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9月29日
微信

读书笔记|《古代晚期的权力与劝诫》:古罗马晚期的王权与基督教(三)

作者: 李道南 | 来源:基督时报 2022年09月15日 10:33 |

古代罗马帝国的社会结构,秉承着古老的传统,由士绅和精英垄断的希腊文化,维持着社会的静止状态。也许这么说是合适的,在帝国的广大疆域内,有着乡村和城市的区分,乡村里住着穷苦的农民,他们被城市人看成野蛮人或者乡巴佬,尽管如此,他们却承受着帝国大部分的税收。而城市里住着享有公民权的“市民”,他们只承担很少的帝国税收,甚至不负担税。那些富裕的参与分享帝国权力的士绅,则优雅地走在街上,享受着市民的问候。

在这样的社会中,正如那些士绅精英们为了自身利益,也必须以友谊的名义,被帝国某位掌管权力的官员庇护,那些市民同样需要在士绅的庇护下才能获得安全。这也许是中东乃至罗马帝国的常态。在圣经旧约中,我们从路德的身上也能看到这种庇护的关系。路德和婆婆拿俄米回到家乡,首先要做的是为路德和自己需找一个能庇护自己的人,他们找到了财主包阿斯。而那些乡村的“野蛮人”却无法为自己找到庇护。因为他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被士绅强迫缴纳税收,这些税收可能还会无故增加,从而使他们的生活没有着落。

而那些在城市的公民们,则每年都能从士绅那里买到帝国所分发的廉价或者打折的食物及其他商品,正是这些特权维持着庇护关系。除此之外,士绅们还是出资在城市神庙举行某项公共仪式,或者出资建造某个城市建筑的“城市供养者”,从这种公开的仪式和建筑中,士绅们享受着城市公民么们的敬重。

而那些没有公民权的乞丐和流浪汉们,则栖身在公共神庙的廊檐下。

这些关系,随着基督教被国教化之后,开始改变,士绅和城市的关系面临巨大的挑战。基督教对帝国的改变和冲击,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文化的,一个是社会的。

罗马帝国的官方文化是希腊文化,这个文化塑造了帝国上层的同质和篱笆。通过希腊文化的教化,让帝国社会上层形成共识。因此,针对帝国的这种文化,基督教的方式则是民粹化。保罗在书信中不断强调这一点,“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 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吗?” “ 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正是因为此,当基督教僧侣不以古希腊哲学的学问为荣耀,反而以无知和基督教教义为荣耀的时候,奥古斯丁知道自己的修辞学生涯已经到头了,社会也必然随之转变。“基督教僧侣的声名鹊起是一个警告信号。它宣示着晚期罗马文化和社会中更广泛的改变。”(87页)士绅们所垄断的高度形式的语言,被僧侣的“粗话”打破。这些“粗话”也就意味着底层语言,即保罗所说的“愚拙”之语。“我们正在讨论的东西可以被称作基督教民粹主义,它撇弃统治阶层的文化,自称将被赋予神性权威的简朴话语带给帝国大众。”(90页)

但是,尽管如此,那些为了基督教而拿起如椽之笔的护教学家,他们的威望却是希腊文化给予的。如果奥古斯丁不是一个修辞学老师,得以跻身城市社会上层,那们他皈依基督教也就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什么那么多浓重的笔墨。

在社会方面,基督教则形成了新的庇护机制。这种庇护机制打破了传统的城市士绅和市民之间的庇护关系。

帝国的城市传统上是有流浪汉和乞丐的,他们栖身神庙的廊檐之下。当他们饥饿的时候,则等待在士绅的门口,等他们的一点残羹剩饭的施舍。在新约中,就记载了财主和他门口的乞丐拉萨路的故事。

随着帝国的历史发展,城市流浪人口逐渐增多。城市无法消化的流浪人口,成为基督教主教恩典的对象,主教不断对他们发放食物,这样这些流浪人口开始聚集在主教教堂边上,与主教成为庇护关系。

而帝国皇帝为了帝国同一的文化,以减少帝国地方宗教带来的分裂,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基督教对流浪人口的收留。

主教承担了流浪人口的一切工作,从住所到饮食,无不慷慨解囊。这些流浪人口相对于稳定的城市来说,是一股力量。对于没有军事力量支持的城市稳定,主教组建的身强力壮的为穷人服务的掘墓队,或者医疗护理队,成为主教的私人武装,这些武装可以威胁士绅乃至议员。在电影《城市广场》所依据的数学家希帕提娅之死的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主教指使的这种私人武装的身影。

针对异教神庙和犹太会堂的暴力事件逐渐增多。而皇帝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主教所庇护的人口太多,得罪了主教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那意味着过去由神庙举行现在由主教在教堂举行的城市公共仪式,没了着落。没有这种仪式,人们会慢慢从记忆中将皇帝淡忘,直接关系的是皇权受损。

主教占据了最重要的地位,那些想着保护神庙的议员或者士绅,也被暴力的基督教群体击退。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不成为基督徒,则意味着在这个城市无法生存。

主教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职位,在帝国晚期,正如成为议员或者总督需要贿赂和手段一样,想成为主教有时候也需要手段和贿赂。

现在基督教经过两三个世纪的努力,用民粹的文化和社会的组织击败了罗马帝国的传统社会结构,使帝国成为一个基督教帝国。



图书信息:【美】彼得·布朗《古代晚期的权力与劝诫》,王晨译,三联出版社,北京,2020年5月

立场声明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

凡本网来源标注是“基督时报”的文章权归基督时报所有。未经基督时报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公共网站、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或引用本网图文。欢迎个体读者转载或分享于您个人的博客、微博、微信及其他社交媒体,但请务必清楚标明出处、作者与链接地址(URL)。其他公共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公共平台如需转载引用,请通过电子邮件(jidushibao@gmail.com)、电话(010-82233254)或微博(http://weibo.com/cnchristiantimes),微信(jidushibao2013)联络我们,得到授权方可转载或做其他使用。