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7日
微信

见证|亲尝主恩的故事

作者: 李子通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7月19日 11:41 |

“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

我年少时曾有过许多梦想:当将军、当文豪、当名人,可我作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做一个传道人。

我是河南南阳人,一九七九年一月出生在一个基督化的家庭,是我们家的第四代基督徒。

每当别人问我是什么时候信主的,我总会说:“我从来就没有不信过。”

因为我五岁时就去教会学唱歌,七岁时就会教老年人背经文,十岁时就常帮聚会的基督徒回答问题,人们都称我“小基督徒”、“小牧师”,我就很高兴。心想:我是基督徒的儿子,当然是基督徒了。我父亲是牧师,我当然是“小牧师”了。父母是因信称义,我就是“双因信称义”。

可是在我的内心里从来也没有想过,到底有没有神?神是真还是假?但我仍然去教会,甚至是为了出风头。因为讲道的人讲完道以后喜欢提问题,许多信徒都回答不出来,这时候我就会悄悄的告诉他们答案,因此,他们都喜欢坐在我的旁边。但我好打架、好骂人的习惯一点也没有改。

随着年龄的增长,读的书也多起来了,学校里常教授无神论与进化论之类的东西,老师也有意无意的批评、嘲笑信神的人。这时我就开始怀疑信仰。我常想:是不是原始社会人们文化落后、不懂科学,才去信神的?现在苏联都登上月球了,也没有发现上帝和天堂在哪里。如果我们现代人还信上帝,是不是太迷信、太落后了?有时候甚至有人公开提到“耶稣”、“十字架”、“阿们”之类的字眼时,我都会脸红心跳,羞得抬不起头来,更别说为主传福音作见证了。

但是,有时周末从学校回家听到传道人讲人的罪,讲末日预言的应验,我又在想,如果没有神,谁又能知道五分钟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特别是有一次我肚子疼、拉肚子,不停的跑厕所,十分痛苦,无奈只得谦卑在神面前祷告,求神医治,结果不一会儿真的就好了,我就觉得真有神,并且决定真心的信神;可有时祷告病没有好,我又觉得没有神了,上次有病祷告,可能是该好的时候,所以就好了。就这样,有神、无神的观念,在我的头脑里像钟摆一样来回摆动了十几年。

1993年,正值35岁盛年的父亲,因一场意外事故突然去世,带给我极大的打击,我开始思考人生与死亡的问题,深感生命的脆弱与无常。父亲去世后,家里的担子瞬间沉重起来,但因为我学习成绩好,家里人仍然供应我读书。可就在两年后的1995年,又一场灾难临到我和我的家。

我的左边鼻孔开始无怨无故的出血。起初时,洗一下或塞一下鼻孔就止住了,但后来打止血针也止不住。我吃了许多中药、西药,打了很多的针都不管用。我甚至不敢用口嚼饭,因为一旦动到鼻子,就会流血,我只能小口的喝面汤。

我这时连死的念头都有了,可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这样结束了吗?我实在不甘心。家人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送我到市医院检查。结果更是晴天霹雳。我的左鼻腔长了肿瘤,医生说手术的话,最好的结果可能是哑巴或者傻瓜,最坏的结果可能就没命了。

父亲不在了,我又是家里的长子,带我住院的四姑常背着我以泪洗面,怎么也不敢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无奈,只得借口说回家筹钱,而带我离开了医院回到家中。教会的许多弟兄姐妹、传道人来家看我,为我祷告,还有不少的主内亲人,这个五十、那个一百的捐钱给我,让我治病。

绝望中,奶奶和妈妈也向神祷告说:“神啊,如果这个孩子是你所拣选的,你就让他的病好,不留下任何的后遗症,我们就把他奉献给你,做一个传道人。”说来奇怪,从那以后,我的左边鼻孔虽然仍然不通,可未作任何治疗却不再流血了。

后来,经人介绍我去到了武汉的肿瘤医院,在医院做CT,做鼻腔和喉咙检查,检查的结果是:我左边鼻腔有一个肿瘤,跟小手指肚那么大,喉咙里还有一个肿瘤,跟鸡蛋那么大。为了要确定肿瘤的性质,又做活检,就是在不打麻药的情况下,用一只又尖又长的钳子从鼻腔里的肿瘤上,夹下一小块肉做检验,疼得我瞬间泪流。诊断报告上写的是:鼻咽纤维瘤。

医生决定先治疗鼻腔的那个肿瘤,于是,医生在我的鼻梁和上嘴唇的位置画一个凸字形,开始用红外线照射,也就是放疗。

几次放疗下来,我后脑勺的头发掉完了,而且总是恶心想吐,忽然想吃什么东西,但摆到面前时,却又什么都吃不下。

在病痛中,我开始迫切的求告神。我祷告说:“上帝啊,我还这么年轻,如果你让我平安的活下去,我愿意奉献给你,一生服侍你。”至此,每天除了放疗的时间,我就到医院南湖边的一棵大树下,读经、祷告、听福音广播。

和其他病友相比,我的身体状况比他们要好得多,恢复得也很快,不久,左鼻孔也通气了,医生打算给我喉咙里的那个肿瘤放疗时,却发现喉咙里的那个肿瘤消失不见了。十几个专家在一起会诊,都感觉很诧异,医生决定要我出院。当时,我以为我的病是没有治了,医生只是开点药好打发我回家。我问医生:“不是说,我喉咙里还有一个肿瘤吗?”医生说:“你是农村来的,又没有钱。我们说你好了,你就好了,回去按时吃药,两年以后来这里复查就行了。”

我在武汉肿瘤医院住了70多天院,我就出院回去了。因为身体弱,夏天穿西服都不会出汗,又不能干活,家乡的教会就建议我去参加聚会学习,然后开始在本地教会操练侍奉,后来又去参加了神学培训班,走上了全职侍奉的道路。

正像诗人所说,“我未受苦以先走迷了路”,是神借苦难把我救回。自此,我对上帝深信不疑,正如约伯所说,“从前我风闻有你,现在我亲眼看见你”;同时我的人生观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再也不打架骂人了,甚至连脏话都十分不乐意听到。读经、听道常被神的话感动、流泪;在祷告中多次被圣灵充满。我感谢神他救了我,并给自己取了个属灵的名字叫“蒙恩”,意思是蒙了上帝的恩典。从病好后走上全职侍奉作传道人的道路,直到如今,已逾二十五个春秋。

感谢神给了我二次的生命,我愿意将我的全人献在他面前,存感恩的心侍奉他,直到基督台前见主的日子。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