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8月16日
微信

警惕宗教滥权,预防“灵性虐待” ——从反乌托邦寓言体小说《使女的故事》说起

作者: 严以勒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7月25日 09:35 |

1985年加拿大女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发表了她创作的长篇小说《使女的故事》。这是一部和奥威尔的《1984》性质类似的反乌托邦寓言小说。

所不同的是,后者预言和揭露的是政治极权主义,而《使女的故事》则预言和揭露的是宗教极权主义。 前几年这部小说已经被拍成电视连续剧,目前已经拍到第五季。随着这部美剧的热播,再次让这部小说引起关注。

百度百科上有对这部小说的简介:“《使女的故事》是以架空的历史为背景,发生在未来的反乌托邦类型的作品。整体故事发生在虚构的基列共和国,在未来的时代,由于环境污染和生态被严重破坏,人类的生存率和生育率降低,信奉教旨的极端分子掌握政权,男权至上,男人占据绝对统治地位,女人则彻底沦为男性的附属品,被区分为不同的等级。使女就是这其中一个等级,也是整个故事的讨论核心。”

这里所说的“信奉教旨的极端分子”指的是挂名基督教的极端分子。因此,有的弟兄姊妹难免会担心这部小说会不会有反基督教的色彩呢?这个担心是大可不必的。

因为无论是耶稣还是使徒,他们都曾发出过这样的预言,在末后的日子会有“假基督”、“敌基督”或“大罪人”起来,坐在圣殿里自称神,施行残暴之事并且迷惑普天之下。

所以,从远处来看,《使女的故事》这部小说也带有强烈的末世论色彩,通过寓言的方式向我们揭示了末了的时代会有怎样的恶劣情形,从而一定程度上也能帮助我们理解末世概念。

因为根据圣经的启示和耶稣的教导,将来那位“敌基督”/“大罪人”一定和宗教有关,是一位具有特殊魅力和能力的宗教人物,并且是打着基督教上帝的幌子来蒙蔽人、陷害人的。

而从近处来看,这部小说对宗教神圣名义下权力的滥用滥权和精神控制也做了很逼真的揭露。 《使女的故事》里的有关情节在这个现实世界里是有原型的。

前不久笔者从自媒体上看到一篇报道,介绍了美国人拍摄的一部纪录片《乖乖听话:邪教中的祈祷与服从》(Keep Sweet:Pray and Obey)。这部纪录片起底了美国一个罪恶滔天的宗教组织背后的荒诞世界,让人触目惊心。该组织名叫FLDS,是美国第四大宗教团体摩门教的一个分支,而且称得上是原教旨主义版本的摩门教。

对于摩门教,弟兄姊妹们应该都不陌生。这是一个在美国本土兴起的基督教极端组织,其完整名称叫“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The 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看起来非常属灵。

摩门教在19世纪中期被建立,其创办人是美国人约瑟·斯密,宣称只有他建立的这一“教会”才是原始基督信仰的复兴。其教徒相信耶稣基督和天父一起向小斯密约瑟显现,并呼召他成为一位先知,透过复兴圣职权柄和召唤新的使徒来组织耶稣基督在地上的新式“教会”。

摩门教曾经以一夫多妻制闻名世界。根据2014年8月15日摩门教公布的数字,该异端拥有多达1508万2千28名教友,当中约有639万人在美国居住,是美国第四大宗教团体,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新兴宗教。

而那部纪录片把镜头对准了美国西部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偏远小镇。在这里,有一个超凡的摩门教“先知”,这个先知“以上帝之名”,统治着这里的一切。在先知的统治下,一切形成了一个神奇的闭环。 甚至关于镇里的女性要嫁给谁、做谁的妻子,也全部由这位先知来决定。 也就是说这位先知在这里拥有给他人婚配的权力。

女孩到了适婚的年纪,父母就会把她带到先知面前说: “这是我的女儿,任你安排。”

被父母亲手奉献上来的女孩,其命运完全掌控在这位先知手里,轻贱如草芥,毫无话语权。

而这位先知又是如何安排这些女孩子的呢?他首先会把自己看着顺眼的女孩留给自己。所以,这个先知鲁伦一生娶了65个妻子。甚至在85岁的时候,还和19岁的年轻女孩结婚。

这65个女人的一生,只围绕着先知一个人转。她们不被允许去上学和工作,所有的生活都是为了照顾鲁伦。而鲁伦给她们的灌输是:“乖乖听话(Keep Sweet)”。

2002年这位老先知病逝,权力棒由其最宠爱的儿子沃伦接棒。从2002年至今,这位子承父业的新先知已经娶了78个女人。其中,29个是他的继母,56个是他的亲姐妹,还有24个女孩还是未成年人。

