少在这位首次向基督教世界介绍“祭司王约翰”(Prester John)的基督教编年史学家看来是这样。

前一年(1144年),塞尔柱土耳其穆斯林攻占了埃德萨(今土耳其东南部的尚勒乌尔法)。埃德萨伯国是构成基督教领土十字军国家(法语:outre-mer,意为“越过海洋”)的四个国家之一。

埃德萨城是一座拜占庭基督教城市,伊斯兰军队在1078年了占领了该处,而基督徒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1098年夺回该城,还在1099年夺回耶路撒冷。从那时起,埃德萨伯国、安条克公国、的黎波里伯国,以及耶路撒冷王国构成了圣地的十字军王国。如今埃德萨已经沦陷,教宗安日纳三世(Eugenius III)在1145年12月号召进行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夺回埃德萨并保卫十字军国家。一场生存冲突正在酝酿之中。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最奇怪的传言开始流传。根据报告,一支强大的军队正在东方集结。这支军队由一个既是“祭司”又是“国王”的有着无尽财富的强力统治者进行领导,而且报告坚持认为他就是拜访过耶稣的东方三博士的直系后裔。与三博士一样,他也是“从东方而来”(《马太福音》2:1)。他似乎击败了波斯的伊斯兰王,占领了波斯首都埃克巴坦那(今属于伊朗哈马丹境内),还现在打算进军耶路撒冷,支援十字军国家的基督徒。

但是,有个问题,他目前的推进因为军队被底格里斯河拦住而受阻。如能渡过这条大河,那这支强大的东方基督教军队将涌入圣地,扭转战局。

这种可能性有望成为中东动荡政治中的一个规则改变因素。人们热切期待祭司王约翰和他那浩大军队的到来,因为此举定能确保基督教国家在与伊斯兰对手的战斗中取得胜利。只可惜有一个不足之处,即这位祭司王约翰并不存在。

祭司王约翰的故事背后隐藏着什么呢?

祭司王约翰的故事,让我们对中世纪基督徒认为存在于他们熟悉世界之外的事物有了深刻的了解。据传说,祭司王约翰是一位来自神秘王国的国王。他所来自的东方世界可由旅行者的故事部分地得知,但这个世界经过了想象而非生活经验的过滤。中世纪的奇闻录是根据古希腊和拉丁文本,以及最近报告确定了那里的动物和生物,称那里是有着独角兽和狮鹫之地。一份名为《东方奇迹》(Marvels of the East)的手稿报告称,那里是有胡须女性狩猎老虎、长着獠牙的狗会喷火,以及半人半驴的大地。在“东方世界”,一切皆有可能。对于中世纪的宇宙绘图师而言,“东方世界”可以包括埃塞尔比亚和印度(甚至更远),因为实际上地理的某些细节并未得以确定。

这片神奇土地显然根植于中世纪世界观,但也拓宽了人类心理的更深处。毕竟在二十一世纪,社交媒体和阴谋论者依然在流传最不寻常之事。人类可以将清醒的判断力与想象上的轻信结合起来的能力依然存在。这可不仅仅只是个中世纪现象。

无论如何,祭司王约翰的故事除了一厢情愿相信存在一个来自东方幻想之地的拯救者外,还有着更多内容。这份报告的明显发起者休主教可能听说过1141年在波斯发生的一场战斗,因为伊斯兰塞尔柱苏丹确实在当年遭受了一场严重战败(译注:卡特万之战),败于统治中亚的西辽大汗耶律大石之手。这个帝国的统治者是蒙古佛教徒,但这才是这个故事真正有意思的地方,因为在这个中亚佛教帝国之中,存在很大一部分的基督徒。

这些人就是所谓的“聂斯脱里基督徒”,他们的社区在现代基督徒中往往不为人知。在看待基督的神性和人性如何结合的问题上,他们与其他很多基督徒不一样。聂斯脱里基督徒的社区存在于波斯、印度和远及中国。在中亚,几个鞑靼部落皈依了聂斯脱里基督教,西伯利亚的东部也可以找到聂斯脱里基督教社区,蒙古汗庭中也有很多人。因此,在东方的某处地方,确实存在一个强大的统治者,其军队中包括很多基督徒。

在十四世纪突厥统治者帖木儿(Timur或Tamerlane,死于1405年)的征服战争中,这个遥远的“东方教会”基督教社区遭受了可怕苦难,他的极端暴力(屠杀大量平民)影响了从印度到俄罗斯及地中海的很多社区。这是另外一个悲惨的故事,而在这场灾难之前,“东方教会”的地理范围比其他基督教国家要大得多。

