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7日
微信

访谈|一位服事主多年的基层女性传道人谈供养难的现状:长期下去对中国教-会发展不利

作者: 田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7月04日 10:20 |

笔者按:J姐66年出生,从小跟着母亲信仰,曾经是一名小学教师,09年开始全职服事。J姐全职之后基本没有得到供养,现在虽是到了退休的年龄,却还是要为生计奔波,同时J姐还承担着照顾瘫痪母亲的责任,虽然一路艰辛,J姐仍然凡事谢恩。目前J姐没有固定教会,她一边靠代课家教补贴房租家用,一边自由参与教会讲道探访等工作。笔者与J姐探讨了关于传道人供养难的问题,渴望教会牧者和信徒能够多多关注那些在艰难中依然坚守在一线的传道人们。 

J姐是一个自由传道人,目前居住在南方一个发达的城市,但她住的地方离市区很远,坐地铁要两个多小时。

J姐家住在一楼,这里的房子有三层高,但是楼与楼距离很近,只有三米远的样子,住在一楼没有多少光照。院子里,有一位奶奶,满头白发,皮肤黝黑坐在轮椅上。后来知道这是J姐生病的妈妈,而J姐本人瘦瘦小小的,头发简单地扎在后面,穿着很简朴。 

进到屋子里面,可以看到房间的布置和家具都比较简陋,一进门是一个客厅,右手边靠墙摆了一个小桌子,房间左右两面各放一张单人铁床,另有一个单人沙发、一把木制椅子,一个蓝色塑料凳,上面立着一台小风扇。外面下起小雨,J姐为我们打开了风扇,但是依然无法驱散南方城市的闷热。趁着雨小,J姐决定带我们去附近的公园,于是一行四人,打着伞,推着轮椅上的妈妈,在公园里找了个挡雨的凉亭开始了交流。

交流当中,在J姐的脸上既能看到岁月留下的沧桑,又能看见扎根信仰的热情和平安。J姐分享那些艰苦的日子的时候,听起来尽管有些心酸,但J姐的脸上却一直挂着笑容。J姐衣着简朴,谈吐却不简单,从分享中看到这是一位真心爱主,愿意完全摆上自己的、朴实的基层传道人。

J姐分享了她作为自由传道人的心路历程,以及要承担的重担,更多的是她对中国教会未来的担忧和期盼。 

问:可以谈谈您的服事经历吗?您是怎么走上服事道路的?

我是从小跟着妈妈信主,我妈妈曾经是疯狂传福音的人,我原来是小学老师。06年在一次聚会中得到呼召,之后去读过神学,09年开始放下工作全职服事。12年妈妈生病,之后就一边照顾妈妈一边服事,期间走过多个城市。一路走来很艰辛,但是也经历了神无数的恩典,在各种环境中依靠神走过来,信心更加坚定。 

问:阿姨现在情况怎么样?

妈妈在2012年的时候开始心脏衰竭,肾衰竭,几次病危,感谢神最后都过来了。妈妈今年春节摔了一跤,住了一个多月的院,也很危险,医生和弟兄姐妹也劝我做好准备。前几个月只能躺着,24小时需要人照顾,感谢神,现在她可以坐轮椅了,也能吃些东西。意识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有时候会叫我妹妹。我们刚搬到这里半年,这里房租相对便宜,临近公园,靠山,空气好,有利于父母疗养身体。” 

问:您现在在哪里服事?

我目前没有固定教会,只是有些人请我去讲道,我有时间就过去,然后平时会安排时间探访之类的,但是不能走太久。我要照顾妈妈,爸爸可以帮助买菜做饭。去年在一个教会服事一年,但是教会很难,没有能力供应,我自己要租房子,照顾父母的生活起居,压力比较大。尤其母亲摔跤住院之后,就没有精力参与全职服事,所以一年之后离开了那间教会。最近也有牧师想请我去做同工,但是如果过去做全职,就要请保姆照顾我的妈妈,保姆一天的费用也不少。虽然我也很想全职事奉,但是条件不允许。 

问:对于您这种特殊情况,邀请您的牧师和教会会主动提出帮助或支持吗?

一般是没有的,我也了解教会的难处,现在家庭教会信徒很多是中老年,帮助儿女带孩子的,本身没有奉献能力。尤其疫情之下,教会牧师压力也大,他们自己都很难,就更无法顾及到传道人了。 

问:像您这样参与教会的服事,但是得不到供养的传道人多吗?

像我这样的其实很多,我身边就有好几个传道人,他们很愿意服事,但是因为没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只能选择带职服事。不过他们情况还好一点,他们可以去找工作,我因为要照顾老人,很多时间走不出去,最近妈妈可以坐轮椅,我才能找点兼职家教之类的。

问:据您说,不止一个教会想请您过去服事?

是的,教会对传道人和牧者的需要是很大的,尤其是疫情之下,不能大规模聚集,教堂关门。一些渴慕话语的人,想要聚会,想学习圣经,他们就组成了小组。现在这样的小组是很多的,他们自己没有能力牧养,所以很渴望有人带领学习圣经。对于这样的小组学习,我只要有时间,没有供应我也都尽量过去牧养,但是一个人很有限。

问:您是怎么看待传道人的供养跟不上的问题?