在沃伦的统治下,对女性的虐待变本加厉。他教导女性摒弃所有意念,除了遵从先知的旨意。女人的衣服不允许有花纹、不允许有红色、从手腕到脚踝包裹得严严实实。她们还不能去动物园、去看戏……乐趣变成了一种罪过。甚至,沃伦还会把女孩当作奖励下属的“赏金”……

人们真的实在是无法想象,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地方,在这个全球最发达国家还有这种“独立王国”。

在这个地方,女性是最底层的存在,是食物链的最低端。她们被随意分配、被性侵、被家暴……但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对。 因为在人们的心目里,女性生来的使命就是组建家庭,然后生许多许多的孩子。 而她们也甘心顺从,因为自从她们从出生起,就被灌输了服从上帝、服侍丈夫、乖乖听话的思想。

在FLDS的教义里,为教徒们构建了一个死后的美好世界,他们称之为“高荣国度”。而为了进入高荣国度,男人至少要娶三个老婆,生很多孩子。只有完成这样的目标,死后就能成为高荣国度里的神。但女性却一文不值,甚至成为男人通往这个“高荣国度”的台阶,当作男性交易的筹码。

敛财无数的沃伦为了满足穷奢极欲的生活,还在德州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宫殿,宛如世外桃源,并把这里当成他培养未成年新娘的圣地。那些年轻的女孩被带到这里像养小牛一样养大,然后被指定嫁给某些有权有势的老头。

最终,沃伦的行径终于踩到了社会忍耐的红线。于是乎,新闻记者进行曝光,警方和检方一起出击,对沃伦实行抓捕,甚至还把他列为“十大通缉要犯”。警方搜集到许多令人发指的证据,沃伦终于被法院判处终生监禁。

可是,那些曾被沃伦父子洗脑过、蹂躏过、虐待过的女性们,又该怎么办?谁去安慰她们?抚平和医治她们心灵深处的精神创伤?

笔者记得几年前有主内自媒体引进了“灵性虐待”(spiritual abuse)这个词,并且还有一组权威调查数据。据美国保护儿童协会(the Churches' Child ProtectionAdvisory Service)做的一项调查,有三分之二的信徒遭遇过不同形式和程度的灵性虐待。

何为“灵性虐待”?就是通过滥用宗教教义、经文以及提供特殊的属灵行为准则来对信徒进行胁迫、控制、操纵,并且施加压力。 而“灵性虐待”的背后无一例外都和宗教权势的滥用有关。

多年前美国Christian Today发起了一项网络调查,当时1591人参与了该在线调查,其中1002名受访者称他们遭受过“灵性虐待”。该调查结果公布在保护儿童协会发布的报告《理解基督教团体中的灵性虐待》(UnderstandingSpiritual Abuse in Christian Communities)上。

当然了,虽然74%(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称他们相信自己明白什么是灵性虐待,但是这份报告也表示说,如何定义灵性虐待仍在“初步阶段”,并且“目前没有普遍认同灵性虐待为术语”。

尽管如此,这种“灵性虐待”是存在的,甚至还较为普遍。像摩门教这个例子,简直就是把“灵性虐待”发挥到极致了!

像摩门教里发生的那种极端化的“灵性虐待”在一些高度封闭排他、奉行教主崇拜的新兴膜拜团体(也可以视之为“邪教”)里都有不同程度的呈现。来自韩国的邪教“新天地” 就有这种特征。

但是,在奉行信仰正统主义的教会里呢? 难道就没有“灵性虐待”现象吗?不!也是有的,有的教会甚至也很严重。

2019年2月美国第一大新教宗派美南浸信会被曝出了特大性虐待丑闻。当时,美国的《休斯敦纪事报》(Houston Chronicle)和《圣安东尼奥快报》(San Antonio Express)根据大量法庭档案、监狱和警方记录以及数百次采访资料整理出一长串名单,披露自从2000年以来,美南浸信会多达380名教会领袖、执事、青年牧师、主日学校教师以及教会其他侍奉人员犯下了各种性侵行为。

可是,面对那么多受害者,美南浸信会高层的领袖们不仅不提供任何帮助,无视那些性侵受害者提出的任何诉求,甚至还把性侵受害者提出的有关改革的主张妖魔化为一个“撒但的阴谋”,以此来包庇施害者。 对那些性侵受害者,这不是“灵性虐待”又是什么呢?

