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微信

读书|反乌托邦小说名作《美丽新世界》:美丽世界并不美丽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8月08日 09:43 |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设计了一个理想国度,这个国度中分成三个等级,立法者、辅佐者和农民。这三个等级尽管都是神用土所造,但是却有不同,“他们虽然一土所生,彼此都是兄弟,但是老天铸造他们的时候,在有些人身上加了黄金,这些人因而是最可贵的,是统治者。在辅助者(军人)的身上加入了白银。在农民以及其他技工身上加入了铁和铜。”(柏拉图《理想国》商务印书馆,第117页)在这个等级中,立法者是哲学家,他们拥有智慧,能处理各种复杂的事情,让国家处于一种和谐的状态。因此国家的和平状态就是各个阶层的人,各安其是,不逾越自己的阶层,这样国家就会在阶层静态中保持理想的状态。

在中国古代的孔子的国家理想中,同样有柏拉图理想国的相似内容。“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论语》第六篇《雍也》)“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论语》第十六篇《季氏》)“唯上智下愚不移”(《论语》第十七篇《阳货》)“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论语》第八篇《泰伯》)在孔子的思想中,其政治基础的建立也同样是一个没有流动性的静态社会。作为统治者的“人”和作为被奴役的“民”,两者稳定没有逾越,社会就会祥和发展。因此为了防止逾越,对待“民”要实行“愚民”政策,不能让他们知道太多,这样才能更好的役使他们。

在15世纪有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所兴起的乌托邦政治理想浪潮中,也描绘了其理想政治国度。乌托邦虚构了一个没有压迫,只要平等的社会,在这个国度中,人人平等,财产共享,按需分配,私有制被消灭,没有压迫和剥削。为了展示平等,人们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只有男女和已婚未婚的衣服之别。每个人工作时间是一样的,甚至睡眠时间也是一样。

柏拉图的理想国,在其经历三次政治历险之后,逐渐改变,从政治理想而付诸法律建造,这是他不得不从理想走向现实的结果。而孔子的政治制度,却不是理想,而是孔子生活的时代事实。在孔子之后的几千里,甚至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是以孔子为模板努力建立一个“民可使由之而不可使知之”的理想国度。乌托邦也是一个理想国度。在这些国度中,人都是为了这些国度成立和建构的工具。为了这些国度的实现,人就是被临时填充进的内容。

同样,作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的小说《美丽新世界》也描述了一种理想的社会。这个美丽的世界发生在未来,也就是六百年之后。

这个美丽新世界,科技已经十分发达,他们崇拜的人不再是什么宗教人物或者人间英雄,而是汽车大佬福特,以福特为纪年标准。这个世界科技发达,人们不用担心生老病死,也不用担心物质贫乏,一切都可以随心所欲。生物学也发达了,人类的延续不再由父母生育,而是在实验室工厂的试管里生产出来。人类被分成五个等级,就像蜜蜂群体一样,有不同分工和不同身份特权,最高等级是阿尔法,他们生来头脑就发达,聪明异常,从事决策和脑力劳动,这类似于柏拉图理想国的立法者,孔子眼里的上智阶层。最低等级的埃普西隆则是工厂批量化生产,并且这一等级人群的成熟时间被大大提前,几乎六岁就已经具备从事体力劳动的能力。他们身材矮小,长相一样,是由一对受精卵在实验室不断分裂的结果,最高分裂可以达到28个。

这一等级的人成熟之后,就会被作为奴隶。因此为了他们安于奴隶,在一出生就开始洗脑。“主任指出,樱草花和风景都有一个严重的缺点:它们是免费的,爱好大自然能使工人工作懈息,于是决定取消对大自然的爱——至少取消了低种姓的人对大自然的爱,却并不取消花交通费的倾向。因为他们仍须到农村去,即使憎恨也得去,那是根本的。问题是能在经济上为交通消费找出更站得住脚的理由,而不是喜欢樱草花和风景什么的。恰当的理由后来找到了。”(《美丽新世界》译林出版社2020第一版,第18页)这就是按照今天韭菜的模式来对待的。

这一阶层不能读书,因为读书会让他们思考,思考会让他们产生不幸福的观念。因此,在这个国度中,每个人都是幸福的,这些幸福的感觉都是在实验室出生的时候就开始电击和洗脑的结果。如果你感到不幸福,吃一粒特效药嗦麻就能治疗。

这个世界是和平的,没有争论,没有矛盾,每个人都是幸福的,都心甘情愿地在自己的岗位上奉献。当然,如果感到不幸,那就要接受治疗。因为不幸福和思考是一种病。

这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因为一切不幸都被取消了,人们和眼前的一切黑暗和解,甚至爱上这种状态。但是实际上,他们只是奴隶,这是孔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改进版,孔子时代还要依靠暴力来制止人们的思考,在美丽新世界中,只要一粒药就可以轻松治疗任何因思考带来的不幸福,让他们安于自己的无知状态。

《美丽新世界》虽然描述的是一个虚构的未来的世界,但是这样的世界却是作者对现实世界有所感而创造出的一个小说中的发生的世界,因为作者看到人们常常用生活的不幸来体验这自由的珍贵。

上帝创造我们的时候,赋予我们的高贵自由和独立,是我们最为宝贵的财产。因此,独立思考尽管让我们有时会感觉不幸,但这不幸才是我们弥足珍贵的觉醒。我们的幸福来自我们的自由,而不是来自我们接受的“被幸福”状态。无需他者告知我们是否幸福,我们需要真实体验到幸福。这一切都只能在自由中实现。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