虽然中世纪的西方基督教会不是个宽容的地方,但对这支来自“东方”的军队的总体态度却出奇地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种族主义态度,虽然这种态度将成为十六世纪以来欧洲人对待非欧洲人态度的特点。

将这位预计中的统治者起名为“约翰”的决定,可能出于西辽头衔“菊儿汗”(Gur-khan)在翻译为叙利亚语时错作“约翰”(Yuhanan)。“祭司”的头衔可能源自“长老约翰”(John the Presbyter),即早期教会著作(新约之后)中作使徒约翰的另一名称(关于这一认定,资料来源并不一致)。

祭司王约翰的显赫生平

祭司王约翰可能没有驱马拯救十字军王国(耶路撒冷王国于1187年沦陷伊斯兰军队之手,最后一个十字军据点阿卡于1291年沦陷),但欧洲并没有忘记他。

根据十三世纪编年史学家阿尔贝里克·德·特洛伊-方丹(Alberic de Trois-Fontaines)的说法,在1165年,一封由这位如神话般国王亲自书写的信件抵达欧洲。根据阿尔贝里克所说,这封信被送至说希腊语的拜占庭皇帝手中,在那里被翻译为拉丁语,然后出现在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即红胡子腓特烈)的宫廷中。

这是个虚构故事。没有证据表明它有过希腊语原文,而且明显是作为皇帝在与教宗争夺谁才拥有对西方教会最终权力的斗争的政治噱头而设计的。相当有帮助的是,祭司王约翰暗示着他既是统治者,又是教会领袖(一位长老)。非常合适腓特烈一世。

此外,这封信称约翰是印度麦拉坡(今属金奈)使徒多马神庙的守卫者。这强调了他的灵性和皇室资格。它也提醒我们,中世纪的基督徒非常清楚福音早在第一世纪就远传至东方的传统说法。鉴于罗马人在印度西部沿海设置过贸易站,说法是有可能的,多马与次大陆的联系很可能基于事实。

1165年的信件承诺,约翰依然打算为基督教赢得它而进军耶路撒冷。似乎无人质疑他在1145年据称是最后一次尝试后的20年中一直在做什么。可惜的是,他依旧没有到来。

十三世纪中,随着蒙古大军再次西进,教会领袖再次希望这是祭司王约翰或这位伟大君王后裔到来的征兆。1221年,围攻埃及杜姆亚特的十字军军队听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印度大卫王”(据称是祭司王约翰的儿子或孙子)正在路上。事实上,这是成吉思汗(死于1227年)的西进军队,他的帝国曾经短暂地从蒙古延伸至亚得里亚海。成吉思汗显然不是祭司王约翰,也不是来拯救基督教的。蒙古军队对他们入侵的社区所造成的可破破坏,可并不是受困基督徒心中所想的。

神奇的是,对祭司王约翰的信仰甚至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存在。十三和十四世纪,一些传教士和非专业探险家在中亚和远至中国的地方寻找约翰的王国。不出所料,他们并未找到。

十五世纪时,在埃塞俄比亚的葡萄牙探险家认为他们终于找到了约翰王国。这里是一处独立的基督教王国(远在信仰的殖民传播前的几个世纪就已经建立起来),统治者声称自己是所罗门和示巴女王的后裔(《列王纪上》10章,《历代志下》9章),而且新约提到过,腓利曾经为“一位埃塞俄比亚太监,为埃塞尔比亚女王干大基宫廷官员”施洗(《使徒行传》8:27)。

葡萄牙人向感到莫名其妙的埃塞俄比亚人询问他们的统治者约翰(或是一连串叫约翰的统治者)。由于从未有过一位埃塞俄比亚统治者叫这个名字,埃塞俄比亚人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就这样,祭司王约翰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原作者马丁·惠托克(Martyn Whittock)是一位福音派人士,也是英国圣公会的认证平信徒牧师。作为一位历史学家和五十四本书的作者或合著者,他的作品涉及广泛的历史和神学主题。此外,作为一位评论家和专栏作家,他也为一些出版物和在线新闻平台写作;在探索信仰与政治互动的广播节目中接受采访;也出现在天空新闻中,讨论美国政治事件。他最新的书籍包括:《特朗普与清教徒》(2020)、《苏俄警察国家的秘密历史》(2020)、《夏娃的女儿们》(2021)、《耶稣:非官方生平》(2021)和《末世又来了?》(2021)。探讨基督教十字架在信仰、艺术和文化中历史的书籍为:与自己小女儿合著的《十字架的故事》(2021)。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