于是乎,这样一个原本圣洁并传扬爱和生命之道的教会,竟然变为一个窝藏罪恶、包庇罪恶的宗教官僚机构。 如果不是一些受害者持续不懈的申诉以及有关媒体的曝光,这种黑幕真还不知会被掩盖到什么时候呢?

在中国一些传统教会里,流行着某些看似属灵却很离谱的教导、教条,比如出去打工就是“贪爱世界”,妻子被家暴离婚是犯罪、被打死则是“殉道”等等。

曾经河南有一位年轻传道人,在教会里服侍,拿着极为微薄的工资,不被尊重,更难以养家糊口。当他想出去找份工作,同时带职服侍时,教会里就有人朝他扔石头,说一些很难听的话,结果导致这位弟兄很是受伤。

虽然这种伪真理观和错谬的属灵观,对那些陷在其中而无法分辨的信徒来说,可能并没有觉察,以至于并不认为自己或别人正在遭受某种“灵性虐待”。但从实践来看,这也应该归属于一种灵性虐待,由此衍生出一种畸形的属灵生命。

几年前笔者曾经在网上看到有人曝光了某教会一份内部“家规”。其中有几条条款是针对信徒如何谈恋爱的规定,内容严苛,态度强硬。信徒谈恋爱要经过牧者批准,不仅如此,牧者还要严密地掌控信徒的恋爱及其动向动态,并为此制定了无比严苛的规定。

在这个教会的“家规”里,“不顺服牧者权柄”等同于扫罗王所犯那样的罪(扫罗王不顺服的是耶和华上帝,这种经文应用也是匪夷所思),给人的感觉是冰冷而霸道。

透过这一事例我们可以进而审视传统教会里某些匪夷所思且不合常理的所谓属灵论调,变了味的“顺服”观念便是其中之一。这间教会内部的“家法”不过是传统教会里流行的被无限拔高而变了味的“顺服”观念的一个缩影罢了。

正如我们从这个“家法”里所看到的,在传统教会的语境里“不顺服权柄”往往被视为是一个极大的罪。尽管很多时候这里的“不顺服”和道德对错、信仰是非毫无关系,但是在传统教会里却被提升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从性质上简直和叛国罪无异。就像文革的中国,虽然也有整套的法律,但是不顺服最高领袖却是最大的罪,比触犯某些刑事法律条款还要严重。

这里“顺服”蜕变成了一种单向的维度,成为权力和地位的较量——信徒要顺服领袖、妻子要顺服丈夫,却不提另一个维度:“彼此顺服”(弗5:21、彼前5:5),和“在你们中间,谁愿为首,就必作众人的仆人”(可10:44)。后一个维度才是圣经更为看重的价值。高举“顺服”的第一个维度而撇弃第二个维度,结果必然是严重的失衡,背离耶稣的心意,很容易滑向领袖的专权掌控和信徒的奴性盲从。

在这种权力结构里,普通的信徒很容易遭受“灵性虐待”的,并且活在挣扎和各种捆绑里。 他们和主耶稣所应许的救恩之乐中间隔了一道厚重的“铜墙铁壁”。

主耶稣说:“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 (约翰福音 8:32 和合本)有些信徒之所以会陷入“灵性虐待”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些信徒对真理缺乏深入的了解和把握。而这又是由于长期接受那些不合理的教导所导致的。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以至于有的人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遭受“灵性虐待”,并使自己陷入某种苦涩的挣扎。

所以,无论是小说《使女的故事》讲的故事也好,亦或是美国摩门教里发生的恶性案例也罢,还是我们身边碰到过的类似事例,“灵性虐待”离我们并不遥远。而“灵性虐待”的背后总有宗教滥权,揭开这层神圣性外衣,里面充满了各种罪恶和肮脏的东西。

人们常说“宗教都是劝人行善的”,但残酷的现实又告诉我们宗教并不是总是向善的。宗教也有丑陋的一面,当它的权力被滥用的时候。

所以,耶稣和使徒在两千年前才会预言末后的日子会有“敌基督”“大罪人”出来,他们是披着羊皮的狼,是迷惑普天之下的。这些人物都是和宗教沾边的恶人,打着上帝名义干坏事的恶人。 他们以后必受更重的刑罚!

因此,我们也需要警醒,需要提高分辨力,在耶稣基督的恩典和真理上扎根,才能去防备那些恶人。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