我想这不是一个健康的模式,长期下去不利于中国基层教会的发展。这10多年的时间,我看到很多的传道人都很艰难,其中也不乏因为艰难而离开服事的位置。作为传道人,我们当然首先是完全摆上,这是不错的。可是我们毕竟生活在世上,我们需要供养父母和孩子,我们可以不追求高品质的生活,但是基本的供应还是要有的。传道人没有了后顾之忧,才可以全身心服事。 

我其实一直在为此祷告,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我不是为我个人说这个话,按着我的意思,我宁愿不要薪水,我靠带职,能做多少做多少。但是不愿意看到传道人为了生活一点点流失掉。像我的女儿,生命也很好,有人建议她全职侍奉,但是她说她看到妈妈太苦了,不想做全职,但她愿意供养传道人,我也支持她带职服事。 

问:您怎么看待“传道人越吃苦越属灵”这句话?

有些基督徒的意识里就是传道人不能太安逸,传道人就得要受苦才行。传道人受苦是应该的,可是这个苦是人加给他的,还是神加给他的?如果是从神来的,这是对他的造就,可这个苦如果是从人来的,带给传道人的只能是伤害和苦毒。 

很多时候,传道人的伤害不是世界给的,反而是教会和信徒给的。面对传道人的难处,很多教会和信徒不是去想办法帮助,而是直接把人的责任推给神。教会的牧者或者热心的信徒会简单地说“你奉献你的全身心,上帝会祝福你的”。

当我因为现实的难处从服事位置退出的时候,教会弟兄姐妹也是这样劝我的,他们说:“你走了是教会的损失,留下服事吧,上帝不会亏待你。”一句“上帝不会亏待你”,让你无话可说。如果你拒绝了,他们可能还会认为你没有信心或者目光短浅,是冲着服事金去的。我说如果传道人是奔着服事金去的,你可以不用他,但是如果教会有能力而不供养,那就是对传道人的亏欠,也是对神的亏欠。 

其实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何况是人呢?可是很多传道人很难得到基本的供应。而教会不应该把传道人仅仅当做免费劳动力或者雇工,而是应该把传道人当家人,应该爱惜,应该尊重。 

也有人觉得我可以用我父母的退休金来交房租,可是父母生活也需要照顾。而且一旦生病住院,就不是一两个钱的事情。难道我要去找弟兄姐妹募捐吗?我是不愿意去募捐的。所以我宁可带职服事。

问:对于传道人供养问题的建议?

我想,我们一方面可以借鉴一下国外。

首先,最初派遣到中国的国外宣教士,几乎都是当时社会上最优秀的人,无论是个人学识、能力、品格还是属灵生命等各个方面都是顶级人才。所以当时出现了像剑桥七杰这样的宣教士。

第二,教会大力支持宣教士的工作,不仅是祷告支持,包括财力支持,让宣教士可以专心事工。宣教士可以在国内各地建立医院、学校,这为我们国家培养了大批优秀的人才和牧者同工。 

另一方面国内教会的认知需要提高,不能一味地觉得传道人就要受苦,就要无私,就不能拿高薪,觉得传道人生活安逸了,就没有动力了,就不依靠神了......这些想法要改变。否则只能是会有越来越多想要服事主的人流失掉。这个就像国家的教师待遇需要提高是一样的道理。一个学校能不能办好教育,教师待遇是很重要的因素,国家为了吸引更多人才从事教育工作,也在不断提高教师的收入。 

问:您怎么面对教会和信徒的误解和伤害?

一路走来,有历练,有伤害,有眼泪,但是不能把眼泪流在人的面前,我们要回到神的怀抱中。

我见到过许多爱主的弟兄姐妹,他们没有奉献的能力,但有爱心,很感人;也遇到过有能力奉献却不愿意奉献的人。曾经去一个教会服事,教会负责人是个富有的商人,自己盖的教堂,那时候我女儿还在上大学,每一学期的学费都是仰望主。我在那里服事一段时间,但是他没有任何供应,我走的时候,还是他家的保姆问我有没有路费,最后保姆给我100元作为路费……经历太多了,这让我学到了一个功课,就是不能把眼光定睛在人的身上。人带来的常常是失望、灰心,甚至是绝望,唯独定睛在神的身上才有盼望。

最近也在走信心的道路,我妈妈住院之后快半年我不能工作,我对房租很有压力。女儿帮助交了押金和部分房租,但是我不能把这个压力给女儿,我就祷告,我虽然我不知道路在哪里,但我相信神有办法。上个月妈妈可以坐轮椅了,马上就有弟兄给我介绍了一份家教,一个月四次,这样一个月的家教收入正好够交房租,我很感恩。我始终相信神才是我们的供应者。

这段时间对我个人来说,需要休息,也要随时调整自己的心态,如果精力允许,自己也想安静地读书,学习,此外就是祷告等候神的带领,我们对神是有信心的。 

结语

与J姐告别之后,笔者一方面感动于见到了一位生活虽然艰难却仍然为主摆上一颗赤诚之心的姊妹,另一方面也心疼和牵挂着那些和J姐一样的许许多多的基层传道人。愿真正爱主的弟兄姐妹共同来守护我们的传道人和牧者。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