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微信

故事|第六代基督徒姐妹分享家族信仰中的传承(一)

作者: 读者来稿 颖恩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8月22日 10:49 |

编者按:来自华南的黄姊妹,她是家族中的第六代基督徒,她现在也是3个孩子的妈妈,在一次朋友的介绍中认识了她,当时她非常渴望把自己家族信仰的故事和恩典见证出来。近日,笔者得到了她的见证内容,将会以连载的方式来为大家分享她的家族及她个人的信仰故事。盼望给读者带去心灵所需要的恩典与力量。

以下是她的见证与分享:

最近我常想着我应该以怎样的开头来回忆曾经走过的路,上帝的恩典太多以至于每件事情都恍如昨天,似乎在时空的长轴中只有我和爱我的主。因他爱我,我便成长;因他爱我,使我坚立。

我和我的祖辈

我现在认为人生最大的福气就是出生在一个基督教的家庭,虽然这个基督徒大家庭的矛盾、纷争和挣扎不会比任何一个不信的家庭少,但是神却在我们的软弱中扶持我们。我的家在南方的一个小渔村,这片地方的人思想传统,得益于沿海的地理位置,传教士的脚踪从1900年初期就踏入这里,外公的爷爷就是当时传教士在此宣教时候信主,并且成为村里首批信主的3个人之一。

从我懂事起,大家里的顶梁柱是外公,我最依赖的人是外婆。外公正直威严、不拘言笑,他永远知道要怎样做正确的事,要成为怎样爱神爱人的基督徒,从小只要外公一个眼神我就会觉得害怕。而外婆却是一个声音微小、性格温良的人,似乎在教会里和家里都是做着最不起眼的事情,但是从我懂事起,外婆就是我的软肋,我人生之路就一直跟着她、学着她、爱着她。

妈妈年轻时候虽然读书成绩好,但是家中弟兄姐妹多,上完初中就出来打工帮补家用,自然上完学的阿姨舅舅们就特别关照和爱护我们,小时候最盼望阿姨舅舅踩着单车来我家看妈妈,这样我就可以跟着阿姨舅舅回外婆家。外婆家不但有吃有玩,还有外婆永远知道我开心和不开心的时候想要什么。如果说大人的选择是趋于利益最大化,那小孩子的选择就是被包容、被接纳和被爱,所以外婆的爱和接纳成了我成长中的第一选择,而她也因此引导着我一步步去认识生命的信仰。

外婆的生活雷打不动地行程就是礼拜、探访、练习唱诗歌和清洁教堂,只要她不是生病倒下了,那信仰就犹如她生活中的喝水和吃饭,没有原因、不需要理由。礼拜、探访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自己玩耍,唱诗歌我个人非常喜欢,但是清洁教堂却是我不愿意做的,教堂上下两层好几百平米,对一个九岁的孩子来说打扫以此教堂实在太累了。

每个周六下午两点就是清洁教堂时间,我偷懒不想去的时候,妈妈就开始打感情牌:“阿嫲年纪大了,教堂那么大,搞完卫生很辛苦的。阿嫲那么疼你,你要去帮帮她,不然阿嫲累倒了怎么办?你小孩子累点不怕,不会累生病的。你快去教堂跟啊嫲一起打扫卫生”妈妈知道外婆疼我,我也心疼外婆,所以每次她这么说基本都凑效。开始我是不情愿地到教堂去,感恩的是看到外婆边唱诗歌边打扫卫生的背影,我竟然也能跟着她一起擦凳子、擦桌子和拖地板。外婆却看在眼里也不乐意我去帮忙,甚至训斥我妈妈不能让孩子这么小就这么累。但从那时候我就心里默默下决心,要每周去教堂跟外婆一起打扫清洁。

在我大约9岁时候发生过一件事情让我第一次知道了惧怕和恐惧。一天晚上全家人去揭阳市区(诗光堂)听一个远方来的牧师讲道,记忆中的那个晚上夜黑风高,在回来的路上又黑有小,一路虽有大人护送心中还是不由紧张,在人群中外婆却走丢了,直到要上车清点人数的时候才发现找不到外婆。那个晚上我的心眼一直在喉咙上,回到家中我眼睛一直不敢闭上,妈妈安慰我说不要害怕,我们要祷告,上帝一定会帮助我们找到外婆的。“是的,上帝。你一定会帮我找到外婆的”直到过了许久,爸爸打电话告诉妈妈外婆找到了,我才平复了心情睡了过去。虽惊恐,但上帝似乎在让我练习一次:终有一天阿嫲会离开我,回到天堂去。

外婆的家、外婆的单车后座就是我童年最温暖的港湾,外婆的家永远不缺食物,我吃饱了还带好多回妈妈家,外婆的单车后座可以任我左右上下翻腾,然后就到达各个小村庄的教堂或者各个弟兄姐妹的家中。

胖胖阿嫲身上的肉肉可以给我当玩具捏一捏、咬一咬~~~直到突然一天爸妈告诉我,外婆生病了,很严重的病。当我知道外婆生病那一刻的地点和场景我依然历历在目,似乎我的整个人凝固了,不知道怎么办。爸妈提醒我赶紧吃完晚饭去看外婆,我饭后第一件事就是踩着我的单车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去看外婆,我气喘嘘嘘地进门就听到她的歌声,她唱着“信靠顺服,此外别无他路,若要在主里喜乐,唯有信靠顺服。”`~~~她责怪我踩单车太快有危险,她让我坐在她身边跟她一起唱赞美诗。那时候我坐在她身边,声音却怎么也发不出来。她温柔地说到:“你不是很会唱歌吗?怎么就唱不出来了。”我只有点头发出“嗯嗯”的声音。

两个月后外婆就离开了我们,那年我11岁,比上一次外婆迷路不见了长大了2岁,我试着慢慢接受外婆已经离开这件事情。虽然开始我还是习惯地会冲进阿嫲的家对外公问:“阿公,阿嫲去哪里了?”我会坐在单车的后座独自发呆,我会刻意去闻一闻阿嫲的单车前座、和阿嫲一起睡过的床,阿嫲用过的东西,找一找阿嫲的味道。但是,我更下决心,我要认识上帝,将来我就能在天堂再见到我阿嫲,她一定会认得我。

阿嫲离开了我二十多年了,但是她却一直在我心里。陪着我走过人生的高山和低谷,就如小时候我在她的单车后座翻滚却自以为她不知道,直到她温柔地说:你这样翻来覆去,万一摔跤了怎么办?我告诉她:“不会的,我快要掉下去的时候就会抓住你,就不会掉了”。

外公在我童年的记忆中就是威严,不敢惹他生气,他生气了打人会很痛,骂人的声音会很响亮。我小时候对外公的观察得出的结论:外公的身影一般只会出现在两个地方(除了家里),不是在教堂就是在探访或者去探访的路上,所以要找到他或者绕开他是很容易的事情。外公的声音富有磁性且洪亮,在教堂的同龄人组中声音最大,所以我的大舅声音就如外公一般洪亮,小时候我在教堂唱诗歌最喜欢和外公和大舅比声音大小,并且心中以他们为骄傲自豪。

外婆外公先后得同一种病,外婆得病两个月就走了,外公在病得治愈后还健康生活了十年,在此期间他更加热心为村里新教堂建设奔忙和服侍教会,记忆中有几年他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和睡觉前最后一件事就是操持村里的教堂建设,他不以此为累,反而信心靠主坚定、意志坚持不动摇。

在新教堂落成礼拜的见证中他说了一句话我从未忘记:“我爱我主教会,爱她,我常流泪,念她,我常祈求,为她事工我更加努力,直到力尽方休”。并且他在那次的新教堂落成的见证中落泪是我见到的外公唯一一次掉眼泪。

外公在我们大家庭中一直是支柱,他断定是非、决策大事,做事干净利索不拧巴。无论是外婆过世后孝顺外祖母的数十年,或是固定金额帮补周围需要的人,还是每天日晒雨淋地勤奋耕种在田间,他默默无闻的善良、忠厚、仁爱的行动坚持把小事做在最小的弟兄身上,从不求回报。在人生最后一个星期,他清晰地告诉我们,上帝要接他去天堂享安息了。虽肉体分别之痛深刻且锥心,但是永恒的盼望却给予了无限的安慰。人间唱起的“再相会,再相会,愿主同在直到再相会。”是不久后天堂的永远相聚。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